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GANGSTA/CP:尼愛 啘轉之鳥

「蒼藍色的你。」


再次醒來時天色已暗。妮娜被泰奧醫生抱走大概讓她去就寢了。


尼可拉斯坐起身,病床一邊靠著墻、正好讓他倚著不至於無力到連起身都需要攙扶的地步。正面對的是一扇窗,只能看到診所外那條路,月光微弱的照在石板路、難以起到照明的作用,所以外頭基本上不太會有行人,只要入夜,這條街的危險度自然會提升。


有腦子的都知道。


不該在夜晚的這條街上行走。


“咯噔咯噔…”


一個稍顯拖拉、緩慢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雖然無法聽到這點動靜,但窗外晃動的身影讓男人敏銳的捕捉到了來者的身份。


對方停駐在診所門前,猶豫了幾分鐘。


然後放輕了動作,推開門扇。月色斜照在她的背後,讓她的臉孔處於黑暗的那一側,烏黑的髮絲遮掩雙頰,唯一能清楚看見的,是那雙藍眼。


不是天空、不是海洋,不是那些純粹的藍色。


是暴雨前的,被灰雲暈染的藍。


愛麗克斯站在他面前,不發一語。


尼可拉斯將她從頭到腳看一遍,跟白天時沒什麼兩樣。視覺上沒有問題的話,那就是這濃到不能忽視的血腥味了。


“喂……”


他沙啞的嗓子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寧靜。


“那傢…伙…殺了…誰。”


女人的目光搖晃,沒有掙扎、也不否認。往前踏一步,抬起膝蓋放到床緣上。逆光之下他們與黑暗為伍,如此近的距離他才發現她兩頰的淚痕。


男人什麼動作也沒有,盤腿的坐姿、手臂攏著那斷成兩半的武器,靜靜的、看著她跨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屍體我拜託茶渡先生了。”幾乎是初次的,尼可拉斯心想。他們的視線是平行的。再來他想到的是:這女人太刻意了。


刻意拉近兩人的距離。


刻意坐在他身上。


然後刻意避開了他的問題。


因為藥的緣故、因為腳上的傷,他衰弱了許多。手指無法停止顫抖、連視線都是模糊的。連明天能不能正常的提起刀砍向敵人都不知道,殘餘的生命已不多的黃昏種。


這一切都被她所知。


所以被她溫柔對待。


——但他不需要。


“哼。”疲於比手語(當然也可能是已經沒力氣行動了),男人僅僅哼了一聲表示她的答非所問,他不是很滿意。


愛麗克斯並不在意他的態度。張開雙臂摟住了他的肩膀,尼可拉斯眼角餘光瞥到了她左手背的抓傷,於是無法拒絕。只是弓起了背脊,明顯的抵抗和承受。


她不是不知道。


但依然不吭聲的將下巴抵在他的肩上,頸脖的部分輕貼著他的。


剛開始他不懂她的動作出自於什麼心態。很快的,一種瘙癢般的波動從她那一方傳到了他的身上,細細的從他們碰觸到的部分爬到心臟。


歌。


她在哼歌。


認知到這一點的尼可拉斯抬手放到她的喉嚨上,有些壓迫、她依舊閉眼輕柔的哼著沒有歌詞的曲調。


手掌下的皮膚傳來了震動。


太蠢了。


在有聽覺障礙的黃昏種(他)面前,唱出的,傳達不到。


任何聲音都一樣。


既不甜美又無法遏止衰敗。


他們總是在徒勞無功。


於是他用低啞、不正確發音的那張嘴,說出了她不期望的、他所希望的,那句話。


——“離…開這…裡。”


在妳的羽翼還沒被斷刃傷及前。


>>>>>>>>>>>>>>>>>>>>>>>>>>>>>

相關創作點這裡

Get out of here.

沃里克希望愛麗克斯遠離這條血腥的街。

尼可拉斯希望她遠離他。

大概就是這樣的差別吧(自我流的對於43話的解釋,反正我就已經不抱全員存活的希望了ㄏㄏ

好了我是該回歸cp戀愛腦才對,別陷在gangsta的43話後勁(雖然如此說但還是難過到想哭。

@xila_Leday


评论(2)
热度(1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