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末尾舞會


#學園paro|各種私設

 此篇為番外篇,主篇聯結

(1.)學園祭

(2.)下半場平手

(3.)終場哨聲

另外,同時希望大家也能看看同系列的香灣回合,因為劇情有相連接(^u^

(1.)學園祭

(2.)下半場決勝負

(3.)終場舞會

>>>


以亞瑟為首,他帶領路德維希、費里西安諾和本田菊,精銳的四人小隊衝到了操場正中央的司令臺上,奪回了麥克風的主導權。


亞瑟行使了副會長的權利,“以學生會的增修條例第一條!會長失去戰鬥能力時,一切由副會長說的算!!!!校園捉迷藏結束!!!”


之前,被伊凡推下台的阿爾佛雷德早就因為被女學生瘋狂追的緣故,逃回了學生會的辦公室了。但是聽到亞瑟的宣言立刻拉開窗戶,在三樓的教學樓那邊大喊:“嘿!HERO我還沒玩夠啊!”


發現罪魁禍首的存在,亞瑟頂著因為到處逃跑而凌亂的頭髮,眼神不能再死的抬頭看著他。舉起了麥克風。“雖然捉迷藏結束了,但我以個人名義懸賞阿爾佛雷德,今晚7點舞會開始前哪個社團把他抓到我面前,下學期的社團經費+50%”


“唔哦哦哦哦哦!!混蛋亞瑟!!你就不怕總務部預算不足嗎!!”阿爾佛雷德把頭縮回室內。


“把你下學期準備拿來研究外星人的經費取消就有錢了。”


“那可是HERO我要拿來連接宇宙的重要經費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爾佛雷德話還沒說完,但是追殺的人群都要衝進教學樓了,他也只好做出對應的逃跑。


路德維希拿起哨子,大力吹響哨音,表示遊戲的結束。


>>>


“啊呀,阿爾果然自己下來玩了啊。”伊麗莎白被基爾伯特攙扶著,一拐一拐的走到了司令臺附近。幾位部長都因為捉迷藏顯得狼狽不堪。


“啊,伊麗莎白!你受傷了?”亞瑟吩咐完相關人員開始收拾場地,回頭就看到他們兩個。


“還不是為了抓這傢伙。”伊麗莎白隨手揪住他的耳朵。


“哇!痛啊!放手啊!你怎麼可以對待剛到手的男友這麼粗魯啊!”


似乎想起了剛才的情況,伊麗莎白臉一紅,力氣又加重。“你這是打算要到處宣傳嗎!”


亞瑟看到這樣子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看來這個活動還是有意義的…我該先說聲恭喜嗎?”


但是伊麗莎白一個兇狠的眼神殺過來,亞瑟立刻嚇得閉嘴,他做了拉起嘴巴拉鏈的動作。然後示意他們可以去做晚上的舞會準備。


“亞瑟,剛才我可沒聽漏你擅自決定預算的事情哦。”伊麗莎白放開基爾伯特的耳朵,轉而拍了拍亞瑟的肩膀。


“啊哈哈…”乾笑幾聲的亞瑟略帶歉意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總務部那邊要麻煩你了!”


“嘛…能夠整一下阿爾也是不錯的。”伊麗莎白眨了眨眼。


>>>


晚上在體育館舉辦的校園舞會,七點準時開場。


伊麗莎白先是在自助餐區大吃特吃了一番,才好好地坐下來看基爾伯特被眾人調侃的模樣。


“真是的,一群一副沒聽過八卦的傢伙。”好不容易打發了所謂的損友們之後,基爾伯特一下子坐倒在伊麗莎白身邊。


看到他的西裝衣領被扯的都皺了,伊麗莎白也很自動的傾身幫他整理領口和歪掉的領帶。


“嗯?”基爾伯特頓時眼睛不知道要往哪裡放,可能是因為彼此的距離很近吧。他還稍微仰頭,讓伊麗莎白好好地將領帶結撫平。


他的眼珠順著轉了一圈,似乎發現他們這個角落的沙發區不太引人注目。


“好了,難得穿的比較帥。領帶還會打歪。”伊麗莎白的眼裡滿是笑意。


“那麼,為了感謝。”基爾伯特一臉壞笑的捏著她的下巴,快速的在她的唇上一啄。


三秒之後伊麗莎白才意識到,她是被親了。


“一天只有一次!”紅著臉一手拍在他的臉上,推開他賊笑的表情。她還真是沒有想到,確定關係後,基爾伯特整個人是浪漫屬性的開關被打開了嗎?


“誒?”被推開臉的基爾伯特滿是不可思議的樣子。“本大爺想親就親,還有限制!”他兩手撐在沙發扶手上,把伊麗莎白困在之間。


伊麗莎白現在整個人是斜倚在扶手上,往後仰躺也無法逃脫這讓人害羞的狀況。


“等等…基爾伯特!你——”


他撥開了伊麗莎白的手,再度堵住了她的話語。


——有時候,伊麗莎白會想,自己到底是喜歡上一個怎麼樣的男人呢?霸道任性之時,還會有那麼甜蜜的一面。


>>>>>>>>>>>>>>>>>>>>>>>>>>>>>

時隔這麼久才想起應該給學園祭的這篇來個番外。

雖然普洪在後半部才比較多,但我是想要把整天所發生的事情做個收場,包括活動發起人阿爾的結局XDD

他最後被瑞/士抓住了,被亞瑟狠狠訓話了一個小時XDD

@xila_Leday


评论(2)
热度(1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