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少年同盟/CP:祐花 少年戀昧

#畢業前的各位: 悠太篇


看著哥哥離去的背影,淺羽祐希心中泛起了些許波瀾。


只是臉上依舊面無表情的打了個哈欠。


他無精打采的樣子大家早就習慣了,也沒特別在意,千鶴倒是打趣的捂著嘴,用招呼客人般的演技對他說,“哦呀哦呀,這位先生你可別以為能逃過啊!”


“什麼鬼…”他一把推開金髮少年過於靠近的臉,“你要去找瑪麗羊就快去,別找我當藉口拖延。”


“祐希真體貼呢!”實際上松岡春和塚原要兩人在說完解散後,只是坐到了一旁的樓梯上做休息。


也是呢。祐希想,他們想見的人不在這所學校裡。


“哼!”被這麼慫恿的千鶴邊倒退邊吐舌說,“我已經看到一大波學妹們要來找你要紐扣了!祐希你就等著後悔我不在不能幫你擋吧!”


說著說著便跑的不見蹤影。


祐希朝著千鶴離開的方向吐槽了一句:“我才不會向你求救。”


隨即歎了口氣,冷著臉掃了周圍一圈,的確有一群虎視眈眈的女孩們正來回走動,大概只要有一個人行動就會蜂擁而上了。


無法理解。


他無法對即將前來索取紐扣的女孩們產生同理心。


暗戀、單戀。


都難以得到回應的一場戀情。


多大的曖昧也不能挽救告白之後也要分離的難受。


啊,不過……他也不算失敗吧。淺羽祐希想到了那天晚上的情形,佐倉花代既沒有拒絕、也不會答應。他們繼續維持告白方與被告白方的瞬間沒有前進。


狡猾的大人。


大人式的狡猾。


游刃有餘的、利用優勢逃離。


只留了一抹背影。


“要是沒有穿制服就好了。”他喃喃自語道。


如果他換下了制服,穿上大學生那般的便服,那女人是否會稍微認真的看待他?還是會繼續勸說要好好學習、考試加油呢?


“祐希學長!”


就在他陷入自我世界沉思時,終於有個學妹滿臉通紅的、背後還跟了兩位一同來到他面前。“恭喜學長畢業了!”


“啊…謝謝。”回過神,呆呆的說了一句道謝,然後很明顯的他聽到身後傳來要的嘲笑聲,以及春的噓聲制止。


很好很好,看來他們不打算救他。


“請問…請問學長願意把第二顆紐扣……”女孩說話都在發抖,緊握的雙手也在顫抖,光是要說完這句話就仿佛用盡了所有力氣。身後的朋友也抓著她的肩膀為她加油般。


祐希垂眼望著她們。


他沒打算把任何一顆紐扣送人,何況什麼第二顆紐扣,即使最接近心臟也不能代表跟心臟有同等重量啊。


“願意把第二顆紐扣送給我嗎?”


“抱歉。”首先說出口的是這句,隨後一切都不照計劃走了——“第二顆紐扣不行。”


在對方感受到被拒絕前他再度開口,“但是,其他可以。”


先是扯下了第一顆。


接著第三、第四、第五顆……最後連手腕上的袖釦都被扯下來,送給了那些鼓起勇氣的女孩們。


>>>


“祐希真溫柔呢!”第二次聽到春的稱讚,祐希滿臉不自在的轉身走到樓梯前,明明比自己更溫柔的松岡春露出笑靨遞上了自己的西裝外套,“居然願意送紐扣。”


而且還是幾乎全部的。他吐槽,無奈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目前的樣子,全開的襯衫僅靠第二顆紐扣扣住,只好接過春的外套穿上。


“還好今天不用服裝檢查呢哈哈哈。”


“眼鏡要嫉妒我不用解釋。”


“什麼?!!!”


溫柔這詞比較適合悠太吧。


他回應了春的那句。


但櫻髪少年笑意不減的說,“祐希坦率一點吧。”


“然後一定會等到的。”


“嗯?”


順著春手指的方向看去,被落花短暫遮擋了視線,他瞇起眼。宛若彎月的弧度,映在他的眼底。


男孩抬起手握住了胸前的紐扣。


到底是,要進來還是離開啊。他無可奈何的吐露出一點點笑容,他們的距離突然變得很近、很近。


好險。


他在跑向她所在的地方時想著。


好險他還是個高中生。


還能讓她有理由來找他。


>>>>>>>>>>>>>>>>>>>>

哇咧,花代只在回憶裡頭(x

講了一點關於制服和大人的差別,&花代其實一直在校門口徘徊猶豫到底要不要進來參加畢業典禮or見一下祐希祝福他畢業快樂XDDD

最後祐希以跑百米的速度抓到她(!!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4)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