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ACCA/CP:吉莫 溺於瞳色

——「他的戀愛從沒開始過就擅自被扼殺了。」


00.

「說扼殺也太嚴重?」尼諾舉起酒瓶為朋友酌上一杯。

「本來就是。」搖晃著暗紅的酒精與果實所融合的液體,吉恩那雙藍眼染上醉意。


今天還真快。尼諾心想。


「本部長需要的不是我的心。」


01.

誰能給吉恩•歐塔斯失戀後的意見呢?

惡友?那傢伙不行,自己的感情都搞不定了。


吉恩第一時間排除了這位。


妹妹?怎麼可能,深陷戀愛的女孩子可沒那麼擅長對失戀感同身受。

其他的同事?別了別了,被知道自己喜歡著本部長那八卦新聞就會瞬間傳遍ACCA了吧。


他一個人邊走邊想,直到走到ACCA本部大門前都還神遊似的表...

 

與神同行/CP:解春 我們要結婚?

▷娛樂圈paro
▷捏他<我們結婚了>
▷團名亂取毫無邏輯
▷沒有名字全是代稱

你問後續?沒有這回事。


1.

解怨脈最近在好幾個訪談節目大談自己最近沈迷於去年新成立的女團kiSS,鬧得報章雜誌都多少寫到他的告白:『他們的舞蹈超可愛的!我學了主打歌的幾個舞蹈手勢!還背好應援歌詞了!』


經紀人有些頭疼的把報導攤在桌子上。「你不要太超過,到時候變成緋聞的開頭怎麼辦!」

正在默背戲劇劇本台詞的偶像輕鬆的把報紙揮到一旁。「安心安心!我這不過是在預熱接下來行程啊!」


「什麼?」

「我不是接了新綜藝的邀約嗎!」

「我們結婚吧?」

「才不要跟你結婚!」

「解怨脈!少...
 

與神同行/CP:解春-1

—視線—


生於此時,生逢亂世。

為何有戰爭、有掠奪?

比起去思考為什麼,她根本連思考的這件事的時間都沒有。匆匆長大,匆匆擔起照顧孩子們的責任。

最後在村莊時匆匆一瞥,父母倒下的背影還有殺了他們的男人一抹白影閃過。她只記得去捂住年幼孩子們的眼和嘴,別讓他們曝露了躲藏處。


看,連這種時候還是如此現實。


她沒有時間去思考自身的心情。

匆匆。

被現實推搡著,最後倒下。


於是不安踡曲著身體的女孩發出了毫無意識的呻吟。

她連睡夢中都還喃喃著生病孩子的名字。


>>>


朦朧視線之中,她看到那群大人在燉煮食物,熬草藥。木材燃燒得劈劈啪啪響,像是幼...

 

與神同行/CP:解春 N

▷意識流與擦邊球。
▷混亂的重疊句多過理智。


「吻與花朵皆非他所需。」


神不會死。

掉進火湯也能爬出來。

被恐龍吞進肚也安然無事。


神不需要進食。

神不需要睡眠。

神什麼都不需要。


如果什麼都不需要,那為何他們還保留七情六欲。


人神沒有答案。


>>>


首先是臉頰。

指腹輕壓在女性的臉上,從眉間、鼻樑,滑到人中與嘴唇的線條。

拇指來回撫摸她那雙紅潤的唇。


接著是腳。

手指觸碰到她的小腿,描繪出弧度與細膩皮膚帶來的感官刺激。


對方不解的仰著頭,看向撐在上方的自己。黑色眼珠中明亮感映出男人的臉。

一臉...

 

與神同行/CP:解春 指尖相連之處


「沒有牽手的理由。」

解怨脈從甦醒的那一刻,就覺得手心冰涼到不舒服。


他的目光來回在所謂的同伴兩人之間,領隊的江林公子匆匆一瞥便移開視線,背著手朝著前方初軍門走去。而另一位矮小的女孩,李德春則不安的交握雙手,亦步亦趨的跟在隊長身後。


見自己即將被扔下,解怨脈也只好聳聳肩的跨步跟上。不去在意手掌心那種可怕的空蕩感。


>>>


第一次引渡亡者是生疏的。

第二次時他們才懂得怎麼趕走跳上船的地獄魚。

第三次知道怎麼跟判官們打辯論。

直到第一百次拿到赤牌遇到第一位貴人,並且成功將他送進轉世門。


解怨脈才終於有了身為陰間使者的真實感,他得意的收起武器,目送亡者被轉世門吸進去。...

 

與神同行/CP:解春 初

※第二集中間劇情續寫,有點爆雷請注意。

 


「絕非藉口之一的理由。」


神刪除了他們的記憶,是慈悲,是殘酷。

神保留了他的記憶,是殘酷,也是慈悲。


在解怨脈阻止自己向江林使者詢問成造神的事情當下,李德春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渴望還有警告。

他渴望知曉事實、尋找記憶。

但不要告訴江林公子:成造神知道他們的一切。


「為什麼?」

「嗯?」解怨脈坐在殘缺的矮牆上,哼了一聲。

「為什麼不跟江林使者說,成造神是引渡千年前的我們的陰間使者?」德春靠著牆,看向前方一片絢爛漂亮的繪畫,那是出自成造神之手的小奇蹟。

「唉,我的傻德春。」伴著夕陽在裝帥的日值使者搖了搖頭...

