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9.)

#黑道狡嚙x警察朱


「YOU.」


常守朱順著通風管道,正苦惱不曉得怎麼去找到狡嚙的時候,就聽到了他的聲音出現在下方。於是她爬到了有條狀通風口的地方,往下一看。


不看還好,一發現自己的位置處於Sho的上方,她倒是開始緊張了。


稍微調整角度往斜前方看去,滕秀星等人圍在狡嚙慎也旁邊。目前看起來隨時都會爆發戰鬥的場面讓常守朱不知道該怎麼出手。


“你是認為,這樣就能一舉殲滅掉警察和我們嗎?”


這時她聽到了狡嚙開口與Sho開始了對談。而她很確定的是,狡嚙有一秒,視線是投向她所在的地方。


(不會吧…他知道我在?)


半信半疑的時候,朱全神貫注在他們的對話還有Sho的一舉一動之間。心臟雖然撲通撲通快速的有些發疼,但她清楚而集中的注意力和運轉的腦袋已經開始了沙盤操演,只等著暗號……


“放心吧,想要搶走X市的地盤,你還早個一百年。”


那個瞬間,她踢開鐵架框跳了下去。跟想像中一樣,落在了Sho的肩上,當然的下一秒Sho因為驚訝還有突如其來的壓力而往後倒。朱順勢雙腳扣住了他的脖子借力使力的轉了個方向,壓在Sho的身上,兩人這麼糾纏在一起。


緊接而來的是Sho的反擊,他先是抬起膝蓋重擊了常守朱的背部,脖子被緊緊掐住但他沒有放開手上的槍械,不過立刻被朱發現而一個手刀卸掉。


對方立刻揮拳朝著她的臉揍去。


硬生生挨下這一拳的朱,摸到了放在腰間的電擊棒。


“還給你。”她這麼說,同時武器往後頸的部位一放,電流竄出。


“滕。”另一方面,在常守朱跳下來的時候,狡嚙也立刻沖了上前,HUNTING全員也跟著壓制住了Sho的手下。


>>>


狡嚙慎也撿起Sho掉落的槍械,朝著常守朱走去。


她正在給Sho上手銬、仔細的檢查了他衣服裡外的物品是否有藏了什麼東西。


“只有電擊棒?”狡嚙語氣中帶著輕蔑,不難聽出來。朱回頭瞪了他一眼。“我並沒有要殺死他的意思。”


“還有,宜野座先生要我通知你,Sho他們很可能是為了搶走港口權才會對HUNTING出手的,所以你們的老大會有危險!”


狡嚙慎也微微睜大了眼睛,“嗯……”他低頭看了失去意識的Sho。“敢打港口的主意,這傢伙背後不是我們的死對頭不然就只有……”


他煩躁的搔了搔頭,又拿出菸要抽。“喂,志恩聽到了吧。”對著無線電這麼說,“老大他們今天去哪了?”


“哈?他居然還敢只帶四五個人出門?死老頭就愛找麻煩!!嘖。”


最後一個咂舌聲結束了抱怨,常守朱皺眉看著狡嚙的動作。


“狡嚙先生?”


他眼神兇狠的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我要先撤了。老大那邊要是有什麼意外我可擔當不起。”


“啊?啊…好。”


男人摸了摸她的臉頰,被打過的肌膚還有些泛紅。“宜野座那邊不用擔心,應該快結束了。等等出去就回到醫院去聽到沒。”


“滕,過來把這傢伙抬出去。”


沒等她多說什麼,狡嚙就轉身跨步往出口的方向走。


朱順著撫摸到剛才被觸碰的皮膚,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小跑步的跟了上去。


“狡嚙先生,”她與他並肩快步的走著。“我贏了對吧。”


男人斜了她一眼。“啊啊。”隨意的應付了一聲。


“那麼,一個月!”


他側目有些不解。“什麼?”


“不准碰我。一個月。”朱看到前方有微微的亮光,便跟上走在前方的滕向他搭話,完全不理會狡嚙了。


“囂張。”狡嚙慎也輕語一聲。


他們走到了離出口就一層階梯的地方,朱湊到了滕旁邊聽著他碎念的嫌棄著自己作為搬運工的命運。


“哎呀,沒想到這次居然意外的簡單就抓到Sho了,小朱你還真是厲害啊!”滕秀星示意抬著Sho左邊臂膀的人要注意階梯,一邊跟常守朱如此講道。


“可能是運氣吧…看來我勤練擒拿術是正確的!”逐漸變得明亮起來的四周,讓女孩不自覺要低頭遮掩一下刺眼的光線,她恰好看到Sho失去意識垂下的頭搖搖晃晃。好像不太對勁……


“等等!滕君!停一下!”她繞到他們的前方,伸手朝著Sho的耳鬢一摸,明顯的感覺到一條縫,輕輕一扣再順著扯開。是面具……


Sho的面具露出來一個陌生人。


常守朱瞬間像是跌入冰水般僵住,臉色蒼白難看。


她什麼都還來不及說明或是大喊,滕就先氣炸的叫著,“幹!!替身?!!”


假的Sho似乎也因騷動而醒過來。


“滕,放開他。”狡嚙慎也快步走向他們,扯著冒牌貨的後領過肩一摔。那短短幾秒的時間內,朱清楚的看到那個人微笑的張開嘴巴,銀光一閃。她下意識抓住了狡嚙的衣角,對方直接將她半扛半抱的往上衝。


緊接著而來的就是爆炸的聲響。


>>>


“這傢伙,真是喜歡炸彈。”狡嚙慎也無視常守朱的敲打抗議,頭也不回的帶著她往警方的據點走。


“誒!救護隊!這裡有受傷的員警。”他等到救護員把她綁在了擔架上才鬆開緊錮的手。


“狡嚙先生!!!”朱漲紅了臉怎麼樣也掙脫不開束縛,“我也要去!!”她的腦袋因為近距離的感受到爆炸而嗡嗡作響、視線也變得模糊難受。


她的指尖發出的輕微顫抖,究竟是害怕還是憤怒自己也搞不清楚。但是一股真真切切的難過讓她有些哽咽。


“我只說會帶你來這裡。”狡嚙寬厚的大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他站起身準備離去。


但他好像想到了什麼,又回頭開口說了什麼。


疲勞和爆炸的巨大聲音產生的耳鳴,讓常守朱沒有聽清楚狡嚙慎也離開前的最後一句話。卻心有靈犀般的,她就是知道他說了什麼。


——「先說好,是你先主動的。」


常守朱接過救護人員給的薄毯,遮去了表情。小聲的說,“混蛋。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

什麼居然還是要到10才可能寫完qwq

這邊講到了一些感情線,我一直在糾結是要讓誰打賭贏,甚至連雙方贏了的條件都想到了,雖然還是想讓小朱贏讓狡嚙吃一次虧(?

小朱在意狡嚙慢慢對他有好感這件事是不容置疑的

但是又覺得Sho不會那麼簡單被抓到……嗯……到底會讓誰贏讓我再繼續思考思考吧(你

@xila_Leday

评论(8)
热度(2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