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HA/CP:出茶勝 Player (2.)

第一章


「剖。」


每個人都懷有戀心。


只是觸發的時間、或是意識到的地點,恰巧的不那麼剛好罷了。


這大概就是最初的錯過,所造成的一連串錯誤。


>>>


雄英高中的畢業典禮,跟每一年一樣的、又或是全日本都會有個共同點,伴隨櫻花飛舞,學生們拿著畢業證書站在校園做最後一次巡禮。


麗日御茶子滿頭大汗,在這宜人的春天氣溫中,緊張的走到了綠谷出久面前。


她告白了。


回歸到十八歲的年紀會有的青春之中,她向他訴說了戀情的開始還有請求一份回應。


那份笨拙的表現,跟平常在英雄實習的樣子相比實在是可笑的令在不遠處的爆豪勝己想要大肆嘲笑一番。


他看著,抿著快要收納不住的嗤笑,連同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反感一同吞下肚,頭也不回的踏出了校園的大門。


歡騰的笑聲、離別,還有那聲驚呼,全都拋諸腦後。


直到再次相遇前,他從沒想起來那天的自己,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遠離麗日御茶子的。


>>>


23歲的第一天,爆豪勝己在晨間新聞的占卜環節看到自己的星座顯示今日會有新的邂逅。完全當做看笑話般的,關掉電視。


然後,在他踏入事務所的當下,他收到了兩個壞消息。


第一,麗日御茶子露出記憶中傻乎乎的笑容,成為了他的新同事。


第二,她手指上的戒指低調的告訴了他,她跟那位廢物青梅竹馬順利交往中。


於是。


這棟招攬眾多新星英雄的事務所,差點毀於爆豪勝己的慣性轟炸攻擊。還好他已經23歲了,是該懂得收斂自己暴躁的情緒了。


因此,那股想要爆破整棟樓的想法也僅僅是停留於腦海裡頭的想象,用來舒緩他久違的看到麗日御茶子時,退化成15、6歲的小毛頭,光是看到異性的笑容就狂跳的心臟。


但說是限定異性好像不太對。


應該說,他只對「麗日御茶子」這個人產生了特別的情緒。


爆豪臭著臉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不意外的是對方立刻湊上前打算有進一步的交談。


“爆豪君,這一年就請你多指教咯!”


“哈?”他斜眼看過去,“什麼意思?”


“因為出久君他在A市有特殊任務,要待一年左右,所以我也想說跟著一起來。”她談到綠谷出久時語氣帶了些許害羞。“反正現在還年輕多體驗不同英雄的事務所吸收經驗也不錯,出久君也是這麼建議的!”


“所以你跟廢久現在在同居嘛。”


“誒?!誒!有…有那麼明顯嗎!”麗日撥了撥瀏海,嘴角牽起的微笑跟之前不同,帶著所謂的愛意。


刺眼。


奪目。


他轉開了視線,不再去看。


砸了聲嘴,“去一旁待著,礙眼。”


>>>


23歲的麗日御茶子樣貌跟高中時期沒差多少,臉頰上了一點腮紅、眼眉之間擦了顏色、嘴唇潤紅的妝點讓整張臉顯得女人味十足。


下班後,他被這個樣子的麗日從身後叫住。


“爆豪君!”她穿了最新流行的長裙、跟很多擦身而過的女孩子所著款式一樣,可偏偏就是在紛雜人群間,她所邁開的步伐、飄飛的裙擺,朝他走來。


全是特別的。


“幹嘛。”與內心不同的,爆豪手插褲袋不耐煩的回身,“下班了還不放過我,大餅臉。”


“啊哈哈哈哈!爆豪君一點都沒變呢!”她仰著笑,停在他面前。“出久君說很久沒見面了,讓我記得問你什麼時候有空!”


煩躁累積。


讓他竄出想要堵住這張嘴的想法。


別再講出任何關於誰誰誰的話、亦或是出現在他面前。


“嘰嘰喳喳的煩死了。”男人低下頭,湊到她的耳邊張開嘴。


在人來人往的路口,像是親密關係的兩人,過於靠近。


他咬了一口。


留下痕跡。


惡作劇罷了。他催眠自己。並且也說出聲,“要我跟廢久見面,倒不如先想想怎麼藏吧。”


(惡劣到了極點呢。)


(我。)

>>>>>>>>>>>>>>>>>>>>>>>>>>>>>

近期大概因為動畫關係,勝茶大熱,lof被大量點擊舊文,結果這一篇也被點擊上來害我想到是否該來試試看。

第二章是勝茶回合,並且從第一章之前倒敘回來講,希望第三章有辦法圓回來XDD

@xila_Leday


评论(17)
热度(48)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