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黨的自我教條:向周遭賣安利!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HA/CP:出茶勝 Player (2.)

第一章


「剖。」


每個人都懷有戀心。


只是觸發的時間、或是意識到的地點,恰巧的不那麼剛好罷了。


這大概就是最初的錯過,所造成的一連串錯誤。


>>>


雄英高中的畢業典禮,跟每一年一樣的、又或是全日本都會有個共同點,伴隨櫻花飛舞,學生們拿著畢業證書站在校園做最後一次巡禮。


麗日御茶子滿頭大汗,在這宜人的春天氣溫中,緊張的走到了綠谷出久面前。


她告白了。


回歸到十八歲的年紀會有的青春之中,她向他訴說了戀情的開始還有請求一份回應。


那份笨拙的表現,跟平常在英雄實習的樣子相比實在是可笑的令在不遠處的爆豪勝己想要大肆嘲...

 

ACCA/CP:吉莫 墜河

(1.)


一切皆意外。


他在她上任前湊巧看到訪談報導。


也許擅長記憶和觀察細節的習慣,不經意的將她的名字和樣貌記在腦海。這一連串的小事情導致他在她上任當天,在ACCA本部門口,多駐足了幾分鐘抽根菸。


讓他們的初次見面,也便是他的戀愛瞬間。


青藍的長髮飛揚在風中,她正規的踏步方式,在人來人往的路口間顯得突兀而亮眼。


尤其是臉上的自信卻不失女性特有的優雅,使得每個與她擦肩而過的人都忍不住想回頭多看幾眼。


這既是吉恩.歐塔斯願意仿效路人的動作,跟著轉頭的原因。

她的魅力。


出乎意料的,迷人——菸草默默地燃燒到了盡頭,幾近燙傷他的手指。


>...

 

MHA/CP:勝茶 US

#結婚有|小孩有


夜幕低垂,夕陽剩下最後一點點的顏色還殘留在天邊,跟黑夜染在一起。


爆豪勝己拿出鑰匙打開家門時,聽到了熟悉的嬉鬧聲,那個瞬間一直堵在胸口的悶氣終於被釋放出來。


他緩緩地吐了一口長氣。


把工作上的煩事全部都關在了外頭。


“我回來了。”


他站在玄關脫下鞋子,從走廊盡頭就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歡迎回家,爸爸!”


“哦。”伸出手揉揉女兒的頭,剛開始上小學的她會喋喋不休的講著關於學校的任何事,於是他也習慣的問道:“今天在學校好玩嗎?”


“嗯!老師上課的東西我都會哦嘿嘿!”她一臉驕傲的抬頭走在前面,仿佛是要為爸爸開路一般,領著他走到了客廳。...

 

PSYCHO-PASS/CP:狡朱 誕生

#意識流


「回到我身邊。」


想起來好像是自己生日時早已是四月二日的凌晨了。


常守朱打開終端機,接收了好幾封祝福的訊息,才恍然大悟的發出了聲音,“啊……呀……”


男人敲打鍵盤的手停了下來,轉動椅子面向監視官的位置。


“怎麼了。”


狡嚙慎也抬起手臂活動了下筋骨,因為一件嚴重的犯罪案件導致他們到現在凌晨快三點還窩在辦公室看過濾的監視器畫面。


常守朱抬起頭,熒幕白光打在她的臉上加重了疲憊感,嘴角微揚帶了些許歉意,“生日…忘了。”


“你的?”


“嗯。”歎了口氣,她揉揉太陽穴,稍微拉開了椅子與桌子的距離,伸直了雙腿。“以前都會被朋友約去吃飯,因為事件的...

 

ACCA/CP:吉莫+尼蘿 晨間

#結婚|可能OOC


>>6:30

蘿塔閉著眼,但腦袋清醒。

她習慣性往自己腰上一摸,不意外的抓到了丈夫橫抱住的手,還有吐息在肩上的呼吸,顯得深沉而安靜。

於是她輕輕的挪開了他的手,慢慢的滑下床鋪前往浴室做梳洗動作。邊刷牙邊走出房門到了廚房,從按下咖啡機開始、拿出切片好的方麵包和果醬、預熱烤麵包機。

再回到房內繼續盥洗。

尼諾這才恍惚的醒來,睡眼惺忪的走到浴室,從身後抱住了蘿塔,將臉埋在她的頸窩。


>>6:55

他睜開眼睛的同時,也聞到了咖啡的香氣。

吉恩.歐塔斯小心的起身不想驚擾身邊的妻子,他側頭一看、女性往自己的方向移動了幾公分,皺著眉頭似乎...

 

ACCA/CP:尼蘿 心音

前篇:言葉


「Do you lie?」


——她不會再喜歡他了。


那是他從那天起,就認定的事實。


>>>


氛圍恰好的酒吧,正中間有個小舞台,女音樂家演奏出一首哀傷的鋼琴曲。


男人窩在角落的座位,高腳杯傾倒的是蜂蜜色的液體,舉到眼前、透過玻璃看出去的視野染上了暗色的光線。


然後有個模糊的身影朝他走來。


擺出了曖昧的微笑,他對於已經坐到對面的女性點了點頭表示招呼,接著便沒把視線放到她身上,轉而投向了舞台的表演。


“啊呀,真是讓人傷心。”這位穿著性感的女性歪著頭,想要抓回他的注意。“只看人家一眼就把我排除在對象之外嗎?”...

