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歐塔斯家的追求方式


——他的藍髪很好看


她拿起尼諾放在桌上的相機,眼睛貼著視窗看出去,室內的光線充足,落地窗外剛好有兩隻小鳥停留,於是順理成章的按下快門。


“咔嚓。”


果然,快門的聲音,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微笑的放下相機,然後坐到沙發邊緣。


哥哥和尼諾還因為前晚喝太多而宿醉而躺在上頭,女孩撐著下巴側看倒在身邊的男人,伸手撥開他的劉海露出了眼皮。


“都多大了還喝這麼醉。”


——還有他呼喚自己名字時


“咳……嗯……”


大概是感覺到被觸碰,尼諾發出了哼聲,眼珠似乎在眼皮的覆蓋下慢慢轉動,正要清醒的前兆。


於是她低下頭湊到他的耳邊,“尼——諾——”輕而柔的。露出了惡作劇後的竊笑,捂著嘴、坐到了地板上、頭放在交疊的雙臂上。與他的睡顏靠的很近。


“別太過分了。”突然頭頂傳來吉恩的聲音。


他先醒來而站起身,伸手揉了揉妹妹的頭髮。“早餐呢?”


“早就準備好了喲!”她抬起臉,完全沒有被抓包的驚慌,目送哥哥去洗漱的背影後,她又再次湊到尼諾的耳邊,呼喚了一聲。


直到他醒來為止。


——「蘿塔。」


“嗯?”


他的藍眼張開一看見的,就是她的笑容。


兩人對視了一分鐘後,尼諾才完全醒來,帶點無奈和多數溫柔喊了她的名字。“靠太近了。”


他這麼說。


而她這麼回答。


“不會啊。”


聽到回應時,尼諾發現她那雙金黃色的眼瞳映著自己的臉,竟是如此心慌。下意識的,他往後移了幾吋。然後再坐起身。


支著還宿醉而發疼的頭。


女孩的笑顏宛若蜜糖。襯著甜味、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想法。


——所以這些小事情。


——構成了現在的我。


蘿塔站起來,伸手牽住了他的手心。


僅是輕輕一拉,往後一退,就讓尼諾起身跟著邁出一步。“怎麼了?”


“早餐有熱巧克力哦!”她搖搖擺擺的小步後退,繞開了沙發還有櫃子、兩人仿佛在跳著隨意的雙人舞般,來到了餐桌前。


男人撫摸到她的手指,長年因為做家務事留下來的疤痕,細細感覺到凹凸的起伏。他淡然的半闔著眼說道:“好。”


“要加棉花糖嗎?”


“好啊。”


“荷包蛋是半熟的哦。”


“好。”


他抬起她的手,鼻尖輕抵在前。


“那要當我的男朋友嗎?”


“…嗯。”正沉在她的指尖所塗抹的薰衣草護手霜的味道,一時沒反應過來。陷入了她小心機圈套中。


他抬眼,望向笑的燦爛的她。“蘿塔。”吐了一口氣,他拿她沒轍。


“什麼事?”


想要說些「什麼」


卻也不知道該說出「什麼」


男人只好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然後,再在那泛紅的肌膚上印下一吻。


>>>>>>>>>>>>>>>>>>>>>>>>>>>>

六月份的尼蘿不足變成這樣。

於是吉恩完全被遺忘誒(x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2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