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HELLO

把文章再度大搬家是件很麻煩的事,尤其LOF是我的創作時間線,所以文章要再度完整從14年開始整理,真的~~~~是我懶(


至於我有沒有在創作,有。

有沒有公開,沒有。

會不會放出來,再看看。

放哪裡,大概是噗浪還有我自己的雲端(evernote)

LOF會放到哪天關閉為止都還是會同步更新請放心。

日誌方式的整理待我某天可能開個blog賬號吧。

文手有個窩真難。

目前能找到的我地方:微博(搜尋 xila_Leday 大概第一個就是我)
需要v屁n才能找到我地方:噗浪/推特(鎖私,互關或認識的才開放)


再次感謝所有喜歡我的創作的各位。

 

ACCA/CP:吉莫 雨前

#復健小甜餅,很短。
#但是ACCA要OVA了,我很快樂(動漫迷容易滿足
#跟這篇有關


連續一個禮拜陰雨綿綿,午後很快散去的烏雲在臨近傍晚時分悄悄的再次聚集。

人們早就習慣季節交替的不穩定天氣,取代雨傘的大衣或帽子來擋去雨滴的侵擾。


莫芙也同樣選擇了一早穿來上班的駝色大衣,她把折疊傘放在公事包裡,空了一隻手總覺得會方便很多?

啊,真是夠了。

可不能把這種自言自語變成日常啊。莫芙在心底警惕了自己。


看了一眼手錶,算是準時下班。

那麼,繞去買麵包吧。


決定好目的地的下一刻,她就在大門前遇到吉恩•歐塔斯。


「吉恩?」

「本部長。」

「你在等我?」

「...

 

ACCA/CP:尼蘿 shall we?

01.


「我要結婚了。」某日下午,蘿塔端上剛烤好的蘋果蛋糕和熱茶,輕描淡寫的拋出一顆震撼彈。

炸得以冷靜出名的監察科副科長瞬間沒拿穩杯子,還好裡頭還未注入茶湯。

同樣震驚的還有坐在副科長對面的藍髪男子,他微笑的合攏雙手,沒有立刻吃起甜點。「對象是?」然後他問出兩位男性心中最大的疑問。「蘿塔在大學沒有交往對象啊。」


這番肯定句引來吉恩的側目。


——我以為你辭職了?還在為王家賣命?

——我只是遵循本心,另外我也知道你上個禮拜跟本部長約會。


一來一往的視線交流,吉恩充分了解到尼諾骨子裡頭對他們兄妹的保護慾是除不掉的。


「嗯~~~~~」蘿塔俏皮的歪頭,金色的長髮流瀉...

 

與神同行/CP:解春-4

系列作: (1) → (2) → (3) → (4)


—耳語—


明明周圍寂靜得滲人。

他卻始終聽得見有人在呼喚他。


十分弔詭。


「是叫相被嗎?」解怨脈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

「相悖,使者大人。」一旁一直沒有出聲默默看書的月值使者,只會在他出錯時提醒一聲。

「相悖。」 幾乎是習慣性的跟著複誦一遍,解怨脈順手捏了李德春的臉頰,手感還不錯。


「使者!請不要打擾我!」閱讀被打斷,女性抬手反抓住他的手掌。

 「沒辦法啊,我很無聊。」兩人坐在初軍門附近的大石上, 「隊長...

 

與神同行/CP:解春-2

系列作: (1) → (2) → (3) → (4)


—嘶喊—


北方大地漫天白雪,彷彿不會迎來春季那般。壓迫寂靜的,死了數十人的小草屋,連爭鬥或慘叫也傳不了多遠。


哭聲亦然。


少女獨自站在樹林間放聲大哭。

她沒有往前走,沒有追上孩子們的腳步。

孩子們倉皇而跑的小腳印來不及掩蓋簡單就能追蹤到,實際上從大人們學來的技巧,不管是狩獵還是追蹤的方式他們都沒有真正使用的。因為大人們的幫助,讓他們不需要擔心食物來源斷絕。


現在想來那份幫助到底是來自什麼樣的心情而付出的呢?愧疚?膽怯、替代道歉?


眼...

 

FBs/CP:Thesleta self

01.


因為從出生那一刻她就失去了母親。

所以她便覺得自己從此之後都會與「失去」相伴,內在空無一物,無法填滿。


父親沒有給與她的。

全給了柔軟、笑容可愛的弟弟。


於是在暴風雨的夜晚,輪船沉入海底的夜晚。

莉塔成為了雷斯壯家族樹上一朵盛開的花。


02.


