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ONE STORY

「morning kiss.」


“從前從前,有個國家繁榮又和平,但其實是初代國王與女巫簽下了契約的詛咒,皇室裡頭必須奉獻一位公主作為祭品陷入沉睡作為興盛的代價。”


清晨的房間,灑滿舒服陽光的床鋪。孩子賴著床哀求爸爸講個故事他才願意起來。那位爸爸撫摸了孩子的頭,笑著說,明明是睡前故事,為什麼要早上才講呢?


>>>


PAGE 1.


在遠離王都的一個森林小鎮,伊麗莎白和基爾伯特作為青梅竹馬而比鄰生活。兩人在森林裡嬉戲玩樂偶爾打個架,再大一點就跟著大人去學習打獵。


“哇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是本大爺贏了!”基爾伯特從袋子裡拿出今天的戰利品,三隻飛鳥、一隻狐狸。


而伊麗莎白,今天被保姆強制留在家裡學習,連想溜出去打獵的機會都沒有。


十五歲的他們,在身高或是外貌上都開始產生差距。基爾伯特開始抽高、力氣變大肩膀變寬,聲音也變得低沉。伊麗莎白漸漸地不能出外像男孩子般大咧咧的,褪下褲裝換起了長裙。


她看了看地上的獵物,拿起一隻最肥的鳥禽。“晚餐!”


“喂喂喂!!這是我的!沒說要給你啊!”基爾伯特在井邊舀了一桶水解渴,順便要來炫耀一番自己的豐功偉業。


“別那麼小氣啦,嘻嘻。”伊麗莎白拿著獵物,關上門前露出頭,笑得一臉惡作劇成功的樣子。


“切。”基爾伯特捧了水就往臉上潑。“吃定本大爺了是吧!”


>>>


PAGE 2.


如此平靜的生活,在伊麗莎白成年前十天,突然改變了。國王的軍隊來臨,什麼都沒有說明的狀況下就將她帶走。


基爾伯特回到家才知道這件事。


——伊麗莎白是公主。


雖然不是完全純正的血統,但也是被當做祭品而撫養長大的。


“根本是犧牲品!”基爾伯特憤怒的將弓箭扔向墻壁。他記得現今的國王除了第一王子之外還有三位公主。那麼,伊麗莎白,就只是為了成為國家的基底而出生的嗎?


“混蛋——”


>>>


PAGE 0.


——“被當做祭品的公主會就這麼沉睡,直至死亡。不過,據說有個能解除詛咒拯救公主的方法,那就是在公主成年的那前一天,在她成為祭品的前一天,有位真心喜歡她的人出現,與她共度那被詛咒纏繞的一晚,隔天的早晨,以一個吻喚醒她。”


八歲的伊麗莎白原本還很安靜的坐在地毯上,聽完老婆婆講述完這段故事後反而不安的抓住了身邊,青梅竹馬的手。


“要是沒人喜歡我怎麼辦啊?”


原本就被爐火的溫暖烤的昏昏欲睡的基爾伯特揉了揉眼睛。“哈?你又不是公主,怕什麼!”


他沒注意到的瞬間,女孩的表情僵了一下。


“說的也是呢……”


>>>


PAGE 3.


基爾伯特從睡夢中驚醒。


他從睡覺的樹下站起來,兩三下就爬上去,不遠處的王都早已開始了盛大的慶典,歡樂的音樂與笑聲傳到他的耳裡。


他意外的夢到了小時候的場景。一個奇怪的老婆婆給他們講述了關於詛咒的故事。


基爾伯特隱約記得的是,被斗篷遮住看不見表情的老婆婆伸出尖銳的指甲,指著自己。


“男孩,你有覺悟嗎?嘻嘻嘻……”


他皺眉趕走腦袋裡頭刺耳的聲音,將禦寒的斗篷重新披到身上。帽沿往下來遮住自己的臉。


>>>


PAGE 4.


