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火影/CP:鹿鞠 反差

被靠近就會心跳加速。

被擁抱也會心跳加速。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心跳加速。

——「這不是已經陷下去了嗎?」


>>>


(一)她


一交付完給第六代火影的文件之後,手鞠一出門就看到鹿丸靠著墻在等她。


“哦?你要送我?”手鞠斜眼一瞥,順手抽走鹿丸嘴中的菸。“不是跟你說過至少別在我面前抽菸嗎。”


“囉嗦的女人。”鹿丸又一把搶過來,然後掐滅菸蒂。


“會被你這麼說還願意繼續規勸的人,大概也只剩下我了吧。”手鞠把包袱重新整理背在身上,跟著鹿丸的腳步走向村子的主要道路。


“哼。”鹿丸搔搔頭,不再理會手鞠的冷言冷語。


兩人早就習慣了,彼此之間沒有多少對話的場合。只是默默的走路。


“哦哦哦!是手鞠!”


迎面遇到的是鳴人和雛田。


“雖然聽到消息了,不過見到才覺得你們是在交往了呢。”


聽到手鞠這麼說,雛田忍不住紅了臉怯怯的點點頭。


“嘿嘿,手鞠這麼說不也是和鹿丸在一起了嗎!”鳴人完全沒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氣氛是如此冷淡才會這麼說。


“鳴人,你不會讀空氣吧。”鹿丸沒在意鳴人的話,直接攬過手鞠的肩膀,繞過面前太過閃光的情侶倆。


“好像生活安定之後,就有很多對突然冒出來了啊。”不介意被攬著的她輕鬆的說。


“啊啊,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


兩人一路快步走到村子的大門。


“好啦,謝謝你送我到這。”輕輕一推,兩人的距離瞬間拉開。手鞠再次調整了背包的肩帶。“下次見面就是中忍考試的主考官會議了。”


“哦,拜拜。”


沒做多少停留,鹿丸打著哈欠轉身離開。


手鞠這才覺得胸口憋著的氣能夠吐出來了。


“笨蛋。”


她輕聲的說。


>>>


(二)她


“為——什——麼——男人就是這麼——遲鈍!!!”


中忍考試結束,卸下主考官的身份。手鞠難得與年齡相仿的女孩子們一起聚餐。


她喝下一整杯的啤酒才藉著酒勁大聲的發洩出來。


看著手鞠的氣場如此黑暗,小櫻忍不出開口。“手鞠…你跟鹿丸怎麼了嘛?”


“誰跟那傢伙怎麼了!”手鞠聽到關鍵字又是一陣怒吼。“那個像樹懶一樣懶惰遲鈍慢吞吞的傢伙!!”


井野身為搭檔十分清楚手鞠所說的一切,歎口氣的為她倒滿啤酒。“沒有進展等於什麼都沒開始,手鞠,我覺得你說開就好了啊!”


“不行!”再度灌下一杯啤酒,手鞠不優雅的打了一個酒嗝。“這種個性的男人沒主動一次我是不會甘願的!”


小櫻跟井野對看一眼,似乎都能聯想到鹿丸那張無力的臉,再轉頭看向微醺的手鞠。


“那個…手鞠,你似乎很累了,不然我們先找個人送你回去吧!”小櫻的目光撇到店外經過的身影,“說不定你能趁機找到好方法讓鹿丸投降哦。”她站起來跑出去拉了一個人回來。


“喂,鹿丸!你送手鞠回去旅館休息吧!”


“哈??”


手鞠「碰!」地放下酒杯,臉色很不爽的翹著腳,“不願意啊?反正我自己也可以回去。”


雖然是莫名其妙的被拉進店面,但看到手鞠展示出來對自己的敵意,卻莫名的感到不爽。他皺著眉一把拉住她的手,“我送你。”


>>>


(三)他


他知道她沒喝醉,不過是藉著說話時散發的酒精味遮掩自己的情緒。


手鞠走的很快,兩人的距離恰好五步之差,鹿丸也沒打算走快點趕上她,照著自己習慣的步伐速度看著手鞠的背影,思忖著什麼。


街道上的路燈很亮,手鞠每走過一盞路燈、地上的影子就跟著搖晃,從深轉淡、從淡轉深。扎在腦後的頭髮隨著她的邁步上下擺動。


她沒有習慣性的放輕腳步聲,畢竟她現在沒有在追蹤任何人。只不過是要走回旅館的路上身後還有個護衛陪著。


鹿丸不禁歎了口氣。


“手鞠。”


第一聲的呼喚很輕。


吐出的氣息化為夜晚的涼意。


而她故意忽略。


“手鞠。”他再喊了一次,還多走了兩步。


那她就必須再多跑開一點。


“手鞠!!”


兩人都停下腳步。


手鞠先轉過身,雙手交叉擺在胸前,雙頰因酒精而泛紅,像是塗多了腮紅般。可眼神又是如此殺氣騰騰,令鹿丸先舉起手表示投降。


他們彼此都知道,鹿丸(自己)很聰明,總是會一直運轉頭腦應付很多人,籌劃很多事情。


——可他現在唯一需要全心對待的,就只有眼前的人。


男人手心向上的伸長了手臂,僅僅是這樣的動作。手鞠疑惑的目光看向他的眼睛。


“牽手啊。”鹿丸理所當然的語氣令她不禁想到之前的種種,女性頓時來氣的抬起手,啪地打在對方的掌心。


火辣辣的刺痛沒讓鹿丸退縮。


他看了一眼兩人合在一起的手掌,抓住了手鞠的手指。


“手鞠,”再度凝視對方的眼睛,沒有閃爍、沒有猶豫。“跟我在一起吧。”


他知道自己欠她這句。


她知道她只是想要個確定。


但同時,身為我愛羅家族的個性(不過也可能只是手鞠個人的問題)是不會如此輕易放過他的。


手鞠揚起另一隻手,朝著男人的胸膛揍了一拳。


“廢話!”她怒著眼,見鹿丸沒吭聲的接下這拳才終於靠近了一步。


“你再晚一點我就不只這一拳了。”


雖然被揍的地方還隱隱作痛,鹿丸也不敢多說什麼。他牽住了手鞠的手心。“是的,”低頭吻了吻她的手背。“我就是活該被你揍。”


至今,他也不會多加保留。


“我愛你。”


>>>>>>>>>>>>>>>>>>>>>>>

七月我生日時在噗浪開的點文,九月跟伊蓮見面她才點了CP,然後我到今天才……嗯欠東西不能欠過年這是個好傳統必須遵守x

可是由於這樣,三段的劇情落差有點大(圓不回來了GG

總覺得他們沒吵過一次架或是手鞠揍一次鹿丸是不行的!(

畢竟他們坦率的時候就是承認喜歡彼此的時候咩(自我解讀)


@xila_Leday

评论(4)
热度(52)
  1. ning catxila袖_Leday 转载了此文字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