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狡朱相關

那個啥……佔個tag,解封就刪!


狡朱>>對峙第五章、夢之海,這兩篇文章因為1九的關係吧,嚴格的被關了。我暫時懶得找關鍵字修改,或是有沒有同好們知道什麼屏bi字列表能讓我參考(捂臉

我晚上回家先把這兩篇改成外部鏈接好了,等1九結束再視情況而定。

不然都不知道從何修改嗚……

我已經不知道要去哪裡放創作了哎,噗浪雖然有同步更新但要搜尋文章也不方便,gacha沒cp圈,不然evernote……還是開個個人網站之類的……(工作忙最近玻璃心易碎sorry

隨手附上之前的一些狡朱小腦洞,苦中作樂一下(喂 >>http://naodongxiu.lofter.com/post...

 

ACCA/CP:尼蘿 Curse

#各種前提之下的尼蘿


他做了個夢。


魔女穿著黑色斗篷、把自己的容貌遮蓋住,對他施下奇怪的詛咒。


——心上人的眼淚將變成你的弱點。


啊呀。


尼諾聽到的當下,僅僅是抬手撐住下巴若有所思的歪了歪頭。


這是怎麼樣奇怪的詛咒呢?既不是惡毒的死咒、也不是否定掉所有感情的魔咒。反而存在了無意義的內容。


魔女小姐啊魔女小姐。


請問您是希望我愛上別人、還是別去愛呢?


他正想如此提問時,夢境便被爐上煮沸的水壺響聲給搗亂了。他在歐塔斯家的沙發上醒來。


>>>


蘿塔最近很喜歡什麼都問他的意見。


這件新買的衣服好不好看?


今...

 

MHA/全員向:Game time

某日的上课是在演习场准备做基本的战斗训练。


相泽老师正准备解说课程内容时同学中出现了异状,峰田实一脸惊恐的拔下了头上的球体举着大喊:“哇啊啊啊我的个性!!”


“嗯?”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讨论,相泽冷静的戳了一下峰田的额头、并顺手拿走他手上所谓的「粘度变低」的球体,掂了掂。


“大概是最新型的感冒病毒,会让个性逐渐变弱甚至消失,不过大概一天就会好了。这两天新闻报道都有说。”


“另外就是,如果碰到患者被传染到也会中标,是个传染性极高的病毒。”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老师的解释,尤其是绿谷更加勤劳的做了笔记。


只不过事情很快就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既然如此就...

 

GANGSTA/CP:尼愛 啘轉之鳥

「蒼藍色的你。」


再次醒來時天色已暗。妮娜被泰奧醫生抱走大概讓她去就寢了。


尼可拉斯坐起身,病床一邊靠著墻、正好讓他倚著不至於無力到連起身都需要攙扶的地步。正面對的是一扇窗,只能看到診所外那條路,月光微弱的照在石板路、難以起到照明的作用,所以外頭基本上不太會有行人,只要入夜,這條街的危險度自然會提升。


有腦子的都知道。


不該在夜晚的這條街上行走。


“咯噔咯噔…”


一個稍顯拖拉、緩慢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雖然無法聽到這點動靜,但窗外晃動的身影讓男人敏銳的捕捉到了來者的身份。


對方停駐在診所門前,猶豫了幾分鐘。


然後放輕了動作,推開門扇。月色斜照在她的背...

 

GANGSTA/ Girl&Woman

——girl,can't stop crying.


      他快死了。


      這很正常。所有的黃昏種都不會長命,所以,他快死了。這很正常。


      女孩小小的身軀、小小的手掌、小小的力氣,只能拿起鉗子、紗布、藥水,作為醫生的助手出一份力罷了。


      她無法戰鬥。...


 

HQ/CP:研磨茜 勝利之吻賽後給

#已交往|最新連載劇情


孤爪研磨現在很困擾,沒想到贏了比賽、打敗難纏的對手之後,還有個更麻煩的關卡要闖。


這不符合邏輯。


明明排球場上都已經擊敗boss了。


場外還有位魔王級別的。


——“別哭了,小茜……”


小自己三歲的女友,從結束比賽後在會場外見面的當下,他便看到她皺成一團的五官,棕色的眼睛一下子就湧出了淚水。


兩人相距不到100公尺的距離,女孩哇地在當眾之下哭出聲。


“誒…等……”慌了手腳的研磨拉著她走到建築物的另一端,避開散場的人潮。


“怎麼了……”看著山本茜邊哭邊抓著自己的衣角,通紅的鼻子好像快要流出鼻涕了,他只好就著運動外套的袖子...

