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相對理(6.)


「Long time.」


午茶結束,羅德里赫一把拿起賬單搶先付款。


“有機會再回請就好了。”這麼簡單一句話,就讓伊麗莎白收回制止的手,笑了笑的拿起提包,走在他的身後。


兩人一起步出咖啡廳。


“那麼我就先回醫院了。”


“嗯,後會有期。”伊麗莎白扶著羅德里赫的肩膀,將臉頰湊上去,左右各貼頰一次。簡單的告別動作。


對方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兩人拉開距離,很有默契的背對彼此,準備各自離開。


但此時,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第一聲爆炸,伊麗莎白還以為是煙火。


但是第二聲響起後,她才驚覺現在是白天。


“這個方向…是總局?”羅德里赫同時被這聲響引起注意,停留在原地。


伊麗莎白心中頓時出現很不好的預感,“我要去看看!”


“等等——”羅德里赫攔住她。“太危險!先不要這麼衝動!”


“我只是要回去工作地點而已!”伊麗莎白徑自繞過羅德里赫,頭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伊莎!你…這…誒!!”羅德里赫順手掏出工作用手機撥了通電話。“喂,是我,警視總局發生爆炸了!急診室人員緊急待命!我馬上回去!”


雖然不放心伊麗莎白的狀況,但是他知道,那已經不是自己能插手的情況了。自己現在只有把本分做好。


>>>


因為爆炸的關係,導致人群拼命往反方向逃跑。


伊麗莎白逆著人流好不容易靠近了爆炸的範圍,卻被防線和警員攔住。


“這裡很危險!請民眾盡快疏散!”


她拿出識別證舉在對方眼前“我是法醫,能做一些緊急包扎救護的動作!放我進去了解狀況!”


“啊…?好…好的!”


聽到允許,她立刻跨過防線走進已經被炸的面目全非的警視總局大門。


大廳目前只有消防和救護人員在撤離傷者到外頭的廣場,她必須先理解目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能行動。


眼角餘光瞥到了一抹熟悉的髮色,她立刻停下來,轉彎進入走廊。


“基爾伯特!”原本動作就鬼鬼祟祟的男人,聽到她的呼喊,立刻臉色難看的朝她走來。


“等等,你怎麼會在這裡!出去避難!”


“把現況全部說出來!”同時間說出口,伊麗莎白搶先一步抓住他的領子。


“……嘁。”基爾伯特頭轉向一邊,“之前那個逃掉的連續殺人案嫌犯跑回來,這兩顆小炸彈只是警告,他還留了一個能炸掉整棟樓的定時型。好心的是他還為了表示這是一個遊戲,傳了謎題要跟警方宣戰。反正我現在要去找出炸彈啦!”


語速之快就是故意的,但伊麗莎白還是整理出來事情的全貌。


“該解釋的我都解釋完了,你可以出去了。醫護人員去做後援!”基爾伯特一把扯掉伊麗莎白的手,卻又沒用多大的勁的小心翼翼。


扶著她的肩膀往外頭推。


“哼,等你跑去找炸彈我再偷偷跑進來就行了!”這種威脅的話,對付基爾伯特十分有效。他立刻鬆手表情臭到不行。


“不准!這裡有本大爺就夠了!”


“柯克蘭他們不是也在嗎!”


“不要挑語病了!離這裡越遠越好!你要是受傷——”


伊麗莎白冷靜的舉起雙手,啪地打在基爾伯特的雙頰上。這讓對方一時啞口無聲。


“你知道嗎,如果你不小心殉職。我會傷心到跑去找羅德里赫做心理治療呢。”


“哈?你在開什麼玩笑?!”


“所以——”伊麗莎白那雙漂亮的綠眸直視著基爾伯特的眼睛。“你敢不帶上我試試看。”


基爾伯特瞇起眼,似乎正在認真思考。


他也抬起雙手,覆蓋住貼在臉上的她的手背。


“你剛才說的話是騙人的,對吧?”


“那一段?”


“找那個眼鏡醫生的事。”


“嗯~”伊麗莎白笑了起來,在這爆炸過後的地方,談起戀愛可一點也不浪漫。“事實上,我才剛結束和他的下午茶。”


“嘖。”基爾伯特拉開兩人的距離,轉身的時候很還順便的牽住了她的手。


“跟好了啊。”


>>>>>>>>>>>>>>>>>>>>>>>>>>>>>>>>

期中考結束啦!!!!!!!!!!
然後恭喜我自己掉新坑。gangsta猴猴看(點蠟燭

好多想寫好多好多QWQ但是明天又要上課我的週末又沒了嗚嗚嗚


抓了好久的犯人終於要開始逮捕歸案,感謝犯人讓兩人的進展一下子biu——地(??)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1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