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鬼徹BG/CP:白中 味覺障礙

「所及之處。」


中從來沒有嚐過甜味。也許在身為人類的時期她曾經吃過、透明結晶那般、會閃閃發光的糖。但那滋味早就消失在漫長的歲月裡頭無影無蹤。


僵尸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呢?


中蹲在極樂滿月的外頭,緊盯著一條螞蟻組成的路線、它們將粉色的糖果從完整的一顆,慢慢搬運而逐漸變小。


能思考、手腳能自由的活動、對話也沒有問題,內部的機能都正常的運作著。唯一沒有在跳動的只不過是一顆心臟罷了,不礙事。


她其實不在乎這類事的,只要還能行動、還能在地獄裡頭,活著。怎樣都好。


“嘎嘰——”被推開的門發出聲響,走出來的人邊打了個哈欠、邊捂著額頭,“哈——啊——”接近中午時分他才從醉意中甦醒。


“啊呀,小中?”白澤跟著蹲下身,微笑的看著她。“來看病嗎?”


她圓溜的大眼沒有眨過一次的與他對視,幾秒後才點了點頭。“嗯。”


於是他張開雙臂將她攬進懷裡抱起來。


女孩也環住了他的脖子,涼涼的手指貼在他的後頸上,頗有醒腦的效果。


“這次是哪裡不舒服?”


他邊說邊用肩膀推開門走進室內,將她放到了櫃檯上坐著。中歪頭思考了一番,然後露出了舌頭。“舌頭…?”白澤兩手撐在她的大腿兩旁,保持了一段適當的距離。“燙到了?”


“味道,嚐不出來。”


“知道原因嗎?”白澤難得正經的看起病來。他從書櫃上拿出幾本書,隨手抓了幾把藥草丟進鍋裡。


那大概是中的記憶裡頭少數看到認真有在做事的白澤吧。


也是她所記得,的兩人最和平相處的一段時間。


>>>


食物吃進嘴裡,舌頭品嘗味道。


從口中吐出甜言蜜語,也從口中說出傷心的話。


在很久很久的以後,中依舊是一位僵尸輔佐官,用絕對強大的力量壓制亡者、偶爾還會不小心誤傷到其他獄卒,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千年以上。


白澤談不上一個「好的交往對象」


白澤不是一個「稱職的男友」


甚至顛覆了傳說中的「神獸印象」


她自認自己也不是個「符合人們想象的僵尸」


所以兩個人啊。


喋喋不休的講著喜歡喜歡喜歡。


喋喋不休的說出喜歡喜歡喜歡。


直到耗盡喜歡這個詞所能帶來的甜美之後,他們就自然而然的分開了。


也就難怪了。


中抬起手指觸碰到嘴唇。


柔軟的唇上塗抹了艷紅的顏色。


她再也品嘗不到那份仿佛能融化心臟的甜味。


>>>>>>>>>>>>>>>>>>>>

對於動畫的白中打架我是看的很滿意((

最後召喚怪獸還咬住白澤wwww真的超好笑wwww啊不愧是這對的相處模式,他們就是適合分手(你到底是不是粉x


回首自己寫的(加上這篇)7篇白中基本上都是分手感爆屏的樣子,真的是從頭吃到尾都是同一款模式的女人誒

>>新增:分享一個自己覺得寫得最好的白中《那之後》


@xila_Leday

评论(25)
热度(3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