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與神同行/CP:解春 初

※第二集中間劇情續寫,有點爆雷請注意。


「絕非藉口之一的理由。」


神刪除了他們的記憶,是慈悲,是殘酷。

神保留了他的記憶,是殘酷,也是慈悲。


在解怨脈阻止自己向江林使者詢問成造神的事情當下,李德春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渴望還有警告。

他渴望知曉事實、尋找記憶。

但不要告訴江林公子:成造神知道他們的一切。


「為什麼?」

「嗯?」解怨脈坐在殘缺的矮牆上,哼了一聲。

「為什麼不跟江林使者說,成造神是引渡千年前的我們的陰間使者?」德春靠著牆,看向前方一片絢爛漂亮的繪畫,那是出自成造神之手的小奇蹟。

「唉,我的傻德春。」伴著夕陽在裝帥的日值使者搖了搖頭,「隊長要是...

 

與神同行/CP:解春 箱庭之中

#停留在第一集角色印象所寫出來的產物

#老梗關箱子


一瞬間以為天黑的解怨脈準備抬手伸展一下肢體,卻發現身上壓了個人,然後也同時手肘撞到牆壁。

「嘶⋯⋯這裡是哪裡?」

過幾分鐘才習慣黑暗的眼睛開始探索目前的環境。

這個空間像是個長箱子,足夠他這麼一個高大的男人躺在裡頭,四肢也能完全納入的箱子,但對陰間使者來說與其是箱子,這更像是棺材。


解怨脈抬手想推開上方的的蓋子,當然他也不確定是否能打開,也許這裡是密閉的。


試了幾次毫無反應後他放棄了。


然後躺在自己胸口睡的好像要流口水的小傢伙因此翻個方向,嘴巴還喃喃自語的說了幾句不清不楚的話。

解怨脈吐了口氣,小心的伸出手指...

 

>>>置頂/自我介紹相關<<<

愛心推薦留言是最好的鼓勵。


大家好,我是阿袖/袖袖/袖子,基本上稱呼隨意,太太也可但不用「大大」並沒有那麼厲害XDD

是個寫手。

喜歡的CP大多是BG,創作同人居多,夢向(刀女審)在子博客

日劇/偶像:Arashi/目前是社會人士所以創作時間不定時。


歡迎使用 質問箱ASK /或是直接留言,我很喜歡收到感想請不用羞於跟我對話😘😘我又不會咬人😘😘


另外需要高亮注意的是:LOF所有的文章請不要手動轉載至自己的主頁,要轉到外網請留言or私信向我申請許可,謝謝。

最近LOF推出了可以關掉轉載的功能,但是之前的文章要一個一個改動太麻煩了,既往不咎...

 

潘多拉之心/CP:布夏 YOU


「心臟本只有一個。

從頭到尾,都沒有失去過。」


>>>


她夢過地獄業火。

她夢過冰天雪地。

也曾夢過逝去的親人、朋友。

惟獨那人的蹤影,從來沒在她的夢境裡出現過。


「那肯定的是大小姐把我記得太清楚了。」扎克席斯.布雷克勾起嘴角的笑容。是她幼時所見過那般的毫無防備,一心把母親作為救贖所露出的笑容。

「當然啊。」夏蘿說道,「你陪伴了我這麼久,彆扭的個性還有中年大叔臭等等的小細節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兩人各坐一端,中間的茶桌擺放了許多甜點和冒著熱氣的茶壺。

「看來大小姐這幾年不光是外表,說話的語氣、內心都成熟到符合年紀的程度了呢。」對方端起最...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吻與唇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本篇

角色歸演員,OOC歸我

#為了安全起見我自動消音


01.


意外、巧合這兩個詞可以合理的當做藉口來解釋。

解釋為何貓田會打開渡海征司郎的手機相冊,還看到他偷拍自己的照片。


「這是什麼?」她把對方的手機屏幕點開照片放在桌上。其主人縮在沙發上,黑色的眼珠斜了一秒,抓住了照片的輪廓大概,便知道了貓田為何會如此正經八百的離開她常睡的床鋪,坐到沙發來。

「ネコ侵犯了我的隱私哦。」

「意外。」單單兩個字打發了渡海的問題。

「那我這個也只是巧合。」

「說謊。」

「真的。」渡海撐著頭,挑挑眉。...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貓與吻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吻與唇


01.


渡海征司郎是謎、是混沌。


但有時卻太過赤裸,讓人一目了然自身的欲望。

所以矛盾和單純同時存在。


貓田麻里作為旁觀者,最為清楚(看清)的不過就是這一點。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一個字。錢。」

「哦,不愧是我優秀的貓助手。」


兩人並肩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剛結束一場手術、病人因為大出血止不住才換渡海執刀,就算事後清理了一番,貓田還是覺得鼻尖總若有似無的聞到血腥味。


司空見慣,可還是不想聞到。


女性那雙...

