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CP:白妲 輓歌

#妖狐暴走設定


>>>


“哦呀哦呀,這還真是…狼狽不堪啊。”


荒野地帶,一頭兇猛的巨大九尾妖狐正痛苦不堪的吼叫著。


“從中國逃到日本來,還被陰陽師抓到。”


白澤站在樹上,當個旁觀者自言自語的解說著現況。


眼瞳血紅的妖狐似乎察覺到白澤的存在,朝他所在的方向一吼。幾位正努力結印的陰陽師連忙確認附近的狀況,想要找到妖狐情緒改變的原因。


“喂喂喂…不要把我扯進去啊…”


白澤發現妖狐是故意來分散陰陽師的注意,他連忙飛到空中,躲進了雲裡。


也就這幾秒的時間,妖狐掙脫了陰陽師的結界,衝進了白澤所在的雲之上。


>>>


白澤非常懶散的躺在雲朵上,頗有意味的盯著受傷的妖狐。


“我早跟你說過了,當你來到人間就是會有這堆麻煩事…妲己醬~”


妲己的臉頰、手臂、身體,大大小小的傷口和血痕,破爛的衣角。這大概是她自誕生以來最糟糕的模樣了。


“哼…你是來看我的笑話嗎?滿意了嗎?”女人的眼神防備,她沒想到會在這個異地見到認識的傢伙。


白澤露出掩蓋不住的笑意。他起身、一把捧住妲己的雙頰,在輕柔的觸摸之間,妲己臉上傷口逐漸愈合。


一個半坐一個半跪的姿勢,讓白澤少見的看到妲己一絲柔弱的表情。


“我當然滿意啊…”


妲己明顯透露厭惡的眼神。“我不需要你幫忙。滾回去桃源鄉。”


“呀~太過強勢可不好啊。你不是吃了很多的心臟嗎?惡女?為何還要害怕陰陽師?”


白澤幾近耳語的說,“想死還要掙扎一番。”


妲己眼瞳裡頭的暗紅色逐漸湧起,再度轉成赤紅。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想死啊??”尖銳的指甲抵住白澤的喉嚨。


白澤毫不在乎的再靠近了一點,很快的,鮮血緩緩地沿著妲己的指甲流到她的手指。


“從你逃離朝歌開始。”


妲己煩躁的將手放下,拉開與他的距離。


白澤不介意的聳聳肩,將自己脖子的傷口治好。“來我身邊吧。待在桃源鄉對於你的修行和靈性都會比較好啊。”


“不要再亂跑了。”


“還會讓自己遍體鱗傷。”


妲己聽到這幾句話,又是一個上前,靠近到親吻的程度。


“哪裡都可以,但就是不會待在你身邊。”


“哦呀,那還是個讓人傷心的回答。”


白澤側頭,落下一個吻在妲己的臉頰。


“那麼你得去地獄才行。”


>>>

#朝歌:商朝的首都名

>>>>>>>>>>>>>>>>>>>>

去年這個時候的CWT,所寫的短篇,然後印出來當見面禮XDD

因為過一年了,覺得可以放出了(doge臉

回顧去年的LOF全是鬼燈BG,然後今年則是滿滿的普洪(我統計過了真的寫好多www

然後最近普洪寫到一個段落又想回去寫鬼燈BG,決定要把這冷圈建立成一個大王國(做夢)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8)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