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月刊少女/CP:野千 不聽

「Sleeping Beauty」


那天早晨醒來,野崎隱約覺得耳朵有些不對勁,接收到的聲音都模糊模糊的,像是蒙上一層膜。但他將其原因歸咎於連日熬夜趕稿上。


可當他抵達學校,在鞋櫃換鞋遇到佐倉千代時,事情就變得不正常了。


女孩興奮的跑過來,嘴巴一張一合的、看上去很快樂地在分享什麼事。音量逐漸微弱……專屬佐倉千代的甜美聲音,正漸漸從他的耳裡消失。


“誒……?”


這時才知道要驚訝的野崎抬起手制止了佐倉的動作,然後,緩慢而想要確認的,開口。“我好像,聽不到佐倉的聲音了?”


嗯?自己的聲音卻聽得到?


他看著佐倉千代聽到自己的話後臉色漸漸變得蒼白、原本笑意滿滿的臉蛋轉成了僵硬難過的表情。


徒然看著佐倉變得失落。


野崎左看右看好不容易盼來了御子柴,他拼命揮了揮手示意讓他過來。


“咦?怎麼了?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啊啊……果然沒錯。雖然御子柴的聲音會有些模糊不清卻也足夠了。


為什麼只聽不到佐倉千代的聲音呢?


明明周圍嘈雜的喧鬧聲都至少能聽到一二。唯獨。面前這位少女。


>>>


“所以說,野崎你是可以聽到聲音的,只是會有些模糊。”午休三人來到御子柴的班級,課桌並在一起,邊吃著便當邊整理問題源頭。


“但就是聽不到佐倉的聲音。”御子柴拿著筷子分別了指了一臉平靜吃著飯的野崎,又轉過頭看著佐倉千代低落到吃不下飯的樣子。


兩邊的對比感真是強烈到他壓力好大啊。


“那個……佐倉你不要太難過啦。”御子柴忍不住出手拍了拍她的頭,多少給一些安慰。


“嗚嗚嗚,野崎君超級過分的啦……”大概是想說反正野崎也聽不到她的話,所以千代便不自覺提高音量,掉了幾滴眼淚作為發洩,“為什麼就只有我這麼特別啦!!!”


女孩似乎受不了了,拍桌起身,跑出教室。


御子柴就這麼在門與野崎之間來回看了幾遍,最後他選擇搶過野崎手上的便當。“不要再吃了!!快去追她啊!”


“……誒?為什麼?”當事人完全置身事外的表情讓人真想一巴掌打下去。


“沒有什麼為什麼!去!!”御子柴一把拉起他往門外拖,接著關起教室門。“沒把佐倉帶回來就不要回來了!”


野崎站在教室外頭,忍不住搔了搔頭髪,歎了口氣。


>>>


千代蹲在學校操場附近的一處草叢中。嬌小的身子完全被遮蔽住。


她紅著眼眶,皺著臉死命不讓自己再繼續哭泣。


並不是單單為了野崎的這件事,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戀情很無力,野崎梅太郎遲鈍到了一種近乎是感應系統完全沒醒來過一樣。


就算丟了一百顆直球給他,都沒有接住。


千代大口的歎了一口氣,然後撐著膝蓋站起身。


“哦,佐倉。”她回頭,看到野崎站在身後,彼此中間隔著一棵草叢,就這麼站在那裡,“你在這裡啊。回去吃午飯吧!”


女孩用手臂遮著眼睛,然後非常明確地搖了搖頭。


“咦?”


千代嘴巴喃喃幾句,但他眼裡看來只是不斷地開合罷了,什麼意思都沒有傳達到。微微抬起眼看著一臉茫然的野崎,終於放下手臂,然後大口的歎了氣。


至少這動作,他是懂了。


“佐倉,身體不舒服的話我帶你去醫務室吧?”


女孩眼神堅定的再次表示拒絕,然後招了招手示意要他彎下腰。


“這樣嗎?”直到他降到與她等視線的高度,第一次兩人距離如此正面而靠近。她紫曜色的眼瞳澄澈倒映出自己的臉。


嗯,感覺能有個靈感用在漫畫上呢。野崎正想開口讓千代先定住別動,等他去拿個素描本來。


但沒想到的是,女孩直接衝了上來。


兩人的雙唇狠狠撞在一起,連帶的是沒站穩的野崎往後倒,就這麼相疊的倒在地上。


從印在唇上的溫度中,野崎嘗到了一絲血味,雖然更多的是驚訝。他試探性的動了嘴唇感受到女孩子柔軟的觸感,可是下一秒佐倉千代就坐起身,下唇似乎是被自己的牙齒磕到破皮而泛出血滴。


那瞬間,他好像被那艷紅給莫名的吸引住,沒辦法轉移目光。


“我喜歡你!野崎君!”


下一刻,她那大聲到會讓耳朵發麻的話語,確確實實的,傳遞到了。


“誒?”有些不解,野崎支支吾吾的抬起身,看著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孩。“這是…這是告白嗎?”


“誒?”另一方也露出了疑惑。才驚覺到自己做出了什麼事,而且……“野崎君你聽到我的聲音了??”


“啊……總覺得……聽得很清楚。”木訥的點了點頭。


佐倉千代滿是驚恐的捂著自己的臉頰,“嗚啊啊啊啊——————我以為!我以為!啊啊啊啊————”


即使在這個狀況下,比起那羞紅到要滴出血的臉蛋、比起那吵鬧的告白,野崎更是在意她唇上的傷口。


他手指放在她的下巴輕輕抬起,鬼迷心竅的,湊上去舔掉血珠。


>>>


佐倉千代至今都不知道為什麼當初那種詭異的告白場合之中,野崎梅太郎還會在意她的傷口。


甚至是用如此露骨的方式治療。


“不知道啊。”她本想從當事人口中獲得解答,可沒想到野崎居然也這麼回答自己。


“可能是當時耳朵一恢復,心情就好很多了。”


“誒?野崎君那時心情不好?”千代搖了搖頭,“完全看不出來好嗎!你不是還在吃便當嗎!”


“嘛…能聽到你的聲音…就。好了。”野崎斷斷續續的沒說個完整。


“????”滿臉都是問號的千代嘟著嘴,看到這表情,野崎忍不出出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再一把抱住她。


十分享受她無措而開心的樣子。


>>>>>>>>>>>>>>>>>>>>>>>>>>>>>>>>>

CP:若瀨尾 不說/CP:堀鹿 不看

童話+怪病的第二彈

最近看Dcard、一直有看到說被男孩子摸頭是很dokidoki的心情。我想了想,嗯,有洗頭一切好說(你根本沒被人摸過)

不聽這篇的基底童話故事是睡美人XDD一直覺得野崎根本是沒睡醒的傢伙,怎麼會千代直球投了一百顆了都沒接住啊XDD戀愛開關根本鎖死好麼XDDD你不是少女漫畫家嗎!不是在畫戀愛故事嗎!怎麼自己的愛情故事都沒個序章啊XDD

好啦,下篇也不用猜標題了,就是“不看”+堀鹿了,至於童話故事,容許我保密XDD


@xila_Leday

评论(16)
热度(6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