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Curse

#各種前提之下的尼蘿


他做了個夢。


魔女穿著黑色斗篷、把自己的容貌遮蓋住,對他施下奇怪的詛咒。


——心上人的眼淚將變成你的弱點。


啊呀。


尼諾聽到的當下,僅僅是抬手撐住下巴若有所思的歪了歪頭。


這是怎麼樣奇怪的詛咒呢?既不是惡毒的死咒、也不是否定掉所有感情的魔咒。反而存在了無意義的內容。


魔女小姐啊魔女小姐。


請問您是希望我愛上別人、還是別去愛呢?


他正想如此提問時,夢境便被爐上煮沸的水壺響聲給搗亂了。他在歐塔斯家的沙發上醒來。


>>>


蘿塔最近很喜歡什麼都問他的意見。


這件新買的衣服好不好看?


今天的打扮如何?


這個髮飾適合我嗎?


他一概的稱讚與給她一抹微笑。


很可愛、很適合、買下來吧。


但每次這麼說了,女孩又會露出介於苦笑和勉強的樣子,對他道謝。


“身體不舒服嗎?”


他也只能這樣詢問了她。


出自於關心、也出自於責任。


“不是的…”一時之間講不出個理由或是藉口來掩蓋,蘿塔退後幾步用距離拉開了他看向自己的目光。


“我那麼重視尼諾的想法的原因,是……”女孩的語氣帶了輕微顫抖。“我喜歡你啊!”


他們之間幾乎是沒有多餘的沉默,仿佛是早就知道她的想法般,男人接下去說了一句:“嗯,我也喜歡蘿塔。”


輕鬆自然的回覆。


蘿塔試圖抬起頭直視著男人的藍眼睛,沒有多餘的情緒述說那份回應是怎麼回事,獻出的是「我也喜歡你」這幾個字。


她不禁從眼眶中泛出淚水。


抹去、又傾倒而出。


還好她還有力氣,從他的面前逃開。


>>>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男人才蹲下身,捂著胸口倒抽一口氣,“啊啊…痛死了。”


>>>


魔女哭著蹲在他面前。


淚水大顆大顆的順著她的臉頰邊緣流下、綻開一朵朵的花。


尼諾只好蹲下身,靠近了點。“魔女小姐、您為何會如此傷心呢?”


女性抽搭抽搭的吸著氣、雙手遮住了眼睛,“因為我喜歡的人,他拒絕了我。”寬大的斗篷在她的臉上落下陰影。


“其實我不是沒被他拒絕過。”


“但惟獨這次,他是出自於「我」這件事。”


魔女說著說著,抬起頭露出了泛淚的大眼睛,碧藍如那寧靜溫柔的海。“我沒說錯吧?尼諾!”


男人忍不住伸出手,覆上她的頭頂。


一把將她攬進懷裡。


“對不起。”


“你再哭下去我都要痛死了,蘿塔。”他彎起了苦笑,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背。“快解開詛咒吧。”


“才不要。”她又哭又笑的,緊緊抱住他。


——畢竟那是無解的詛咒啊。


>>>>>>>>>>>>>>>>>>>>>>>>>

復健期,沒什麼道理的一篇。還是吃日文圈太太的糧比較好(你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1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