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棄稿注意>MHA/CP:勝茶 違心論

違心而行

唯心而來

當初在文檔打下違心論這三個字時就覺得龍族跟魔法使好像很適合了UwU不過越寫就覺得跟當初的感覺不太一樣,只好放棄這腦洞的完結了。


腦洞袖:

>>>>>>>>>>棄稿注意<<<<<<<<<<<


#十傑設定|龍族與魔法使



傳說龍有兩顆心臟。

一顆用來維持生命、輸送血液。

一顆用來指引方向,尋找————


>>>


天空被巨大的影子遮蔽,讓她的小屋頓時籠罩不舒服的黑暗中。


原本熬製新的魔法藥水就必須專注於那鍋內的變化,麗日御茶子試圖不去在意從窗戶外看到影子模樣——那看來像是一頭兇猛的飛行生物。


“逆時針攪拌、直到液體變得濃稠時要加入妖精鱗粉……”拿著湯匙仔細的照著自己的筆記所寫的改良方法,女孩小心翼翼的畫圈,讓鍋中沸騰的液體逐漸平靜的出現形態變化,黑黑糊糊的樣子在鱗粉灑落後瞬間變成了透明清澈的藥水。


“好…再來只要在一分鐘內快速冷卻就成功——”


話還沒說完,一個震破耳膜般的大吼:“喂!!!!!!!!!!!”和隨即而來的狂風作響,嚇得麗日一個沒拿穩,“呀——!”


幾乎是好幾樣事情同時在這個空間發生。


坩堝從手中飛出去摔在地上,哐啷的聲響被外頭地震般的晃動和呼嘯給蓋過。


麗日氣的起身瞪著窗外,啪地——推開木門走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對著那龐大的身影怒罵:“混蛋!!!你知道我為了熬煮這鍋藥水已經兩天沒睡覺了嗎!!!”


她不到一秒就後悔了。


因為在門外的是一頭龍。


是一頭,在書上看過的、住在極東之地的龍。從來不會飛過她的小屋的龍。可現在就有一頭紅色鱗片、吐著息仿佛下一刻就要噴出火的飛龍降臨在她面前。


“龍……?”


“喂!!!就是這傢伙沒搞錯吧!白!”從龍背上跳下來一位男性,張牙舞爪的暴躁感從頭到腳的散發出來,幾乎要刺傷她的皮膚了。


不曉得要從哪裡吐槽,魔法使小姐只好先舉起魔杖防禦,哆哆嗦嗦的喊道:“你們想幹嘛…我我…我這裡可沒什麼好搶的啊!”


“哈!的確這麼寒酸的地方是沒什麼好東西。”對方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來。帶有明顯的殺氣令她連邁步逃開的力氣都沒有。


“但還有妳啊!”一把被男人扛到肩膀上,麗日嚇得拿起杖亂敲亂揮,“什麼??你放開我!!”


但對於這麼的小家子氣攻擊顯然是沒有奏效的。


男人跳上了龍背,“走吧!白!”


從龍背往下看,巨大的翅膀扇動引起的狂風像是要吹垮整座森林,不禁擔心起自己的小屋是否會被吹走幾根木頭,麗日在這之後才想到比房子更重要的事。


“等等!我不能離開森林!笨蛋快放我下來!!!”


可惜男人完全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威風凜凜的站在龍背上感受飛升的速度。“吵死了,大餅臉!”


“你叫我大餅臉會有報應的!!”


在往上飛不到一個平穩點之前,麗日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一股力量反向拉扯。


抱著她的男人也察覺到異樣,還沒來得及抓穩女性的腰之前、就跟著被拖離了背脊。兩人雙雙向下墜。


但好險麗日早有準備,在失重感包圍自己前,揮舞了魔杖引來一陣能緩衝墜落的風和一堆落葉。


龍族的男人也順便的、救了一下。御茶子心想,等等最好先衝回小屋找出肉食動物最討厭的那種藥草熏出煙,這樣說不定就能把龍趕回家了。


>>>


歷經一陣莫名其妙的打劫之後,麗日和龍族男性面對面坐在草地上,男人身後有一頭紅色的龍做靠山,而她身後只有一座屋頂被吹走幾片木板的屋子。


“我們必須好好談談。”她非常客氣的表示,“我叫麗日御茶子,而你,是出自什麼目的才說要帶走我的?”


似乎是被身後的龍所壓制住脾氣,對方語氣僵硬的回應,“爆豪勝己。”


女孩果斷挺直背脊,挑了挑眉示意他應該釋出點善意,他們才能繼續交談下去。


“嘖。老子啊——”被龍的指頭戳到,爆豪立刻收口改了自稱,“……我有隻很重要的龍生病了需要藥。”


瞬間正經到不行的語氣,讓麗日有些反應不過來。


“唔?可是我不一定能做出來啊?”她抬手,用魔杖指了天空。“而且我也無法外出去跟你去診斷病症。”


“不。你做的出来的。”


“誒?”


