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GANGSTA/ Girl&Woman

——girl,can't stop crying.


      他快死了。


      這很正常。所有的黃昏種都不會長命,所以,他快死了。這很正常。


      女孩小小的身軀、小小的手掌、小小的力氣,只能拿起鉗子、紗布、藥水,作為醫生的助手出一份力罷了。


      她無法戰鬥。


      無法殺人。


      無法在他體力耗盡時,抱住他、支撐著他。


      小小的手啊。


      就連現在,尼可拉斯顫抖的手,她都只能覆蓋於上,隔著冰涼的刀鞘。聽著他的掙扎,無能為力。於是內心的不甘、難過、傷痛全化成了淚水。脆弱的淚水僅僅墜落在衣上,沒有破碎的聲音。


——日常不是一直存在的。


      她不知道沃里克到底去往何處。


      但混在自己的哭聲中,她第一次那麼清晰的聽見了——愛麗克斯那甜美的嗓音化為壓抑的、與自己相等的,無止盡的哭泣。


>>>


——woman,still crying.


      她知道,人體內的血液可以一下子從被劃開的部位噴灑出來。成了池、成了河。空氣中瀰漫來的鐵鏽味摻雜死亡的腥味,她都知道。


      愛麗克斯從沒想過「日常」這兩個字能永遠,可是這幾個月來的生活讓她像是浸在溫水裡,習慣了。 被「習慣」給蒙蔽了雙眼。


      現實伴隨著屍體來到她面前。


      在一片凌亂中,她試圖去找到軌跡,那個人離開之前的軌跡。


      血腳印從沙發旁開始,踉蹌走到辦公桌前,血漬印在文件上頭,那隻沾滿他人鮮血的鋼筆被扔到墻角邊。


      那張碎紙是他留給她的。


      愛麗克斯不敢吞下鎮定劑,雖然沒有幻覺、沒有噩夢,但她依舊無法克制發抖,只能無助的泛出淚水,濫情而無用的淚水。


      沒有「永遠」


      他們給予她的,也不是承諾。


      於是她只能捂住嘴,試圖壓抑住哭聲。祈求著,祈求那幾個被劃掉的字,是他最後一點的真心。


>>>>>>>>>>>>>>>>>>>>>>>

妮娜&愛麗克斯、關於43話的生肉,看了一些被兩人的淚水傷的很痛很破碎。

其實他們都在與沃里克&尼克拉斯做告別吧(私自認為x 沒標cp名。但我是尼愛&沃娜的

然後試試新的排版,不過我貌似還是沒有很習慣,大概還是會改回來XD

>>>

about 妮娜&沃里克(四月寫的收錄於此)


      小巧的耳朵,圓弧的曲線滑成了耳廓的形狀。


      妮娜站在診所的門前,細細傾聽早晨的街道,有小鳥啁啾、大路上的人聲吵雜,還有巷子裡頭各種該有的:爭吵、哭泣、悲傷。


      她說她的耳朵很靈敏,很聽得到很遠的聲音。


      也聽得到雨聲之中,那男人喋喋不休的抱怨。扛著兩個人走來的沉悶腳步聲,全被她所捕捉。


      她來到便利屋總有些理由:送藥、診所被流氓騷擾、種種之類的委託條件,讓她能夠敲響門扇。


      然後傾聽到,他的一小句問候。


      可在某種程度上,妮娜也是知道的。


      在這個地區,這條街上,沒有什麼事能永遠持續下去的。


      她聽過太多生命消逝的聲音了。


      所以,她很了解。


      能夠敲響便利屋大門的機會,能夠一開門迎接她的是三人的機會,並不會是永遠都在的。


      ——沃里克,在嗎?


      僅僅是想聽到那個人的回應。
      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了


      即使,他正漸漸走遠。


@xila_Leday

评论(2)
热度(14)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