王都開始了慶典,他們迎來了一位即將成年的公主殿下。她有著漂亮的栗色長髮、祖母綠的眼睛有如寶石般閃閃發光,城裡城外的人們都在討論,她若笑起來一定會讓春天都失色。


可公主卻沒有在眾人面前展開笑容過。


自她被衛兵從那遙遠的森林帶回來開始。她只能靜靜等待,等待時間的到來。


生日的那天,宴會花束美酒佳餚,公主被如此簇擁著,那可是她過去都沒經歷過的盛大場面,每位來到她面前的子民,獻上誠摯又膚淺的祝福。


這樣的快樂,將會由自己承擔下來。


“公主殿下,您為何如此悶悶不樂呢?今天可是您的生日啊。”


下一個來到她跟前的人,被寬大的斗篷遮住了臉。他恭敬的半跪在她面前。“虧獵人我還捕獲一個至今為止最大的獵物要呈現給您了。”


他捧在手上的盤子被布蓋住。


伊麗莎白有些顫抖。


“是什麼……”


獵人掀開布,空無一物。將盤子砸向一旁的護衛、一把扯下身上的斗篷衝上前將伊麗莎白包住抱在懷裡。


她胡亂的撥開臉上的遮蔽,仰頭一眼。


“笨蛋,說好的獵物呢?”


“哼!”基爾伯特擺出一臉不屑的表情,舉起劍警告著環繞在他們周圍的衛兵。“不就是你嗎。”


“愛說大話。”雖然如此,伊麗莎白卻高興地環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臉埋在他胸前。


“抓緊了啊。”基爾伯特把她摟得更緊,然後,就往玻璃窗跑去。


兩人隨著破碎的玻璃往下掉落,藉著夜色的遮蔽消失在黑暗之中。


>>>


“從此獵人與公主逃離了國家,過著平靜的生活。——才怪啦!你知道獵人光是要把公主在一夜裡頭帶離軍隊的追擊,受了多大的傷嗎!而且還要趕在詛咒降臨前親吻她!滿身傷又是在幽深陰暗的森林裡頭!這可跟我當初計劃好的差個十萬八千里啊!!”


不知從那時,爸爸的人稱從第三改成了第一。


早就清醒的孩子,如此想到並看著坐到他身邊已經是做好睡回籠覺準備的父親。


“真是的,不曉得你這孩子是怎麼回事,就愛在早上聽這故事。”


“因為這故事就適合在這時間講啊!”孩子叉著腰站在床上蹦跳著。


“嘿,基爾伯特!不是讓你叫小孩起床嗎?”


伊麗莎白進來房間,發現父子倆居然還在偷懶。一把抱起孩子放到地上,讓他自己去浴室刷牙。


“怎麼還不起來?”看著孩子離開房間,伊麗莎白隨即回頭問道。


基爾伯特拉住了妻子的手,“因為現在是早安吻時間。”


聽到這番話,伊麗莎白輕輕地笑了,如同他們在一起生活的每一天她所展露的笑容。祖母綠寶石般的眼瞳倒映著他的臉,當她低頭送上自己的嘴唇時,基爾伯特心想,那一定是專屬於他的。也是他給與她的。


>>>>>>>>>>>>>>>>>>>>>>>

我一直在想,這像是童話故事的設定,有個謎團,就是王國到底怎麼辦wwwwww(可以無視嗎(揍

失去祭品的王國,應該是漸漸消亡吧(x


這篇的設定其實只有一個tag,就是早安吻。結果我拉里拉雜的扯出了這故事也是始料未及的。原本只想寫個兩人相擁而眠入睡然後起床時甜蜜的親吻而已,誰知會差了十萬八千里。


拯救伊莎公主的阿普騎士>>大概這是我的初衷。


另外是一些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伏筆(x)>>>講故事的老婆婆是女巫

孩子為何要在早上講故事:因為我自己覺得這故事並不是很美好溫馨的床邊睡前故事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2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