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MAGI/CP:炎瑛 之名

#架空世界設定

#沒有所謂很happy的end


「冠姓。」


他來到湖邊時,陰天。


男人有一頭紅色長髮,簡單的束在腦後,挽起袖子從森林裡撿回一堆柴火放在營火邊堆起,還架起了一個簡易的棚子,似乎是想住下來。


她實在是很想出聲警告他,別在這個有魔物棲息的湖邊睡著。


可對方大概是看不見她的。


「那個……」雖是不抱希望,她還是開口了。


沒想到的是男人居然立刻察覺到她的存在,停下了劈柴的手,一臉鎮靜的樣子。但動作卻僵在那裡,仿佛時間停止。


「抱歉……我嚇到你了嗎?」她趴在湖岸邊,半個身子浮在水面上。白色的長擺飄蕩於水中,看起來就有種異常的恐怖。


而且普通人是看不到她的。


「額,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是,您看得到我吧?」


紅髮男人這時才找回哽在喉嚨的聲音般,清咳了一聲,走近了幾步。


「嗯。」


「哇!」女性露出笑顏,很開心的合起掌擺在胸前,「第一次有人回應我呢!」


「你好,我叫白瑛。練白瑛!」


在聽到她的名字時,男人的表情閃過一絲陰霾。


她不是沒看到,只是沒去提問。


「你好……我叫紅炎。」


練白瑛就這麼整夜待在岸邊,直到月亮落下換上太陽照耀湖面。


直到男人睡醒。


>>>


他們詭譎的相處就此開始了。


在相傳有魔物棲息的湖邊,他們一人坐在草地,一人在水裡,漫無邊際的說起了很多事情。


「紅炎大人為什麼要住在這裡呢?」


「找東西。」


「誒?在哪裡呢?我也可以幫忙!」


「嗯,謝謝。」


「那麼紅炎大人是做什麼的啊?」


「去打仗。」


「?」


「但是戰爭結束了,就回來故鄉了。」


「是附近的那個村莊嗎?」


「對。」


「我偶爾會看到村民們來湖邊的祭壇……」


「嗯。」


「不過他們都看不到我。」


「是啊。」


「哈哈哈紅炎大人的口氣真奇怪!啊……不過這有可能就是紅炎大人看得到我的原因吧!」


紅炎盤腿坐著,自然的放鬆雙肩,目光溫和的聽著她滔滔不絕的問題和想法。似乎十分習慣這樣的對話方式。


即使沒多說,也會專心的聽進去她的話。


「白瑛。」


「唔?」


「其實直接叫我紅炎就好了。」


就連這種稱呼上,也是他先叫她的名字的。


不對,他好像從一開始就這麼呼喚她了?練白瑛想到。可又隨即被直呼名字的害羞淹沒而忽略了這個疑問。


或許紅炎曾經見過自己?


所以才會如此熟悉的唸出,懷念般的,呢喃說出口。「白瑛。」


「嗯?什麼事……紅,紅炎……」


「確認一下而已。」


>>>


練白瑛始終沒有機會知道。


紅炎總是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的原因。


即使在最後要分離前。


>>>


那是某個寧靜的夜晚。紅光照亮樹林間的黑暗,從遠方傳來的吵雜驚醒了他們。


「怎麼了嗎?」她在水邊根本看不到情況。


只見男人警惕的拿起佩劍,試圖從那些聲音中分辨出一些事情。「大概……是戰爭的後遺症吧。」


「誒?」她不是很喜歡這個詞,擔憂的心情全寫在臉上。「什麼意思?」


「沒了戰爭卻還是有掠奪者出現。」紅炎立刻行動了起來,他從居住的帳篷中翻出了弓箭、隨身的小刀,一切能派上用場的武器都被他帶上。


「紅炎大人??」眼見他要朝危險走去,白瑛連忙出聲制止。「不…不要去……你,你快進來湖裡,可以躲在這裡!」


聽到她這異想天開的方法,紅炎露出一絲笑容。


「那裡是我的家鄉——」他頓了一下,似乎不知該不該說出口。「也是妳的啊。」


雖然知道伸出手也觸碰不到她。


卻還是附在了女性的臉頰邊,假裝能再度感受到她的溫度。


「白瑛,下一次。」


「下一次別先冠上姓氏了。」


>>>


——「你好,我叫白瑛。練白瑛!」

——「……我都還沒把妳娶過門啊。」

——「那有什麼關係,我遲早是您的妻子啊。」


>>>>>>>>>>>>>>>>>>>>>>>>>>>>>>

白瑛在紅炎出門打仗時意外溺死成為水邊的靈魂。

但他們轉世後會在一起啊,happy end(強行

終於精神上好多了,除草吧(這幾個月三次元的事情告一段落了)

還點文  @哲翼 


@xila_Leday

评论(4)
热度(1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