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CP:白中 幸與不幸

「定義喜歡這件事的價值。」


如果硬是要問她,喜歡誰?


那得到的只會是沉默吧。


誰讓她鐘情於那個傢伙呢?


>>>


中拿著一條繩子,來到了極樂滿月的門前。「碰」地踢開門,嚇得原本在研磨藥材的桃太郎差點把手上的碗放掉。


“小中小姐!你來找白澤先生嗎?”桃太郎的目光不自覺放到白澤的房間的門上,裡頭的人正因為宿醉還在大睡特睡的。


“麻煩讓我們兩個單獨聊聊。”中面無表情的直接走到房門前,看到她的動作,桃太郎只能默默祈禱,白澤能自求多福了。


“我剛好要出門採藥和送貨,那就不打擾了啊…”他背起籃子就往外頭跑,希望不要牽扯進去兩人的恩怨。


>>>


白澤醒來時,以為是宿醉的後果。手臂酸痛連脖子也發疼。視線由模糊變清晰之際才看到坐在面前的中。


“咦……?小中?”他才發現雙手被反綁在床頭,靠坐在床上。“啊呀…這是在做什麼呢?”他試圖用蠻力掙脫開,轉頭一看繩結被下了符咒,看來必須是施術者本人才能解開了。


想到這裡,他反而放鬆了下來,舒了一口氣歪著頭一臉慵懶的表情。伸出腳環扣住中的身體,使力將她身體拉近。因此女孩小小的身軀很輕易地被圈住了。


“果然應該要把腳也綁起來呢。”中仰起頭,大大圓圓的眼睛直視著白澤。


似乎把中的驚人破壞力給忘得一乾二淨,白澤毫不退縮的瞇起眼,低頭附在她的耳邊。“我現在可是任由小中處置了呢。”


中閉起眼,“說的也是。”她抬起手抓住白澤的衣領。


“臉頰。”


早就明瞭中的想法,白澤勾起笑容,不帶任何感情的在女孩蒼白的臉頰一吻。沒有勾引沒有挑逗,只是印上嘴唇的形狀。


“鼻子。”


嘴唇轉移到小巧的鼻尖。


“眼。”


落在眼皮上的輕柔拂過。


“耳朵。”


張開嘴在耳垂咬一口。


“額頭。”


這一次,停了很久。中沒有再下下一個指示。


白澤緩緩地抬起頭,嘴角的笑意始終沒有消失。“不繼續嗎?我還期待小中的表現呢。”


“再一次。”


“嗯?”


中閉著眼,說出來的話似在夢中般十分飄渺。


“這樣就不會結束了。”


“什麼事不會結束?”白澤把下巴靠在中的頭上,對方就這麼倚在他的胸前。


“幸福。”


聽到這句話,白澤忍不住笑出聲。“矛盾啊。”


不知何時,繩結的符咒被解開了。他伸出腕上有明顯勒痕的手抱住中。


“有期限的東西都冠不上這兩個字哦。”


>>>>>>>>>>>>>>>>>>>>>>>>>>>>

我……無話可說(拿起手帕拭淚

啊,那個,沒有親吻嘴唇是因為從我那不知哪裡找來的資料表示:親吻嘴唇代表“愛情專一”

嘛…也就是一個隱義罷了。

填了一個坑,還有千千萬萬個。下一個更文是狡朱了 。
突然發現寒假剩下不到兩個禮拜有點驚慌。


@xila_leday

评论(2)
热度(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