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HA/CP:出茶勝 Player (3.)

「眼見為實。」


如果那天沒什麼任務,可以趕在夕陽落下前回到家。餘暉斜照會將公寓的門印上淡淡的木頭色,看上去暖洋洋的。


綠谷出久十分喜歡。


打開門後還能聽到御茶子的一聲:歡迎回來。


更加是泛起心臟的雀躍跳動。


>>>


一如既往的開門帶上一句:“我回來了!”


等待幾秒後的回應,綠谷出久站在玄關脫下鞋換上拖鞋的步驟習慣性的放慢速度,可是今天卻沒聽到她的聲音響徹在走廊。


“御茶子?”他回頭注意到她的鞋子已經擱在一邊。


“怎麼了嗎?”他走到客廳才看到麗日呆在站廚房的冰箱前,似乎在思考什麼而捂住了左側的頭髮。


對方才反應過來,嚇得抖了一下肩膀連忙轉身面對他,牽出的微笑有些僵硬。“啊,歡迎回來,出久君!”


也許是太累了?


綠谷在心中為她的異常做了解釋。


便不在意的伸出手、為她撥了撥凌亂的瀏海。“怎麼站在這裡呢?要不要先看一會電視、晚餐要自己煮嗎?還是偷懶一天叫外賣?”


“誒~~”女性聽到這麼多問題,忍不住瞇起眼、雙頰因苦惱的表情而上推,俏皮的鬼臉表示:“那,我要看綜藝節目,然後吃拉麵吧!”


“附議。”


他總是這樣。


麗日御茶子心想。


想很多、想很細、很密、最後得出來的結果一定是以對方為優先的心。


但也因此,她從中得到救贖。


手掌遮去了耳朵上的咬痕。


>>>


再隔天,他大約是八點到家的。事前有傳簡訊跟麗日說晚點回去沒辦法一起吃晚飯了。一般來說,她會很快的回覆一句、不論是「OK、沒問題!」還是「瞭解了,要注意安全哦。」


但那封本該傳來的簡訊卻遲遲沒寄到。


“也許是工作拖延了。”將手機顯示屏關掉,綠谷出久繼續跟成堆的文書工作奮鬥。


手上那隻黑色墨水的筆稍顯用力的在紙張的尾端部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一個小黑點落在白紙上暈染開,成為一道不得不去注意的地方。


但他不在意的拿起塗改液將其掩蓋掉。


沒關係。


他在心底不曉得是對自己、還是麗日御茶子,說了一句。


沒關係的。


僅僅是個小黑點罷了。並不明顯、於是他瞄了一眼便移開視線。


「假裝沒察覺到異樣」大概是他想出來最正確的答案,畢竟交往的情侶再怎麼親密也都該留給對方一些空間。


於是他留給御茶子他認為的恰當距離。


但那是既正確、


又為錯誤的。


綠谷出久還沒意識到,他和麗日之間會有第三人插足。


>>>>>>>>>>>>>>>>>>>>>>>>>>>>>>>>>

player到第三章為止、我把故事斷在這裡。

會寫這一篇主要是在推特看到的長條漫:在舞會的場合爆豪把茶子拉到角落,在她脖子上留下吻痕,而另外一邊出久正在尋找茶子。

推特漫畫鏈接

這樣的一個畫面讓我寫了player的第一章片段。

主要也是一時興起想要寫寫三角關係也沒刻意要拉長故事內容,所以至此,就讓我把結局的腦洞講一講吧算是彌補沒寫完的歉意。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第二章之後爆豪在工作之餘被麗日刻意拉開距離,但他不在意的在空檔時間把她抓住拖到茶水間吻了她並表明心意。(當然被拒絕)

只是因為麗日對綠谷產生了歉意還有不能明說的吻痕越來越多,於是在第一章的舞會結束後被綠谷發現了。

稍微黑化的綠谷限制麗日的自由(上下班都親自接送)

爆豪v.s綠谷的搶奪(??

最後變成了類似三人行的場合。綠谷允許了爆豪的佔有、但即使如此也不會放開麗日……這樣的糾纏劇情。


p.s.這篇不會打任何tag。(^^)咱們下篇創作見~

@xila_Leday

评论(7)
热度(14)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