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鬼徹BG/留下來,陪我

(一)白妲


甜酒的香氣瀰漫在整個房間,又甜又讓人暈醉。


不過還好的是,待在裡頭的兩人可不會因為這樣的氣氛就醉倒的。


妲己伸出手,搭著男人的肩膀將下巴扣在上頭。抹上艷麗口紅的嘴唇貼著他的臉頰、好像隨時都能傾身索吻。


“嗯?”白澤手上還拿了杯酒,“怎麼了嗎?”


“沒什麼啊。”她歪著頭、蹭了蹭對方的側臉。


兩人一直以來都是用酒的名義相會、用酒的名義分開。見面就舉杯開喝、醉了就相擁而眠、醒了便道別離開。好像這樣,就是常態。


妲己心想。


她嘟著嘴,閉上眼思考了一番。


並不是想要挽留他。


但今天不知為何,就是感到特別的冷。


她維持著這個姿勢,附在他的耳邊,“留下來陪我吧。”


“啊呀…”男人細長的眼角掠過她。“美人一言,無法拒絕呢。”


好冷啊。


她伸出手,摟住白澤的肩膀。


根本沒什麼改變。


可她還是說出口了。



(二)鬼香


並不是寂寞導致的。


但絕對跟病有關。


“阿香。”注意到自己的袖角被捏住,輔佐官停下腳步看向站在身後的女性。“你怎麼了?”


伸手撫上對方的肩膀,發覺到她的呼吸不對勁。


“啊抱歉,只是頭有點暈。”搭著鬼灯的手臂,阿香勉強一笑表示無大礙。一時之間兩人的距離過於親暱,少了那層必須的客氣偽裝。


不能適應。


她壓下了那股想推開他的衝動。


“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不好意思讓您費心了鬼灯大人。”打算順勢後退的算盤直接被推翻。


“阿香。”男人低頭伏在她耳邊,“要我留下來嗎?”


啊呀。


真是討厭死了。軟弱時的自己。


還有聽到這種話就會不顧狼狽的想擁抱他。


伸手摟住男人的脖子時,同時也感受到他輕輕攬著自己的溫柔。


患上四百四病之外的病所導致的心情,她還是說出口了:“請留下來陪我,鬼灯大人。”



(三)白中


不管說什麼都會答應的男人。


不管說什麼都不會放手的女人。


得到禮物、得到花、得到甜言蜜語。中沒有多加思考自己是否真的獲得了一份完整的感情,只是純粹感到開心。


有人對她表達了喜歡之心。


多好啊。


“白澤,去約會!”


將死之物在一線之間生存下來了。於是對著想要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緊抓著不放。這就是名為中的僵尸。


獲得一個擁抱,獲得一個吻,中怎麼看都是笑的可愛的女孩子。


今天也在向男友發出如小貓般的撒嬌聲,“陪我吧。”直到忍受不了憤怒和空洞的侵蝕之前,他們依然維持著那份表面的和平。



(四)檎美紀


美紀少見的在店裡喝醉了。


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發出長歎和碎念,大抵是工作的不順利、演了一堆奇怪的劇還有經紀人太壓榨的事情。


“壓力看來很大呢。”身為無所事事的野干,檎就算被僱用在店面負責管理,卻還是一副悠閒過頭的模樣,連現在門外掛在「營業中」,居然還仿著美紀的姿勢,側躺在旁邊的沙發上。


“被你關心一點也不高興。”


“那還真是抱歉。”男人伸出手拍了拍她的頭頂。


“一點安慰的感覺都沒有。”將臉埋進交疊的雙臂之中,美紀喃喃道:“我要詛咒你被債主追。”


“那可是敬謝不敏啊。”檎抓到沙發背上裝飾的毛巾毯扔到她身上。“但難得美紀需要我,知心大哥哥會運用職場學來的趕走喝醉鬧事客人的方法,帶美紀回家的。”


“滾。”


陷入酒精催眠的昏沉之中,美紀闔起雙眼,不再理會對方調侃的言語。


只不過指尖還是勾住了他的衣角。


“啊呀。”吐出一口煙,檎瞇起眼笑笑的說,“美紀還是撒嬌的時候最可愛了。”


>>>>>>>>>>>>>>>>>>>>>>>

注:四百四病之外(引用自 這裡 )即為戀愛這種病的代稱。

美紀一直不知道要用蜜姬還是美紀的翻譯。

然後主題「留下來,陪我」這句。

一開始寫在白妲部分,之後就打算全部運用在角色身上,看看他們說出這種話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回答。

不過昨天這麼一個開寫到白中整個歪掉(ry


@xila_Leday

评论(6)
热度(47)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