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吉莫 墜河


(1.)


一切皆意外。


他在她上任前湊巧看到訪談報導。


也許擅長記憶和觀察細節的習慣,不經意的將她的名字和樣貌記在腦海。這一連串的小事情導致他在她上任當天,在ACCA本部門口,多駐足了幾分鐘抽根菸。


讓他們的初次見面,也便是他的戀愛瞬間。


青藍的長髮飛揚在風中,她正規的踏步方式,在人來人往的路口間顯得突兀而亮眼。


尤其是臉上的自信卻不失女性特有的優雅,使得每個與她擦肩而過的人都忍不住想回頭多看幾眼。


這既是吉恩.歐塔斯願意仿效路人的動作,跟著轉頭的原因。

她的魅力。


出乎意料的,迷人——菸草默默地燃燒到了盡頭,幾近燙傷他的手指。


>>>


(2.)


戀愛是衝動的開始。


曉得自己成為莫芙戀愛對象的機會無限趨近於零的當下,他是坦然的。還能冷靜的繼續與她對談關於週年典禮活動的安排:要如何保護好施萬王子的安全。


但在事後大約一個多月後,與平常的週末沒兩樣的、在酒吧與尼諾喝個半醉回到家中。接過蘿塔遞來的解酒茶,愣愣的看著杯中倒映的天花板,發出了難受的一聲長歎。


“呃——”


原本打算回房繼續睡的蘿塔立刻回頭坐到他身邊。


“哥哥,怎麼了?”


“突然想起來了。”


吉恩放下茶杯,彎腰將頭扣在膝蓋上,修長的身體半折起來顯得十分沮喪。


“什麼?”


“我失戀了。”


“嗯嗯。”


“沒機會了。”


“嗯嗯。”


“頭好痛。”


“是是是。”蘿塔隨口問了一句,“那要辭職了嗎?”


本來就是喝醉後的胡言亂語,蘿塔也沒指望吉恩會認真的回答。而就在他的沉默冗長到幾乎以為他睡著的時候,她才聽到了答案。


“不會離開ACCA的……”


“為什麼?”


“…………”這次的沉默帶了些許的鼾聲。

蘿塔無奈的拉抬起吉恩的肩膀,讓他橫躺在沙發上、蓋上了薄毯。


“真是的。”她搖了搖頭,“既然沒放棄就要繼續行動啊。”


關上了燈。


>>>


(3.)


ACCA本部前的廣場有時會吹起大風。


會吹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吉恩就在那陣大風中,佇立於此。風壓帶著窒息般的力道,吹亂了他指間飄搖的煙。


他在這陣風中。


頂著宿醉的腦袋,攔下了莫芙。


“本部長——”


毫無冷靜。


不是平常理性的監察科副科長。


“這週末,您有空嗎?”


似乎還沉溺在酒精中,沉在她的眼眸內。


他看到了她的微笑,還不算差。


“我可以,邀約您共進晚餐嗎?”


謹慎再謹慎的感情,無處可宣洩。破了個缺口所流淌出來的幾個字,心驚膽顫。


女性眨了眨眼,將其全收進眼底。


“好啊。”


“……咦?”


“我說,好。歐塔斯。”她抬起手,替他理了理被風吹起的領子。“週末見。”


——既是失戀,也是戀愛。


>>>>>>>>>>>>>>>>>>>>>>>>>>>

講講墜入愛河的瞬間和失戀之後的行動。

最近因為家裡發生些事情忙的暈頭轉向,都深夜才能開電腦,所以要恢復正常更新大概要等到七月,讓大家要久等了。

@xila_Leday

评论(6)
热度(2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