 

MHA/CP:勝茶 WE

#結婚有|小孩有 (前篇親子文


御茶子懷上第二胎的時候,信誓旦旦的跟爆豪勝己打了個賭,“第二胎我猜也是女孩子!”


“哦。”完全不在意的男人只是把興奮的坐在沙發上晃動的妻子一把攬住,“坐好。”


“真是的,爸爸怎麼一點也不高興啊!”


“才沒有。”對方繃著一張臉的確看不出任何情緒。


“就是啊!”五歲的長女知道自己將會有個弟弟或妹妹之後,每天沉浸在自己的歡樂世界裡,不是塗鴉描繪小寶寶的模樣,就是在剪剪貼貼做勞作,說是要佈置嬰兒房用的。“爸爸要表現的更哈——匹!一點!”


“是happy不是哈匹!”他一把將快要把蠟筆塗出白紙外的女兒抱到膝蓋上,要是畫到地板絕...

 

MHA/CP:出茶勝 Player (3.)

「眼見為實。」


如果那天沒什麼任務,可以趕在夕陽落下前回到家。餘暉斜照會將公寓的門印上淡淡的木頭色,看上去暖洋洋的。


綠谷出久十分喜歡。


打開門後還能聽到御茶子的一聲:歡迎回來。


更加是泛起心臟的雀躍跳動。


>>>


一如既往的開門帶上一句:“我回來了!”


等待幾秒後的回應,綠谷出久站在玄關脫下鞋換上拖鞋的步驟習慣性的放慢速度,可是今天卻沒聽到她的聲音響徹在走廊。


“御茶子?”他回頭注意到她的鞋子已經擱在一邊。


“怎麼了嗎?”他走到客廳才看到麗日呆在站廚房的冰箱前,似乎在思考什麼而捂住了左側的頭髮。


對方才反應過來,嚇...

 

少年同盟/CP:祐花 少年戀昧

#畢業前的各位: 悠太篇


看著哥哥離去的背影,淺羽祐希心中泛起了些許波瀾。


只是臉上依舊面無表情的打了個哈欠。


他無精打采的樣子大家早就習慣了,也沒特別在意,千鶴倒是打趣的捂著嘴,用招呼客人般的演技對他說,“哦呀哦呀,這位先生你可別以為能逃過啊!”


“什麼鬼…”他一把推開金髮少年過於靠近的臉,“你要去找瑪麗羊就快去,別找我當藉口拖延。”


“祐希真體貼呢!”實際上松岡春和塚原要兩人在說完解散後,只是坐到了一旁的樓梯上做休息。


也是呢。祐希想,他們想見的人不在這所學校裡。


“哼!”被這麼慫恿的千鶴邊倒退邊吐舌說,“我已經看到一大波學妹們要來找你要...

 
2017/8/8 4  

少年同盟/CP:悠高 少年戀情

#畢業前的各位


一陣微風吹起了櫻花瓣,最後一次的校園巡禮他的周圍依舊吵鬧的如同平常。


“難得千鶴把制服穿整齊呢!”春的臉龐和櫻花很般配、祐希和千鶴抓了好幾瓣櫻花灑在他頭上。


“哼哼哼——當然是因為,要把紐扣秀出來啊!”


他跳到了一行人的最前端,大搖大擺的走路姿勢都在表現自己的存在感。


紐扣?


淺羽悠太在心裡默念出這個單字,不自覺的皺了眉頭。


他從祐希的漫畫中看過這個東西代表的意義,畢業告白時最重要的一個橋段。低頭扯了扯衣領,露出第二顆紐扣,腦海閃過一位女孩的背影。


“悠太?”松岡春喊了他幾聲,“悠太!”


“啊…抱歉,我沒聽到。”


對方...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