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月刊少女/CP:野千 LIE


「多說謊會成真。」


千代踏入野崎的工作室兼住家的時候,深呼吸了一口氣。


似乎做好了準備,眼瞳裡透出堅定的心情。


“我被人告白了!”


房內只見野崎和御子柴在工作,他們一看到千代還沒打招呼就先被這消息嚇得睜大眼睛。


“所以說!野崎君!我明天要請假去約會!”


“哦…哦…?!咦?!”一時無法反應的野崎不小心打翻手邊的墨水。“好啊,明天我讓堀學長來幫忙吧!”


“嗯!”她淡定的坐下來,把需要塗黑的圖紙拿到自己手邊,開始工作。


野崎有點疑惑的盯著千代將近有一分鐘。“那個…佐倉…我……”


“不可以!”千代似乎早就知道野崎要說什麼。“不可以跟蹤我看我約會的過程當漫畫題材!”


“哦…”本來都拿出筆記本的他只好默默的收起來。


(喂!重點是這個嗎!!!)御子柴在心中狠狠的吐了槽。


>>>


隔天放學,御子柴不意外的在野崎工作室附近的公園看到坐在鞦韆上的佐倉千代。


“我就知道、”他站到她的旁邊。“你昨天全是在說謊!”


“嗚哇!小御子!”被嚇得跳下鞦韆,女孩一臉尷尬的合起雙手舉在頭上。“拜託!不要告訴野崎君!”


御子柴搔了搔頭。


“那需要我去幫你誇大事情嗎?”歎了一口氣決定當幫兇。


“唔!不用了啦!”千代搖了搖頭。“我有自己的考量啦!小御子你去工作啦!不用理我!”


“哦?那我就走咯!”御子柴不再多說什麼。


他剛走開幾步,又回頭。“小千代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啦!”


>


聽到御子柴對著自己這麼說,千代忍不住緊抿著嘴,坐回鞦韆上把頭磕在腿上。


自己到底為什麼要說謊呢?


明明一直以來都能笑著面對野崎君的一切。


可是昨天一起床,她好像陷入一種覺悟狀態。就只是好奇。好奇,在經過這段時間之後,自己在野崎的心中是否多一點重量。


“真是…小氣的心願啊…”有一下沒一下動著腳踝,連帶前後搖晃的鞦韆。千代小小的身形,因為趴在腿上的關係顯得更加嬌小。


整個人看起來沒有精神。


>


“佐倉,身體不舒服嗎?”


聽到野崎君的聲音,千代又被嚇的猛地抬起頭。


直接撞在野崎的下巴。


一個人捂著頭、一個人捂著下巴的景象看起來很滑稽。


“野…野崎…野崎君?!”含著眼淚,千代驚訝的抬起頭看著他。“你怎麼會…”


“御子柴跟我說你在這裡。”捂著發紅的下巴,野崎坐到她身邊的鞦韆上,偌大的身軀顯得有點擠。


“佐倉…你被放鴿子了嗎?”


“才沒有!”


反射性的否定,在野崎眼中看來反而是蹩腳的謊話。


“好好好…你還在等約會的對象嗎?我陪你等如何?”野崎伸出手拍了拍她的頭。


千代整個眉頭揪在一起。她知道野崎君誤會了,但那又是源於自己的謊話所開始的。


誤會與謊言帶來的結果就是這樣。兩人的心越來越遠。


她沉默了一會。


側頭看著野崎握住鞦韆的手,蘸著墨水痕跡、還有一些劃傷。大概又是貼網點的時候不小心傷到的吧。


千代伸出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握住野崎的手。


“嗯?”野崎驚了一下,手下意識用力的回握。


“那就麻煩野崎君陪我了。”千代深呼吸,抬起頭看著天空。“陪我等等看我喜歡的人,會不會喜歡我。”


>>>>>>>>>>>>>>>>>>>>>>>>>>>>>>>

沒有HE這東西了 

糾結很久還是沒繼續寫成HE一定很多人想打我(躺在地上不掙扎

#關於標題>>LIE,我其實很喜歡這種題材,就是一直說謊然後嘗到後果的fu(但這走向好像都不好寫……

總歸一句話,我已經有心理準備有人要蓋我布袋了

@xila_Leday


评论(18)
热度(5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