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相對理(8.)


「多說有益。」


伊麗莎白把菸點著,擱在煙灰缸。


一股菸草味緩緩地飄散開來之外,還有一個淡淡的清涼藍莓味。


她對於菸其實還不到上癮的程度,有時候就只是心血來潮,才會去點一根。狠狠地尼古丁吸進肺部,再著迷的看著吐出來的白煙消散在空氣中。


菸草燃燒,灰燼掉落在煙灰缸內。


她抱著膝蓋坐在客廳地上,電視還開著新聞台在播報今日要事。


“前日在本市警視局發生了一件爆炸案,犯人終於在今天凌晨被逮捕……”


主播流利的一連串報道吸引了她的目光。從電視台拍到的幾個搖晃奔跑的鏡頭,幾發槍聲和攻堅的行動,在在顯現出了危險性。


“呼……”伊麗莎白拿起煙蒂將其熄滅在煙灰缸。


其實一早她就接到基爾伯特的電話表示一切順利無事,但沒看到畫面還是放不下心。


「咔嗒。」


那是門鎖被鑰匙轉開的聲音。


伊麗莎白反射性起身,就往玄關跑。


短短幾秒而已,當她看到門扉開啟,夜色落在他的肩上時,第一次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顧不得對方已經兩天沒洗澡、自己也是滿身煙味,她還是張開雙臂抱住了他。


>>>


基爾伯特回到租屋,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情了。


在外頭奔波,逮捕犯人,審訊加上總局的爆炸案後續要整理,臨時辦公室搭建等等。


掏出鑰匙開門,「咔嗒」


裡頭的人聽到了開門聲立刻沖了出來。基爾伯特帶著疲憊的笑容嘲諷了一番,“啊哈,你這糟糕的模樣是怎麼回事啊?”


對方什麼都沒說,只是一把抱住自己。


他將頭擱在女人的肩窩上,深吸一口氣,幾日的疲勞輕輕地吐出。伸出手環住她的背。“我回來了。伊麗莎白。”


“歡迎回來。”


像是歎息又像是呢喃,伊麗莎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基爾伯特的耳裡聽來,卻是透露出無限愛意。


他往後靠著門慢慢的往下滑,坐到地上。伊麗莎白還是沒有放開他,跟著跪在他面前,還是抱的死死的,把臉埋在自己的胸前。


“好了好了…”他揉了揉她的頭髮,有股藍莓菸味。“咦,你不是不喜歡在家裡抽菸嗎?”


“只是不喜歡,不代表不會。”


這種強硬的語氣和反差的撒嬌動作對基爾伯特來說又是一次重擊。


“你啊。”他雙手扣住她的頭,讓她抬起臉面對自己。“別這麼擔心。”

他大概是第一次見到伊麗莎白如此示弱的樣子。平常踩著高跟鞋,擺出一副高位的姿態。可是自從案件發生之後,他就看到了伊麗莎白很多種不同的表情。


好像原因都是自己。


基爾伯特泛著血絲的眼睛直盯著她看。


“本大爺可是很厲害的。”拇指輕刮了刮她的臉頰。“所以先放我去洗個澡吧。我已經好幾天跟蹤待命的,累都累死了。”


伊麗莎白憋著嘴,起身。“我才不擔心你呢。”


她光腳踩在玄關冰涼的瓷磚上。這點小事情讓基爾伯特皺了眉頭,“那我擔心你行吧。回去客廳啦,記得穿拖鞋!”


伊麗莎白終於忍不住笑了,“好好好。”仿佛在學著幾分鐘前的他的口氣。她拉住基爾伯特的衣領,迫使他低頭。兩人的臉頓時距離很靠近。


“如果我承認我很愛很愛你,你可不可以每天都給我一個吻呢?”


伊麗莎白直接的告白讓基爾伯特一時不知怎麼回答。但是身體已經行動了。


兩人嘴唇相貼,他從她的嘴裡嘗到了菸草的苦味和些許的薄荷味。


(該是讓她戒菸了。)


畢竟,是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兒了。


>>>>>>>>>>>>>>>>>>>>>>>>>>>>>>>>>

完結了!!!!!!!!!!!!!!!!!!!!!!!!!!

容我現在一個大愛心感謝相關人士對我的支持與溺愛與鼓勵與吐槽❤

沒有你們我不可能寫到8的QQQQ

說真的,一開始以為三四章就夠了,可是在跟大家留言互動下才會生出了更多的後續!!!!

真的非常感謝❤

那麼下一篇普洪再繼續吧(ˊ皿ˋ)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2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