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CP:鬼香 沉默之時

「撒起嬌的男人最難搞了。」


阿香和鬼灯擦肩而過時,氣氛不太對勁。肩膀熱熱的。“啊啦…”


她側身看著鬼灯的背影。


“居然還在逞強。”


>>>


“叩叩叩。”下班後,阿香來到了鬼灯的房門前。“鬼灯大人,我進來咯?”


沒得到回應就推開門,不意外的看到房間的主人躺在床上。


女性放輕腳步的靠近,坐在床沿。微涼的手放到鬼灯的額頭上探了探溫度。“鬼灯大人,有吃晚餐了嗎?”


“嗯…咳咳…阿香?”睜開眼睛,鬼灯這才發現她的到來。“你回去。”就算生病了眼神還是很銳利的發出凶光。


“病人說什麼都沒用,幾百年沒感冒了,一感冒就這麼嚴重還不要我來照顧。”不理會他的話,阿香不疾不徐的打了一盆水,沾濕毛巾扭亁要敷在他的額頭上。


“咳咳咳…不用了…”見阿香似乎是鐵了心要待在這裡,鬼灯一把推開她的手。“睡一覺就行了。”


阿香再度把毛巾好好地放到他額頭。並且兩手貼在鬼灯的雙頰上,以一種不可反駁的絕對權威的態度道,“乖乖的、安靜的、聽我的!”


臉頰的熱度退不下去,而阿香的話語讓他只好安靜的閉眼,任由她處置。


“吃晚餐嗎?”


“不用了…咳咳…”鬼灯冷淡的回應讓阿香歎了口氣,她很清楚,只要他擺出這幅態度是怎麼都說不動了。於是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掌心,小力的捏了一下。


對方睜開一隻眼,“怎麼了。”


阿香泛起淺淺的笑容,“請跟我撒嬌吧,鬼灯大人。”


“哈?”


抬起手揉揉鬼灯的頭髮,這要是其他人在現場肯定會嚇得魂都飛掉。畢竟誰敢摸地獄第一惡鬼的頭呢?


可是阿香依舊很輕鬆平常的用手指整理好他因翻身而凌亂的前髪。


“哼。”鬼灯遂及坐起身,身體靠著床板,額頭上的毛巾因而掉落在棉被上。“這可是你說的。”他皺著眉頭,一隻手反握住阿香的手,另一隻手抬起來撫摸著她的臉頰。身為鬼的尖銳的指甲陷在她的臉上,帶來輕微的刺激。


男人距離她塗抹紫藍色口紅的嘴唇很近,他就像是要吃掉食物一樣的張開嘴露出牙齒,一口咬住她的嘴唇。


“嗚!”阿香一時不知如何反應,仰著頭被動的接受著他的情緒。

只是沒吻多久,鬼灯把目標轉移到阿香的頸脖上,整顆頭靠在上頭,將手擱在她的腰上緩緩地束縛住。大概是因為發燒的關係,阿香很清楚的感覺到鬼灯貼在自己肌膚上的嘴唇,濕潤的吐息和難受的喘氣,似乎是真的很不舒服。


如此一來是要自己怎麼生氣呢?


“真是的…”阿香很是溫柔的抱住他的頭,愛憐的用手指輕輕地搔著男人的頭髮。“一看你這幅模樣我就會心軟。”

>>>>>>>>>>>>>>>>>>>>>>>>>>>


鬼香真的是QAQ我說多少次都不夠!!好萌好萌好萌!覺得鬼灯的鬼牙(?)露出來然後咬女孩子的唇好性感嗚嗚嗚嗚嗚嗚嗚嘔(又被萌吐了
尤其是這種面癱男人一軟起來我就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29)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