“因為是白的心臟帶我們過來的,所以絕對是你。”


>>>


“你們龍族有兩個心臟???”


就在麗日重新收拾了屋內,將放滿藥材的坩堝掛在火爐上開始熬煮時,開始聽起爆豪勝己說故事。


姑且是答應了做出特效藥的請求。


從對方的口述中只能揣測那頭據說是撫養爆豪長大的母龍是罹患了眼睛上的疾病,就那麼湊巧的,因為他們的到來而打翻的藥水正是那類的治療藥方。


如今要重新再次經歷不眠不休的長時間熬煮,她不禁有點氣餒。


“嘖。好啦!是我的錯!!!!”知道自己是間接造成藥水打翻的元兇,爆豪雖然口氣很差,但一被邀請入屋也是乖乖的坐在地上,做到了最低限度的禮貌。


“當然是你的錯啦!接下來我要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


“切。”


“架子上的白色藥草給我拿來!還有去外面拿多一點柴火進來!”


“臭婆娘!完全沒在客氣的啊!”


“為什麼要客氣!你現在可是有求於我誒!”


也許是麗日的個性太過自來熟,還有在交談後認清對方只不過是個愛吠叫的男生罷了。


“啊,或許你還可以給我說個故事!”


攪拌著藥水的魔法使想起了個問題。“例如你剛才說的,是龍的心臟找到我?是怎麼回事?”


“我現在為了趕工你的委託,可是勉強打起精神哦!所以為了不讓我無聊睡著,導致製藥失敗~”她搶先說出這一串堵住對方要罵出口的嘴。


“————大餅臉。”哽在喉嚨的話最終只吐出幾個字。他只好講起龍族的故事來控制脾氣不要爆炸。


>>>


“龍有兩個心臟。”


“一個在胸口,是真正鮮活在跳動的器官。”


“一個是抽象的魔法器官,跟精神、靈魂一樣是抽象的。”


“嗯?所以也就是靈魂吧?”


“那是你們人類的說法。我們身為龍,從遠古時代、從一生下來就會有知道自己身上有兩個心臟。一是維持生命,一是指引方向。”


“一旦伴侶或是自己發生事情急需解決或求救,指引方向的心臟就會促使他們行動。當然在尋找對象時也是會很準確的知道是誰。”


幾乎是三兩下就把兩顆心臟的事情解釋完畢。


麗日御茶子完全沒有享受到聽故事的氣氛,她抽出攪拌匙指著對方,“等等,你也太不會說故事了吧!”


“哈?妳還嫌棄!!”


“而且你所謂的第二顆心臟,也就是直覺、第六感,或是命運安排吧。”


“就跟妳說少拿人類的標準來套用了!!”


“嗚哇!不凖錘地!要是壞了你要修啊!”


“大餅臉不是會魔法嗎!揮舞一下那個愚蠢的魔杖就行了!!”


“就是有人這麼蠢以為魔法是萬能的!”


在屋外的龍察覺到屋內的兩人似乎要打起來的跡象,抬起爪子輕輕拍了地發出聲響。


>>>>>>>>>>>>>>>>>>>>>>>>

爆豪:被母龍「安」撫養長大的人類(但是爆豪覺得自己是龍,只不過是人類外形)

公龍「白」是安的伴侶,不算是爆豪的父親角色,但願意陪著安照顧他。


麗日:被魔法森林保護著的魔法使(父母意外身亡將麗日留在森林裡頭,她受到自然之力的眷顧所以就被精靈們所愛護著,不讓她離開森林)


故事大概:爆豪拿到做好的特效藥就果斷離開森林了。

幾個月後再度跑來森林嚷嚷著要帶走麗日。

「你幹嘛又來??!!」

「囉囉嗦嗦的吵死了!這次是老子來找你,有什麼意見嗎!!」

「啊?」

「上次是白找到你的,這次是我——」

「第二顆心臟的東西?」麗日瞇起眼質疑了他,「明明其實就不是龍,哪來的第二顆心臟啦!」


「媽的不行嗎!我不是龍又怎樣!就不能來找你嗎!」

「找我做什麼!」

「把你抓去當老子的新娘啦!!」


兩人邊吵,爆豪邊把麗日拖上龍背。

然後大概是什麼真愛之類的力量,讓一直保護麗日的森林力量放手,所謂的詛咒破除,然後麗日離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世界各地旅遊。

爆豪呢,當然是一起去啦^^


這篇寫了太久了,久到沒手感,直接放棄sorry

评论(3)
热度(3)
  1. xila袖_Leday腦洞袖 转载了此文字
    違心而行 唯心而來 當初在文檔打下違心論這三個字時就覺得龍族跟魔法使好像很適合了UwU不過越寫就覺得...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