 

GANGSTA/CP:尼愛 感官動物

「ear to eye」


愛麗克斯坐在辦公桌前,翻閱著手語書,手跟著比出手勢。


外頭在下雨,今天難得的沒有委託工作。而沃里克又出去做牛郎,剩下她和尼可拉斯看家。


從灰暗的天空落下的雨珠密集的敲打在屋簷上,收音機的聲響都被那淅瀝淅瀝的雨聲掩蓋,化為吵雜的樂曲。


但那一切完全跟他無關。不管是多悅耳的音樂,都不會化為具體的模樣收入到他的心裡。尼可拉斯靠著窗戶翻著一本小說,任憑背後的玻璃冰冷的貼著自己。


雨水混了街道上累積許久的灰塵,滲入在磚塊細縫中。鼻腔內充滿潮濕和發霉的雨天氣味,倒是比什麼破碎的音符更具體化在他的腦內。


“啊啾——”


畢竟只穿了襯衫,尼可拉...

 

謝謝你,

這封給與我莫大鼓勵的信是一個驚喜箱子,看了開頭時緊張的要命,看完又開心到不知道如何回覆好。

我想,從四年前戰戰兢兢創立了lof賬號開始,就一定也開啟了這些不經意的接觸,美好到想珍藏起來(*ˊuˋ*)

change:

這是一封給xila袖的信
其實我現在也不太記得第一次看袖袖的文是在哪裡了
只記得是看男友系列的那篇文
我十分喜歡她的文字敘述方式
像是一種淡淡卻又濃烈的感覺
是的沒錯在我心裡就是這麼矛盾
但那又如何我照單全收
而且也因為那篇文我跑去看了潘朵拉之心
也為布雷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她就像是嚮導帶領我進入各種世界

好的最後希望她會看到這篇文
但又不希望她看到
我好害羞啊!!!(嬌...

 

MHA/CP:轟百 SIGHT

「他和她的談話。」


——那個…八百萬同學。你應該知道男女有別吧?


——嗯?我知道啊!這句話的意思是男女之間有嚴格的區別……


>>>


從她正經的回答他關於字詞意義之時,轟焦凍便認知到,八百萬百雖然很聰明,但在某些方面根本一竅不通。


“這題數學題的解法用模型最清楚了!”


轟焦凍不經意的撇向旁邊的座位,八百萬正挽起制服的袖子、大片白皙的手臂裸露在外,從那皮膚上產生出了一個實際比例的模型。


他再看了看,她面前的是蘆戶,正一臉崇拜的擺著手:“哇啊!百百好厲害!!”


嗯…還好是女孩子。


將目光轉移到面前的作業上,轟冷靜且精準的用尺畫出...

 

fo感謝/抽點文

思考了一個禮拜XDD

還是決定來慶祝一下,抽點文一名!

順帶跟風>>請告訴作者本人也許沒自覺,但在作品上覺得明顯的特徵?

我會在留言的各位中抽一位,時間到禮拜三(4/12)為止><

 

ACCA/CP:尼蘿 言葉

「Do you mind?」


——他不喜歡她。


女孩在7歲的時候認知到了一個事實。


當那位少年蹲在面前,露出那副表情時,她就知道了。


>>>


“尼諾是多瓦王室派來守護我們的人。”


聽到哥哥這麼解釋異常的原因的當下,她首先浮現在腦海的畫面是一輪明月,皎潔的光芒灑在窗前,幼小的自己趴在邊緣看著手掌映在壁上的影子。


接著,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不行。


蘿塔眨了眨眼,雙手交疊放在腿上,明顯吸吐了一口氣。


“那個啊……小時候——曾經說過想要當尼諾的新娘這種話呢。”


那是過去式。


在吐露出這句話的同時她聽到了心臟強...

 

ACCA/CP:尼蘿 Short Journey

「公主與,攝影師。」


已經記不清楚了。


尼諾拿起相機拍攝歐塔斯兄妹的次數。


雖然對他這份隱秘工作來說,不應該有「不記得」這類的事情發生,可若問起他:第一次見到他們是什麼時候呢?


他只會微笑的表示,忘了。


>>>


蘿塔泛起了開心的笑容,看著服務生端上一盤舒芙塔、裝飾鮮奶油和新鮮水果,但最值得稱讚的是那蓬鬆柔軟的煎餅。


“哇啊!好可愛!”


坐在對面的尼諾喝了一口咖啡,嘴角噙著弧度。


早就開始享用了甜點的蘿塔對那精緻的美食做出一番評論,“哇啊!好吃!!這個鮮奶油%#&*+——”少女對於甜點的喜歡可能是來自於家族的遺傳,但...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