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夢之海



「眼淚流乾之後,什麼都不會剩下。」


睜開眼睛的時候,她認為自己在做夢。


全身仰浮在一片海上,什麼都沒有。靜謐的世界,把自己區隔成一個個體,之外,全是蔚藍的水。


常守朱抬起身體,意外的發現其實這片海很淺,坐起來之後,水只淹到了腰部。


她閉起眼,仔細的感受。


說到底,為什麼自己會認為這裡是海洋呢?


先入為主?


“哎……”思考好累哦。連在做夢也要拼命思考。運轉腦袋。


她再次睜開眼睛。


“喲,監視官。”


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坐在她面前。


“這麼久不見,不表示一下歡迎嗎?”


常守朱瞪大著眼睛,一時說出不話來。


“啊…”


狡嚙慎也,穿著一件黑色長袖衣服、腿上的軍用長靴和褲子,手上也不忘點根菸抽。


“狡嚙先生。為什麼…會在這裡?”


兩人的距離很近,她的腳尖抵著他的腳尖。


“因為這裡是夢境。”他吐出一口煙。


那熟悉的味道再也不會讓自己咳嗽或是皺起眉頭。畢竟自己也點了那款菸很久了,早就習慣味道了。


“還真是合理的解釋啊。”


“那麼監視官呢,在這裡幹嘛?”對方挑眉,看她沒有反應的樣子不免覺得無趣。


“這是我的夢,我在這裡才是正確的。”


“沒可能是你闖進我的夢嗎?”狡嚙的反問讓她一時不知怎麼回答。他看她的反應,邊笑了一聲。“監視官果然變得…成熟?”


似乎又對自己的形容感到了歪曲,又是一個自嘲的笑容。狡嚙繼續抽著菸不說話了。


常守朱其實還沉浸在驚訝之中。


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再度見面的場景。可從沒想到會是在一片淺海之間,如此奇幻而不可思議的夢境裡頭。


但這也不算是見面吧?因為這是夢,這是幻想。不是真實,就不算。


哽在喉嚨的話說不出來,眼前這位幻想出來的狡嚙先生會聽嗎?自己這幾年的經歷。不光光是從那天開始、還有發現西比拉系統的真相、征陸先生、滕君、宜野座先生…還有剛結束的鹿矛围的透明人事件。


但是,也只有這些話能在此時說吧。


“狡嚙先生。”交錯雙臂擱在膝蓋上,這樣的姿勢讓她看起來更嬌小。“我有一點想你。”


她不是沒試圖驅趕過自己腦內的幻想。


只是,在偵查案件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帶入了狡嚙的思考模式。


把自己的臉埋進手臂裡頭,閉上眼歎了口氣。“我怎麼還沒醒過來呢。”


“嘛…還不急吧。”對方的聲線有些模糊。


下一秒,常守朱就被扣住了手臂,她嚇得抬起頭。狡嚙的勁有點大,被這麼用力的一扯,她只覺得疼,然後就被拉起來,膝蓋著地的倒進他的懷裡。


狡嚙慎也扣住了她的衣領,又是一個用力就扯掉了領口的釦子,露出了白皙的頸脖。


完全沒搞懂對方的想法,朱反射性想要掙脫。無奈雙手都被男人一把抓住反手扣在身後。


“放開我!狡嚙先生——”


男人低頭,貼上了她的側頸。發狠似的啃咬著、吮吻著她。從皮下傳來的些微顫抖和倒吸聲,甚至是心跳。


“我還以為你會覺得在這裡相遇很浪漫呢,你果然變了。朱。”


強烈的睡意突然襲來,讓常守朱頓時無法分析剛才聽到的話。


“所以……這是……真的嗎……不是…夢…”她緩緩閉上眼睛,夢囈般的掙扎,想要多知道一些。


狡嚙放開了束縛的手,轉而移向她的背部,將朱整個人抱在懷裡。


“誰說夢就代表虛假。”


>>>


常守朱突然驚醒。


刷地,從椅子上彈起。


雛河感覺到她的動作,嚇得停下了鍵盤的打字,一臉不安的轉過來。“沒…沒事吧…”


“雛河君…?”她捂住腦袋,似乎精神很疲累。“我打瞌睡了?”


“嗯…因為熬夜很久了,所以想說讓你多睡一下…”


“是這樣啊…”她皺著眉頭。為什麼自己還是很累呢…明明都有休息過了。“謝謝你,雛河君。”


“我去洗把臉提振精神好了。”說完,她邊走向外頭。


經過其他系的辦公室的時候,常守朱特意停下來,藉著玻璃門的反射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紅點的痕跡。


“咦?”


伸出手指拂過脖子。


為何有種不痛快的感覺,在心中發刺。


“自私。”不知道為什麼要吐出這個詞。卻也不想去深思了。


反正這個痕跡過幾天就會消失了。


她轉身繼續往前邁進。


同場加映之前寫的短篇>>>>>>>>>>>>>>>>>>>>


常守朱的手指上,夾著一根菸。濃烈刺鼻的煙味,狠狠的充斥在鼻腔。沾染在指尖、衣領、髪間。


直到煙蒂燃燒到了靠近濾嘴的地方,她才掐熄在煙灰缸。


剛開始,只是在商店看到了那款熟悉的牌子。沒有多加猶豫的,便買下了一盒。當然,她也試著抽了幾口,可那煙還沒吸進肺部就嗆到瘋狂咳嗽而失敗了。

點完一盒之後,她卻買了一整條。

之後,家裡就一直有那種菸的味道存在了。


如果開始變得像那個人一樣思考、變得有那個人的習慣和個性,甚至是強悍的程度。


那就會多靠近一點,再一點。

最後,會像是氾濫的水災,淹沒掉自己。


那天,不小心睡在沙發上。半夜醒來之後,還以為他來過。

因為自己身上全是熟悉的味道。

她捲起毯子,把整個身子裹住。

指尖的菸味淡淡的。


電視反射的螢藍色搖晃在房間裡頭,顯得更加孤單。


“還有多久呢……”

模糊輕柔的聲音,自言自語的對著早就沒有影像的熒幕說著。

“我還要追著你多久。”

啊啊啊……好想要丟掉這些菸啊。


可那是我唯一擁有的,你的
.
.
.

記憶了。

>>>>>>>>>>>>>>>>>>>>>>>>>>>>>>>>>>>

先有短篇,才想出了這一次的主篇。

看完拖了很久的劇場版+第二季(是的,我的順序是劇場版→第二季)

整個被嗚嗚嗚呃呃呃呃呃呃的狡朱戲萌到虐到(說不出話

寫了那麼多我還是覺得不夠表現出小朱的心理。看了第二季她的個性整個越來越像狡嚙,我也是不太好了(捂胸口

雖然還是有自己的溫柔在,但是很多時候表現出來的堅強看的我QQ。

我需要談談QAQ據說官方對於第三季採取微笑不回答的戰術,這代表……(??


@xila_Leday


评论(1)
热度(4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