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少年同盟/CP:悠高 少年戀情

#畢業前的各位


一陣微風吹起了櫻花瓣,最後一次的校園巡禮他的周圍依舊吵鬧的如同平常。


“難得千鶴把制服穿整齊呢!”春的臉龐和櫻花很般配、祐希和千鶴抓了好幾瓣櫻花灑在他頭上。


“哼哼哼——當然是因為,要把紐扣秀出來啊!”


他跳到了一行人的最前端,大搖大擺的走路姿勢都在表現自己的存在感。


紐扣?


淺羽悠太在心裡默念出這個單字,不自覺的皺了眉頭。


他從祐希的漫畫中看過這個東西代表的意義,畢業告白時最重要的一個橋段。低頭扯了扯衣領,露出第二顆紐扣,腦海閃過一位女孩的背影。


“悠太?”松岡春喊了他幾聲,“悠太!”


“啊…抱歉,我沒聽到。”


對方微微一笑,便又重複了一次,“剛才問了大家,在今天結束前有想見的人嗎?”


五個人停下了腳步、圍成一個圈。


“要原地解散嗎?”千鶴瞇起眼、讓眼角的淚痣凸顯出了頑皮的一面。


悠太可完全不知道在他發呆的短短幾秒,其他人到底計劃了什麼,可是——他瞥到祐希的表情、春眼底的溫柔、千鶴迫不及待的踏腳、要漂移開的目光,便得知了大伙的默契。


他輕輕的彎起嘴角,“典禮前再見?”


“嗯!”


“OK!!!”


>>>


不曉得為何,也許命運、也許運氣。他快步走在校園裡頭尋找她時,正好看到她轉彎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


“高橋同學!”


再次呼喚出她的姓氏前,是帶著多麼小心翼翼的心情呢。


“咦?”女孩回身,嚇得立刻縮起雙臂擺在胸前,“淺…淺羽同學!”


兩人沉默了好一陣子。


高橋里奈才先開口,“有什麼事嗎?”


男孩刻意撥了撥稍顯凌亂的瀏海藉以遮住看向她的目光,“額……”好吧,其實他也沒有想到用什麼理由來見她。


只是他想起來,前不久在教室、在紙上寫下的,一小段句子。


大概「不是不」喜歡她。


淺羽悠太盯著筆尖落下的痕跡,然後劃掉了雙重否定的字詞。變成了相對簡單的表達方式。


他抬頭望向女孩,及肩的短髮露出發紅的耳朵。


啊……比起自己,高橋里奈更加表露無遺。


“只是,想要跟你打聲招呼而已。”恢復鎮定之後他想到的是那句被他劃掉的句子。“對了,妳有想要的東西嗎?”


唐突的詢問讓高橋不知如何回應,她的雙手來回交握了幾遍,“誒?是指說……?”


“想要送妳畢業禮物。”


“原來如此……”她緊張的樣子依舊沒有鬆懈。淺羽悠太輕易的察覺到女孩的目光直盯著他的制服。


但他沒有說破。


僅僅是沉默的,耐心的。


畢竟他也擅長等待。


交往的時候也是如此,他一直都在等她自己開口述說心情。


當然那可能既是兩人錯過的剎那,而且一錯過就是兩年後的現在了。悠太心想。


“紐扣……”


“嗯?”


“我,想要…悠太君的第二…顆紐…扣……”她的話語太過細小,顫抖、輕聲、連句子都快要組織不好的音量,卻比什麼都要清晰的傳達到他的耳裡。


男孩毫不猶豫的扯下所謂的「第二顆紐扣」。


握在手心,伸出了手臂。


他們之間真是頻繁的陷入沉默呢,他想到。半闔的眼皮底下,那雙眼睛率直的看著高橋里奈,看著她怯怯的張開了手掌,等著接住紐扣。


於是,從指節、五指、到整個手掌心,男孩緩慢的張開比女孩還要寬大的手,相貼於一。紐扣夾在兩人的手心,因彼此的體溫而有了熱度。


“咦?”她滿臉通紅的望向他。


“那麼只好送給妳了呢。”手掌轉了個角度,從對方的虎口那處往下彎,牽住了那雙纖細的手,他從很久之前就想觸碰的手。


少年輕輕說道,“紐扣和我。”


>>>>>>>>>>>>>>>>>>>>>>>>>>>>>>>>>>>

重新追了少年同盟,五位少年的戀情真好啊(嚎啕

想要都把他們的畢業告白描寫完,希望,不坑,嗯,不坑

@xila_Leday

评论(13)
热度(1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