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6.)

#黑道狡嚙x警察朱


「To the end.」


在那之後,Sho成為了狡嚙與常守兩方人最主要的目標。


但Sho的躲藏加上不時的犯案時常拖延住警方的腳步,陷入膠著的案情,讓常守朱變得不常回租屋處休息。


不巧的,那天,當她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時,就遇上的潛藏已久的惡意。


>>>


常守朱在半夜一點回到住處,用鑰匙打開門時,順手撿起兩天前離開家時夾在門縫的紙條,一個小把戲作為是否有人闖進屋內的證明。


“雖然是放安心的。”她自言自語的將紙條揉成團扔進垃圾桶。但也隨即按下手機的快捷鍵發了一封簡訊出去。


回頭確認大門的兩道鎖都確實鎖上後,她打開從玄關走廊通向客廳的門。打開墻上的開關,光亮一下子侵襲而來,讓她忍不住多眨幾次眼睛來適應。


身後的門扇突然“碰”地關起來。


朱立刻反射性回頭並舉起雙手做防禦的動作。


從有半邊是鏤空鑲著玻璃的門看過去,聚焦在那模糊的人影上直至其清楚的映照在自己眼裡時,她被那從胸口滿溢出來的憤怒給嚇到了。


Sho站在距離她不到五公尺的地方。


對方瞇著眼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反應,似乎非常滿意。


“啊呀。沒想到警官大人回來的時間這麼晚,真是預估錯誤啊!”他隔著門的聲音有些模糊不清,卻也足以讓常守朱能緩和消化一下目前的狀況。


現在是變相的被關在一個密閉空間,先不說寢室和廚房的通道,光是通往出口的那處有Sho在就能推斷他一定在公寓裡頭做了什麼手腳。


“你早就知道我的行程了不是嗎?”朱冷靜的恢復姿勢,她的眼睛在室內搜索著線索。雖然客廳的落地窗被窗簾給遮住,但是大概也被封住無法逃脫。“找你這麼久現在主動出擊,果然是因為什麼行動威脅到你嗎?”


對方嗤笑了一聲。“啊~是啊是啊。你們真的很煩啊。”Sho低著頭,看不到他的表情。“先是在警視廳門口殺掉一位女性來削弱所謂的民眾信任。”


“接著當然是要毀掉狡嚙慎也啦。”


聽到此,常守朱壓著憤怒,克制著自己的顫抖。“你殺害小雪就只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對啊。”Sho直視著她的臉,依舊帶著溫和的微笑。“就是這麼簡單。順帶一提,你也是。”


“什麼意思!”朱還沒緩上一口氣,就突然的一陣暈眩腿軟而跪倒在地。


“這個城市只要沒有警方和HUNTING,其他地區的勢力就會比較好入侵了呢。”Sho還在喋喋不休,對於朱的狀況完全不意外。


“不曉得狡嚙慎也什麼時候才會來呢?”


常守朱勉強的撐起身子,聽到Sho的話原本伸向手機的手停住了。


對方笑了笑的說,“一氧化碳中毒加上門口會安置一個炸彈。”


女孩咬牙切齒的回應,“我不會依靠狡嚙先生的。”


“但你也無法獨自逃出去。”Sho轉轉手指把室內的幾處門窗的位置指出來。“全被我封住之外~我也留了訊息給HUNTING。”


“我好像有竊聽到,狡嚙慎也對你表示了好感啊~”


“你…去死……啦……”


>>>


狡嚙慎也先是在距離公寓只有一個路口的地方下車,然後轉頭對滕秀星吩咐,“以防萬一,救護車。”


他收到常守朱的簡訊不過是20分鐘前的事情。


如同之前所討論出來的結果,Sho會先對她下手。


(希望不會太晚。)狡嚙加快腳步。


當他來到公寓樓下,第一件確認的事情就是四周是否有Sho的眼線。但不用等他確認Sho就先自己從裡頭走出來,他的神情自若讓人不禁以為是其中的住戶,只是在三更半夜出來散散步的傢伙。


“嘖。”狡嚙躲在一旁,順手將Sho離去的背影照下來,沒有附帶什麼話就傳給了宜野座。


他順利潛入到公寓,瞥了一眼志恩傳來的常守朱的個資。706室。


於是狡嚙來到了位於八樓806室,確認了門牌上的名字只有一個男性名,看來也是一個獨居的人。他用力的敲門吵醒裡頭的人。


“吵死啦!!現在幾點了不知道——”狡嚙慎也的表情大概是不能再兇狠了,導致男人瞬間閉嘴。


對方看上去30幾歲很好打發。狡嚙心想。


“警察,借用一下你的陽台。”他快速的從西裝口袋拿出偽造的證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推開住戶,徑自走向陽台的地方推開玻璃門,直接翻越陽台,抓著欄杆往下一躍,就跳到706室的陽台。


雖然706室的陽台落地窗被厚重的窗簾遮蓋住,但窗緣不自然的痕跡一看就是被強膠給封住了。


“真麻煩。”狡嚙環視了一下陽台上現有的東西,盆栽、曬衣架。他果斷地拿起盆栽就往玻璃上砸。直到玻璃呈現蜘蛛網狀的裂痕,“哐啷——”


玻璃被砸出個至少能鑽過去的洞。


“喂,常守警官?”狡嚙慎也好不容易進入屋內,“還活著嗎?”


他發現女孩倒在地上,立刻抱起她到玻璃窗前呼吸新鮮空氣。


“嗚……”朱的臉色蒼白,不過意識勉強算是清醒著能夠辨認眼前的狡嚙。“快離開…門口有炸彈……”


“哼,那傢伙要做還真是做的徹底。”狡嚙脫下外套蓋在她身上,起身的時候抬腳將整扇玻璃窗踢破。“有什麼需要帶走的東西嗎?”


“沒事…重要的東西我都沒放在這裡……”常守朱現在只覺得頭痛的要命,輕微一氧化碳中毒帶來的後續反應正在慢慢出現。


“聰明。”狡嚙意外的稱讚了一番。“不過明知道有危險還要進來,這點倒是讓我不太滿意。”


男人小心的避開尖銳的玻璃渣以防傷到朱,走到陽台上。他探頭上下方看了一遍。“現在是要跳下去呢,還是把你扔上去呢?你要哪一個?”


強忍著不舒服,女孩翻了個白眼送他。


“我可不希望…繼續欠人情……下去……下次可不……知道要怎麼還了……”


“當然是床上解決啊。”狡嚙慎也這麼說,如同他們認識開始的調戲。朱抬頭看到一個紅點從他的胸口攀沿至眉心之間。


“這下子我可不用欠你。”


“嗯?”


聽到常守朱的回答,狡嚙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一個大力的環抱住脖子,接著失去平衡雙雙跌倒在地。


子彈貫穿了他們身後的另一扇玻璃窗。

>>>>>>>>>>>>>>>>>>>>>>>>>

嗨大家好,再不更新我怕自己都不知道故事劇情要怎麼發展了(跪

希望下一章能幹掉Sho然後來走感情線了(寫了6章卻不知道怎麼讓他們開始戀愛,我愧對我自己QAQ

最近因為看完zootopia跌入狐兔可能要寫個幾篇狐兔緩一緩心情才能繼續狡朱了不好意思<o>


@xila_Leday


评论(8)
热度(2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