 

與神同行/CP:解春 箱庭之中

#停留在第一集角色印象所寫出來的產物

#老梗關箱子


一瞬間以為天黑的解怨脈準備抬手伸展一下肢體,卻發現身上壓了個人,然後也同時手肘撞到牆壁。

「嘶⋯⋯這裡是哪裡?」

過幾分鐘才習慣黑暗的眼睛開始探索目前的環境。

這個空間像是個長箱子,足夠他這麼一個高大的男人躺在裡頭,四肢也能完全納入的箱子,但對陰間使者來說與其是箱子,這更像是棺材。


解怨脈抬手想推開上方的的蓋子,當然他也不確定是否能打開,也許這裡是密閉的。


試了幾次毫無反應後他放棄了。


然後躺在自己胸口睡的好像要流口水的小傢伙因此翻個方向,嘴巴還喃喃自語的說了幾句不清不楚的話。

解怨脈吐了口氣,小心的伸出手指...

 

>>>置頂/自我介紹相關<<<

愛心推薦留言是最好的鼓勵。


大家好,我是阿袖/袖袖/袖子,基本上稱呼隨意,太太也可但不用「大大」並沒有那麼厲害XDD

是個寫手。

喜歡的CP大多是BG,創作同人居多,夢向(刀女審)在子博客

日劇/偶像:Arashi/目前是社會人士所以創作時間不定時。


歡迎使用 質問箱ASK /或是直接留言,我很喜歡收到感想請不用羞於跟我對話😘😘我又不會咬人😘😘


另外需要高亮注意的是:LOF所有的文章請不要手動轉載至自己的主頁,要轉到外網請留言or私信向我申請許可,謝謝。

最近LOF推出了可以關掉轉載的功能,但是之前的文章要一個一個改動太麻煩了,既往...

 

潘多拉之心/CP:布夏 YOU


「心臟本只有一個。

從頭到尾,都沒有失去過。」


>>>


她夢過地獄業火。

她夢過冰天雪地。

也曾夢過逝去的親人、朋友。

惟獨那人的蹤影,從來沒在她的夢境裡出現過。


「那肯定的是大小姐把我記得太清楚了。」扎克席斯.布雷克勾起嘴角的笑容。是她幼時所見過那般的毫無防備,一心把母親作為救贖所露出的笑容。

「當然啊。」夏蘿說道,「你陪伴了我這麼久,彆扭的個性還有中年大叔臭等等的小細節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兩人各坐一端,中間的茶桌擺放了許多甜點和冒著熱氣的茶壺。

「看來大小姐這幾年不光是外表,說話的語氣、內心都成熟到符合年紀的程度了呢。」對方端起最...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吻與唇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本篇

角色歸演員,OOC歸我

#為了安全起見我自動消音


01.


意外、巧合這兩個詞可以合理的當做藉口來解釋。

解釋為何貓田會打開渡海征司郎的手機相冊,還看到他偷拍自己的照片。


「這是什麼?」她把對方的手機屏幕點開照片放在桌上。其主人縮在沙發上,黑色的眼珠斜了一秒,抓住了照片的輪廓大概,便知道了貓田為何會如此正經八百的離開她常睡的床鋪,坐到沙發來。

「ネコ侵犯了我的隱私哦。」

「意外。」單單兩個字打發了渡海的問題。

「那我這個也只是巧合。」

「說謊。」

「真的。」渡海撐著頭,挑挑眉。...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貓與吻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吻與唇


01.


渡海征司郎是謎、是混沌。


但有時卻太過赤裸,讓人一目了然自身的欲望。

所以矛盾和單純同時存在。


貓田麻里作為旁觀者,最為清楚(看清)的不過就是這一點。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一個字。錢。」

「哦,不愧是我優秀的貓助手。」


兩人並肩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剛結束一場手術、病人因為大出血止不住才換渡海執刀,就算事後清理了一番,貓田還是覺得鼻尖總若有似無的聞到血腥味。


司空見慣,可還是不想聞到。


女性那雙...

 

棄稿注意>MHA/CP:勝茶 違心論

違心而行

唯心而來

當初在文檔打下違心論這三個字時就覺得龍族跟魔法使好像很適合了UwU不過越寫就覺得跟當初的感覺不太一樣,只好放棄這腦洞的完結了。


腦洞袖:

>>>>>>>>>>棄稿注意<<<<<<<<<<<


#十傑設定|龍族與魔法使


傳說龍有兩顆心臟。

一顆用來維持生命、輸送血液。

一顆用來指引方向,尋找————


>>>


天空被巨大的影子遮蔽,讓她的小屋頓時籠罩不舒服的黑暗中。...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