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8.)

#黑道狡嚙x警察朱


「WHO WIN.」


深夜時分,警方派駐了大量人力在HUNTING提供的情報位置上,一個廢棄許久的車站。那裡可以通往城市隱藏的地下空間。


“喲,GINO。”狡嚙慎也信步走來,完全沒在意周圍是裝備齊全的警察。


宜野座才剛戴上擦乾淨的眼鏡,立刻擺出臭臉。“你好歹也是黑道,可以不要這麼自然的出現在這裡嗎?”


“我找到的線索豈有不來的道理?”他伸出拇指向後一指,宜野座順著視線發現應該在醫院的常守朱穿戴好防彈背心,臉色蒼白走了過來。


“狡嚙!!”宜野座一瞬間青筋爆出,不過立刻恢復冷靜對著常守說。“常守,回去休息!”


朱連忙開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狡嚙就先動作了。他將朱推到警察的陣營裡示意讓她去做準備工作。


隨即又面向宜野座,說道。“讓她加入吧,這種重大犯罪現場機會可不多,訓練新人。”


“明明是你自己的惡趣味。”長官為此表示嗤鼻。


常守朱站在不遠處看著宜野座和狡嚙的對談,聽不太清楚他們到底在講什麼,可那互動熟悉感看得出來兩人交情不淺。


男人手指夾著一根菸,煙霧繞著繞著就會讓她想起那味道。


狡嚙慎也的目光落在她臉上的時候正好因此四目相對。他抬起手將菸放入嘴裡吸了一口,遮住了微笑的嘴角。而後煙蒂落在地上,踩熄。


下一刻,她看到他的唇語。


「輸家準備好了嗎?」


>>>


警方的攻堅行動從廢棄車站的入口開始,一路沒有阻礙的來到了地下空間,那裡頭全是巨大的廢鋼鐵材,形成了迷宮。也因如此,小組行動上有了天然的隱蔽物。


“那個…宜野座先生,狡嚙先生他們也會進來對吧?”


“嗯。就看誰先找到嫌犯了。”眼鏡上司探出頭看了看前方的狀況,比出往前的手勢,示意後頭的人要跟上。


朱冷靜而堅毅的眼神,看向了四周的動靜。


前方的未知是Sho所安排的障礙物,還有可能隱藏在任何角落的炸彈。每個細微的聲響都是線索。


“話說…Sho的目標……”朱突然想起了她被Sho困在公寓時的幾句話。


——「這個城市只要沒有警方和HUNTING,其他地區的勢力就會比較好入侵了呢。」


聽到朱這麼說,宜野座的眉頭又再度深鎖了。


他先吩咐兩人一組散開來搜尋是否有Sho的同黨,接著讓朱待在身邊好好思考了一番。“常守,你知道X城市的重要性嗎?”


“誒?”棕眼有些迷惘了一下,沉默了幾秒便開口回答。“港口?”


“嗯。”長官推了推眼鏡,“有深港和便捷的貨船運輸系統,但這也會吸引犯罪。只是因為X城市特有的黑道加上警方暗地來往的合作,所以才沒有什麼重大的問題發生。”


“HUNTING是不碰毒品的這點規定…真的很奇怪呢。”朱這麼一想忍不出產生了點點笑意。她想起了狡嚙曾嫌棄滕在辦公室打電動的事。還真是跟犯罪的事等等的印象扯不上什麼關係的感覺。


宜野座伸元好像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回頭盯著常守朱看。


“怎…怎麼了?”


他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臉色凝重的說,“快去找到狡嚙!Sho的目標除了想一次殲滅掉警方和HUNTING之外,也瞄準了HUNTING的老大!”


“快讓他離開這裡!”


“咦……?”朱反射性站起身,“那狡嚙先生他——”


“這裡的據點要嘛是幌子,要嘛就是雙重陷阱,Sho說不定不在這裡而是去殺掉老大。”


仿佛是要驗證宜野座的推理一般,槍聲頓時大響。


“常守,你去通知狡嚙。這裡讓我們擋著。”他指了指通風口。


朱點了點頭,便藉著掩護踹開通風口的蓋子,爬了進去。


>>>


狡嚙慎也帶著滕秀星和幾位部下走在陰暗的通道中。


他們與警方的入口不同,離這個地下空間的中心有段距離,應該不會那麼快就遇到敵人。耳戴的無線電耳機裡,他們的優秀情報員志恩正喋喋不休的講述著訊息和叮嚀。


“這裡還真是意外的荒廢和無檔案啊,感覺被隱藏了很久,政府的相關檔案都被刪除了。”


志恩透過機傳來的鍵盤敲打聲和咋舌,“call醬也太大方的把情報給警察了吧,虧我很辛苦的挖出這麼點資料來。”


狡嚙慎也倒是什麼武器都沒拿,隨意自然的走著。他聽到志恩這麼說,揚起了一點笑容,“我們跟警方就是這麼互惠互利的關係啊。”


“不不不……”


結果他同時聽到耳機和身後傳來兩個否定的聲音。


“狡哥你做的太明顯了,我都想吐槽了!”


“這樣追女孩子是不行的,需要大姐姐我來搭把手嗎?”


志恩和滕同時間的話,讓狡嚙想封住他們的嘴巴。


不過立刻,就沒有這種閒聊時間了。


>>>


被前後夾擊時,狡嚙慎也依舊很冷靜。


Sho站在他們面前,狹窄的通道前後都是拿著槍械的敵人,看似十分危險的狀況,可HUNTING的全員都沒有表現出慌張的姿態。


在狡嚙底下做事,大概什麼危急情況都碰過了。


“你是認為,這樣就能一舉殲滅掉警察和我們嗎?”狡嚙慎也從口袋拿出煙盒和打火機。


Sho也是微笑的看著他的動作,甩了甩手,“哎呀,誰讓你們找到這裡來了呢。我也是不得已的啊。”


“想說再玩久一點。”他慢慢的走近,“可是上頭指示要我快點。不然生意蕭條都要活不下去了。”


舉起槍械,瞄準的前方是狡嚙慎也。


隨即他也被滕等人鎖定。


HUNTING的組長,吸了口菸再吐出,眼神凜冽的直視著Sho。“雖然你的底,我猜的十之不離八九了。”


“但聽到你親口說,倒是比什麼資料都來得確切。”他抬起手,比出槍的手勢。


“放心吧,想要搶走X市的地盤,你還早個一百年。”


無聲的一個射擊動作。


下一秒,Sho的上方,竄出一個身影。


>>>>>>>>>>>>>>>>>>>>>>>>>>

久違了……(跪

如果說這麼久沒更新的原因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收尾,考慮了三個禮拜……嗯……不過既然我更新了就代表我想到了XDDD

希望五月內能寫完,因為五月又要畢專發表前置了qqqqq

@xila_Leday


评论(4)
热度(19)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