 

棄稿注意>MHA/CP:勝茶 違心論

違心而行

唯心而來

當初在文檔打下違心論這三個字時就覺得龍族跟魔法使好像很適合了UwU不過越寫就覺得跟當初的感覺不太一樣,只好放棄這腦洞的完結了。


腦洞袖:

>>>>>>>>>>棄稿注意<<<<<<<<<<<


#十傑設定|龍族與魔法使


傳說龍有兩顆心臟。

一顆用來維持生命、輸送血液。

一顆用來指引方向,尋找————


>>>


天空被巨大的影子遮蔽,讓她的小屋頓時籠罩不舒服的黑暗中。...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犬與貓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吻與唇


00.


早晨七八點的陽光刺眼難受。

負責夜班一整晚難免會讓習慣幽暗光線的眼睛對真正的太陽產生排斥。

貓田不禁抬手遮住了眼睛。

想不起來自己為何要作死走出醫院這個結界。


01.


一方為白,一方為黑。


貓田麻里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和平的與渡海成為搭檔。

她作為手術護士進手術室的經驗也才剛滿一年時,首次見到那位神龍不見尾的渡海醫生。拖著步伐走進來,不像是個準備進行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手術的人,聳拉著肩膀,滿眼睏意。

頭髮看上去就是睡亂的鳥窩樣。


一團糟。


一團...

 

鬼徹BG/留下來,陪我

(一)白妲


甜酒的香氣瀰漫在整個房間,又甜又讓人暈醉。


不過還好的是,待在裡頭的兩人可不會因為這樣的氣氛就醉倒的。


妲己伸出手,搭著男人的肩膀將下巴扣在上頭。抹上艷麗口紅的嘴唇貼著他的臉頰、好像隨時都能傾身索吻。


“嗯?”白澤手上還拿了杯酒,“怎麼了嗎?”


“沒什麼啊。”她歪著頭、蹭了蹭對方的側臉。


兩人一直以來都是用酒的名義相會、用酒的名義分開。見面就舉杯開喝、醉了就相擁而眠、醒了便道別離開。好像這樣,就是常態。


妲己心想。


她嘟著嘴,閉上眼思考了一番。


並不是想要挽留他。


但今天不知為何,就是感到特別的冷。


她維持著這個姿勢...

 

MAGI/CP:炎瑛 之名

#架空世界設定

#沒有所謂很happy的end


「冠姓。」


他來到湖邊時,陰天。


男人有一頭紅色長髮,簡單的束在腦後,挽起袖子從森林裡撿回一堆柴火放在營火邊堆起,還架起了一個簡易的棚子,似乎是想住下來。


她實在是很想出聲警告他,別在這個有魔物棲息的湖邊睡著。


可對方大概是看不見她的。


「那個……」雖是不抱希望,她還是開口了。


沒想到的是男人居然立刻察覺到她的存在,停下了劈柴的手,一臉鎮靜的樣子。但動作卻僵在那裡,仿佛時間停止。


「抱歉……我嚇到你了嗎?」她趴在湖岸邊,半個身子浮在水面上。白色的長擺飄蕩於水中,看起來就有種異常的恐怖。...

 

致命之吻/CP:旺宰 戀人之吻

※致命平行

※給自己續一秒CP


(1.)


從eight變成nine的一年,堂島旺太郎再也沒親吻過任何一個人的嘴唇(男或女)。


不過毫無道德底線的工作他還是會接,例如幫忙跟渣男分手啦、把被騙的錢也用騙的方式拿回來啦,總之各種委託來者不拒,畢竟門牌上貼著偵探事務所幾個大字,有錢賺什麼都行。


前NO.1牛郎,善用自己本身的外貌條件和甜言蜜語,稍稍的,走在正道上。


(2.)


有時候他會夢到那幾段time leap的畫面。


宰子詭異的笑容。

宰子僵硬拒絕的表情。

宰子乖乖點頭的模樣。

宰子奔跑的動作。


她說嘴唇乾裂,不想要親吻的時候。


然後,...

 

月刊少女/CP:堀鹿 日常態

#大學同居/交往設定


堀政行有幾個癖好,眾所皆知。


漂亮修長的腿,好看的臉,雖然這個標準實在是因人而異,但只要看到鹿島游也就大約知道了,堀政行的標準到底有多高。


“學長——”


堀一打開門,就聽到鹿島在客廳的哀嚎。


“幹嘛!”他也順口的回應了她。


只見對方光著腳、穿著睡衣搭配短褲,啪嗒啪嗒的跑到他面前。


重點來了。


她手上拿著一罐啤酒,已見底。


男人伸出手掌,一把拍開了鹿島湊近的臉。“少借酒裝瘋。我今天為了新戲很忙,還要做點資料。”


“切。”沒理會堀的冷淡,她走到背後憑藉身高的優勢,兩手一搭就趴在他的背後。“1、2——3!”


在喊...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