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與神同行/CP:解春-1

—視線—


生於此時,生逢亂世。

為何有戰爭、有掠奪?

比起去思考為什麼,她根本連思考的這件事的時間都沒有。匆匆長大,匆匆擔起照顧孩子們的責任。

最後在村莊時匆匆一瞥,父母倒下的背影還有殺了他們的男人一抹白影閃過。她只記得去捂住年幼孩子們的眼和嘴,別讓他們曝露了躲藏處。


看,連這種時候還是如此現實。


她沒有時間去思考自身的心情。

匆匆。

被現實推搡著,最後倒下。


於是不安踡曲著身體的女孩發出了毫無意識的呻吟。

她連睡夢中都還喃喃著生病孩子的名字。


>>>


朦朧視線之中,她看到那群大人在燉煮食物,熬草藥。木材燃燒得劈劈啪啪響,像是幼時記憶中母親在為了家人煮晚飯時伴著笑聲的時候。


懷念又安心。


她鬆開緊繃的肩膀,再度沈睡直到夜半時分才醒來。

探手摸了摸孩子的額頭發現溫度退去,鬆了口氣。

決定起身到戶外透透氣時,李德春看到男人坐在崖邊,明明看起來寬厚可靠的背影卻因為在月光和雪地的印襯下顯得寂寞。

將身上的獸皮抬高了些,她小心翼翼的邁步來到他的身後。


「沒事了吧?」

「啊,孩子的話已經——」

「我問的是你。」


他低沉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格外明顯。透露滄桑還有她所不知的無可奈何

在雪白荒野一片的山間,那個人仿佛只剩下天與地之外全是空蕩蕩的喧囂風聲。

從雜亂的鬍子和頭髮間,女孩只看得見他那雙陰鬱的眼睛。

默默的坐在邊上的石頭,李德春仿效他的視線所落下的風景,空無一物。


即便有萬千星星垂於夜幕也入不了他的眼睛。

她想。

那麼,當他看著她的時候,是真的在看著「她」嗎?


——「我的父母,是被白狼殺死的。」


>>>


從那天之後,那個男人成為了他們的老師、保護者、甚至是父母。


但偶爾,德春還是看到他望向自己的那雙黑色眼珠翻騰著,像是湖中漣漪不斷的傷痛。

到底是什麼呢?

讀不懂,想不透。


明明自己是那麼開心接受他所伸出的手,感激著他的幫助。

那是身為小孩的自己所不能理解的東西。

如果哪天能知道就好了。


李德春凝望著男人正在教導孩童射箭的背影,那雙能將萬千星星盡數收進眼底的曜黑眼瞳,憧憬、感謝,摻雜些許其他自己也不能認清的感情。

全部都收在心裡。

她拿起弓和箭矢,想著或許明天自己就能獨立獵捕到一隻動物說不定。

到時,再跟他說說吧。


坐在火堆邊聊聊天,他大概會露出一點笑容。看起來就不會那麼寂寞了。


>>>>>>>>>>>>>>>>>>>>>>>>>>>>>>

很想湊齊:視線、耳語、呢喃、氣味這類主題的解春,當然我現在只是說說,坑品很差如我還是潛水下去繼續寫比較好x


同樣梗來自:ㄌㄌsama desu(氣噗噗。

跟ㄌㄌ的聊天室只要搜尋關鍵字:解春。
幾乎90%都是她在說:寫解春愛愛。

我覺得周圍全是惡魔損友。


&梗是:一方通行的德春(千年前,德春→解)+小女孩對恩人的憧憬心這樣的關鍵字去發想。

ㄌㄌ一說完我整個大爆炸。
最吃模糊情感的單箭頭了>///<
解有沒有產生感情暫且按下不說,可是德春小妹妹混雜著感激+尊敬+一點喜歡這樣的方向……(暴斃)

好吃(膚淺結尾


@xila_ Leday

评论(12)
热度(3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