一位斯卡曼德被人群簇擁著,莉塔朝那瞥了一眼,捕捉到對方的視線也同樣發現自己。接著他一邊向身旁前來搭話的巫師道歉,邁開雙腿筆直的走來。


或許曾待過麻瓜的軍隊的緣故,那步伐有點過於格格不入的整齊,不像這些宴會上的巫師,懶散、享受。

但也可能只是暫時的。女性抿了一口紅酒。


等到戰爭的英雄情緒過去了,...

 

CP:Newtina/The First & The Last

>2017 2月的newtina合本解禁。

>另外兩位漫畫內容在噗浪(需要v梯p子n) 


斯卡曼德家的一天


Morning


蒂娜.斯卡曼德是被從皮箱傳來的吼叫聲吵醒的。


職業性的快速睜開眼,坐起身四處看了看。沒有意外的,身旁的人早就跳進了他的箱子世界。不過另一邊的檯燈柜上有準備好的早餐,杯子的牛奶還泛著熱氣。


泛起笑容,她捧著馬克杯看了看窗外尚未明亮的天空。一個放鬆的週末。不過她極需一位能一起看景色的人。


於是她朝著放在地上的皮箱喊了一聲:「紐特?」


雖然沒聽到對方的回應,但匆匆的踏上階梯的聲響已經透露其主人...

 

ACCA/CP:吉莫 溺於瞳色

——「他的戀愛從沒開始過就擅自被扼殺了。」


00.

「說扼殺也太嚴重?」尼諾舉起酒瓶為朋友酌上一杯。

「本來就是。」搖晃著暗紅的酒精與果實所融合的液體,吉恩那雙藍眼染上醉意。


今天還真快。尼諾心想。


「本部長需要的不是我的心。」


01.

誰能給吉恩•歐塔斯失戀後的意見呢?

惡友?那傢伙不行,自己的感情都搞不定了。


吉恩第一時間排除了這位。


妹妹?怎麼可能,深陷戀愛的女孩子可沒那麼擅長對失戀感同身受。

其他的同事?別了別了,被知道自己喜歡著本部長那八卦新聞就會瞬間傳遍ACCA了吧。


他一個人邊走邊想,直到走到ACCA本部大門前都還神遊似的表...

 

與神同行/CP:解春 我們要結婚?

▷娛樂圈paro
▷捏他<我們結婚了>
▷團名亂取毫無邏輯
▷沒有名字全是代稱

你問後續?沒有這回事。


1.

解怨脈最近在好幾個訪談節目大談自己最近沈迷於去年新成立的女團kiSS,鬧得報章雜誌都多少寫到他的告白:『他們的舞蹈超可愛的!我學了主打歌的幾個舞蹈手勢!還背好應援歌詞了!』


經紀人有些頭疼的把報導攤在桌子上。「你不要太超過,到時候變成緋聞的開頭怎麼辦!」

正在默背戲劇劇本台詞的偶像輕鬆的把報紙揮到一旁。「安心安心!我這不過是在預熱接下來行程啊!」


「什麼?」

「我不是接了新綜藝的邀約嗎!」

「我們結婚吧?」

「才不要跟你結婚!」

「解怨脈!少...
 

與神同行/CP:解春-1

系列作: (1) → (2) → (3) → (4)


—視線—


生於此時,生逢亂世。

為何有戰爭、有掠奪?

比起去思考為什麼,她根本連思考的這件事的時間都沒有。匆匆長大,匆匆擔起照顧孩子們的責任。

最後在村莊時匆匆一瞥,父母倒下的背影還有殺了他們的男人一抹白影閃過。她只記得去捂住年幼孩子們的眼和嘴,別讓他們曝露了躲藏處。


看,連這種時候還是如此現實。


她沒有時間去思考自身的心情。

匆匆。

被現實推搡著,最後倒下。


於是不安踡曲著身體的女孩發出了毫無意識的呻吟。

她連睡夢中都還喃喃著生...

 

與神同行/CP:解春 N

▷意識流與擦邊球。
▷混亂的重疊句多過理智。


「吻與花朵皆非他所需。」


神不會死。

掉進火湯也能爬出來。

被恐龍吞進肚也安然無事。


神不需要進食。

神不需要睡眠。

神什麼都不需要。


如果什麼都不需要,那為何他們還保留七情六欲。


人神沒有答案。


>>>


首先是臉頰。

指腹輕壓在女性的臉上,從眉間、鼻樑,滑到人中與嘴唇的線條。

拇指來回撫摸她那雙紅潤的唇。


接著是腳。

手指觸碰到她的小腿,描繪出弧度與細膩皮膚帶來的感官刺激。


對方不解的仰著頭,看向撐在上方的自己。黑色眼珠中明亮感映出男人的臉。

一臉...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