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犬與貓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吻與唇

 

00.


早晨七八點的陽光刺眼難受。

負責夜班一整晚難免會讓習慣幽暗光線的眼睛對真正的太陽產生排斥。

貓田不禁抬手遮住了眼睛。

想不起來自己為何要作死走出醫院這個結界。


01.


一方為白,一方為黑。


貓田麻里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和平的與渡海成為搭檔。

她作為手術護士進手術室的經驗也才剛滿一年時,首次見到那位神龍不見尾的渡海醫生。拖著步伐走進來,不像是個準備進行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手術的人,聳拉著肩膀,滿眼睏意。

頭髮看上去就是睡亂的鳥窩樣。


一團糟。


一團糟的男人。


將手術刀從主刀醫生的手上奪過來時仿佛也纏繞了黑色的蜘蛛絲,把整個手術室的氣氛都扯進了自己所製造的漩渦中。冷靜遞出渡海所指示的止血鉗時,貓田撇到男人的手術衣沒有沾到噴出的血液。


再看向對面已經連縫合的簡單收尾工作都做不了的主刀醫生。


被威脅的恐懼,被拯救的希望。


垂落於地獄的蜘蛛絲,全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02.


值完夜班睏得要死,肚子也餓到發出聲響。

在食物和睡眠之間,貓田麻里決定先去買份早餐。但院裡的便利商店卻沒有自己最想吃的飯糰口味,一種累到極限而產生的固執趨勢她步行到院外的商店街尋找食物。


「啊。」


睏到瞇著眼的邊走邊吃著買來的飯糰。

恰巧碰到坐在花圃邊抽煙的渡海征司郎。


(原來他會抽菸。)想起幾天前在手術室的距離,難怪隱約有股菸草味。


「您好。」不咸不淡的打了聲招呼。

「啊。」對方歪著頭似乎在思考她是誰,「你是那個吧,貓。」

這種失禮的叫法貓田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倒不如因為是渡海的關係,使得一切合理化。

「我是貓田。」指了指胸前的名牌,她順便將飯糰吃完把塑膠袋扔到渡海身邊的垃圾桶。「貓田麻里。」


「啊哦,那我也沒叫錯啊。你的綽號除了貓ちゃん之外肯定沒有別的了。」

「還真巧,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我最討厭了。」


雖然她不介意朋友叫她貓ちゃん,可這個男人的口氣會讓人無理由的來氣,真是一項厲害的特技。貓田也顧不得眼前是被全院稱呼惡魔的醫生,叉著腰堵住了他的去路。


「生氣了?」男人熄滅了菸蒂,挑了挑眉。

「你說呢?」兩人對峙的意味濃厚。


但幾秒後渡海卻先露出了笑意,「看在你之前沒有礙事的表現,我就不計較了。」他抓起她的手腕,「你是不是要找個地方睡覺,我來介紹個好地方吧。」


礙事?


被拉著走的當下,貓田怒瞪著把白袍穿得像睡衣的傢伙的背影。


她作為手術護士的第一天起就戰戰兢兢到現在,怎麼可能因為一個惡魔外科醫生的存在就礙事?


這男人的評價太不正常了。


即使後來被帶到一間空蕩蕩的休息室,舒服的補眠一番,貓田麻里還是十分記仇寫了一筆:關於渡海征司郎小看自己的事。


03.


一切妨礙渡海前行的人事物,都會被歸納到「礙事」的那一方。

然後被排除掉。


自認自己在教導後輩方面已經夠冷血的貓田麻里在一次一次的觀察之中,看到了那個惡魔的原形。

從來沒有遮掩自身混沌的本質。

傲慢的指責所有出錯的醫生,卻也聽從於佐伯教授的指示。


貓田不止一次懷疑佐伯教授是否也有給與渡海巨大的利益,才使得這位獨行俠安分待在黑暗中,操弄著生死。


她坐在渡海經常睡覺的沙發上,翻看著下一場手術的資料。渡海正打開電飯煲盛了一碗冒著熱氣的白飯,一顆雞蛋和少許醬油構成了最簡單的晚餐。


「貓ちゃん不幫我吃一點嗎?」

「我才不要吃那種只能填飽肚子卻不能滿足味蕾的料理。」


一如往常的拒絕,渡海也不在意的扒著飯坐到她身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起了明天的心臟手術。


「你該不會又要勒索了吧。」

「真難聽啊,那叫受理委託。」

「那如果是佐伯教授的委託,你也要收錢嗎?」

「你什麼時候看過我從佐伯教授那裡拿到紙袋。」

「是沒有啦。」


女性撐著頭,瞥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我以為你是獨行狼。」

「原來只不過是佐伯教授牽著的看門狗啊?」


渡海征司郎的臉上沒了情緒,曜黑的眼睛在眼臉一張一合的幾秒間,化成了無底的深淵般。貓田就在那瞬間窺視到被威脅的人們所看到的恐懼。


「貓ちゃん知道太多了呢。」


早就能分辨出來了。

他的這聲稱呼是在呼喚她的暱稱,還是在暗示她是涉世未深的小貓咪這件事。

很明顯的是在警告她侵入他的地盤過多了。


「看來不滅口不行呢。」


毫無起伏的語氣並不像是開玩笑。

冷靜的注視著渡海的臉越來越靠近,貓田還沒有開口反擊,不過是等著他的下一步。


兩人的唇貼在一起之際,她還在想著。


這算不算是扳回一城了呢。


>>>>>>>>>>>>>>>>>>>>>>

不曉得有沒有寫出劇中萬分之一的甜,我心中的渡貓就是在彼此角力+鬥嘴,兩人都很危險不過湊在一起就是橫行霸道XDDD

希望他們多鬥嘴一下,或是渡海多喊幾聲貓ちゃん我就滿足了QQ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97)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