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10.)

#黑道狡嚙x警察朱


「I.」


淺川悟,雖然外表看上去是個和藹可親的50幾歲男人,實際卻掌管著X市的最大組織HUNTING。不常出現在交際場合上,最喜歡在X市到處晃,可能今天在那家酒吧、明天去吃個喜歡的料理,總之,就是個自由過頭、相當相信手下能處理好一切事情的老大。


所以在今晚,即使是狡嚙慎也這個分部跑去圍剿叛徒,他也依舊在喜歡的日式料理店裡頭與貌美的老闆娘隨意聊著天。


“所以說啊,部下太可靠了,我才能這樣打混摸魚啊。”


“啊呀啊呀,淺川先生總是這樣不怕部下生氣嗎?”老闆娘不著痕跡的抽開被握住的手。眼神往後一探,示意淺川悟有人進入店內。


一位原本在外頭看守的部下放輕腳步走過來,附在淺川耳邊喃喃幾句。


“……呀咧呀咧。”聽完後他有些苦惱的抓抓頭,對著老闆娘不捨的說,“看來我必須先回去了。”


女性微笑的拿出賬單,“那麼這個月先一次結算掉吧。以防萬一。”


淺川悟歎了口氣。“真是的,我們都什麼交情了,居然還怕我跑掉?”他拉開西裝外套準備拿出錢包。


“以防老大您不小心今晚就死掉啦!”老闆娘微笑的將賬單放在他面前,下一秒隱藏在底下的暗器發射出來。


淺川完全沒有訝異的用錢包抵擋,然後身後的手下衝出來抬腳踢翻掉桌子。


“可惜可惜……”他從容的起身往後退,不意外的看到店內的客人和店員都圍了過來。“我還挺喜歡這家店的馬鈴薯沙拉的,Sho,你連廚師都處理掉了嗎?”


淺川悟直盯著老闆娘,對方保持著笑容,手拿著槍械瞄準自己。


“不擔心自己嗎?老大。”切換回原本的聲音,Sho那臉精緻貌美的臉龐露出兇狠的表情。


“不用這樣叫我了,反正你也只是見過我幾次面的手下。”淺川悟身上什麼武器都沒有,好整以暇的站著似乎在等待。


“那我也就不用客氣了。”


開槍的第一聲,隨即被一個急速刺耳的聲音蓋過。


淺川原本站在門前,往旁邊一跳,剛好避開一台撞進店內的車頭。


>>>


接下來的混戰實在是難以形容。


經過幾次的交手,狡嚙慎也十分了解Sho的手法。於是先是分散開手下,一部分人去找看看店內是否會有炸彈,此外自己也立刻湊到淺川的身邊,把他圍住。


“臭老頭,四處拈花惹草出問題了吧。”


“那就麻煩你收拾啦,狡醬!”他口中的老頭拍了拍沾了灰塵的外套。


“說過不要這樣叫我。”確認部下們保護好了老大,狡嚙立刻衝上前,他看到站在中心不動的Sho,一派輕鬆的模樣扯下假面具和假髮,以及身上礙事的和服,露出底下穿備的衣服。


“還真是感謝你安置了一個啞彈呢。”狹窄的店內HUNTING和Sho兩方人馬已經都快混亂到分不出敵對的狀況下,狡嚙慎也直接採用肉搏戰的方式,一拳揍過去。


抬起手臂防禦,Sho看似手滑的開了一槍,擦過了他的髪尾。


“嗯?啞彈嗎?那不是爆炸了嗎哈哈哈!”Sho大笑了起來,“是不是讓那位小姐受傷了呢?”


狡嚙眼神一厲,抓住了他的手臂一個轉身往肩膀一拉,將Sho放倒在地。對方立刻抬起腳夾住狡嚙的身體,胡亂用槍械和拳頭往任何能觸及的地方揍去。


被槍托揮到臉頰,立刻從嘴裡吐出血絲,不過他還是沒有放開壓制Sho的手。


“子彈還有幾發啊?”挑釁的宣言,狡嚙慎也正在回想如何卸掉肩膀的方法,就聽到縢秀星的大喊。


“狡哥——找到啦!!果然這傢伙藏了好幾顆炸彈啊!混蛋!這麼喜歡做炸彈當初怎麼沒教教我啊!”


“滕——”聽到這話,狡嚙忍不住抬頭說道。“再玩我就砸了你的遊戲機。”


“……好,我閉嘴。”


Sho聽到這宣言放聲大笑,不過隨即他就吃痛的抽了一口氣。


“抱歉,我不太會用脫臼,但也沒差了。”狡嚙慎也冷靜的表示,這時店內大部分的敵人都被壓制住了,不是受傷就是被打暈過去。


Sho仰躺在地上,看了一遭。“切,就這樣?就這樣就結束了?”


“還沒呢。”狡嚙拿出從常守朱身上摸來的手銬,將Sho的一手銬住,另一邊扣在自己手腕上。


“啊啊啊,難看死了。”Sho甩了甩手銬,“HUNTING每次都這樣處理叛徒的嗎!不是來一槍斃了才是啊!”


狡嚙慎也拿出來菸盒,點燃了菸。“你只不過是小case,接下來我們還要打倒你的老大,連同隔壁市的地盤都拿下。到時再動刀動槍也不遲。”


“咦?我怎麼不知道?”一直在旁邊安靜的淺川悟這才反應過來,“狡醬,你要擴展地盤我是沒話說啦,但至少給我個面子通知一聲吧。”


“我現在不就說了。”吸了一口煙。狡嚙慎也聽到了外頭傳來警鳴聲。“臭老頭,外面給你處理了。”


“我要去兌現一個賭盤。”


>>>


常守朱原本在醫院的急診室內,但一氧化碳中毒之後其實身體狀況根本不允許出院,於是停留了一會就立刻被轉移回病房。


恰好的是她住到一間單人病房。不管要做什麼至少都不會吵到人。


如此想著,她有些頭暈,舉起手臂放在額頭上。然後發出沉重、長長的歎氣聲。如同是自我厭惡的感覺,她側躺將身體縮成一團。還要小心不要扯到點滴。


這麼狼狽,卻沒有逮捕到犯人、簡直是在搞笑。


這時她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咔噠咔噠…腳步聲緩緩靠近,來到她的床邊。抬眼一看,是滿臉疲憊的狡嚙慎也。


“殺掉了嗎……”沒想到開口的聲音會如此沙啞,常守朱自己都有些嚇到。

雖然這倒是惹得男人輕笑,“你哭了?”


“才沒有。”朱坐起身,對方立刻幫她架起枕頭墊在背後。


回到話題上,狡嚙慎也坐的很靠近,只要一傾身就能貼到。“他現在被關到看守所了。”


“咦?”見她發出了疑惑,狡嚙又忍不住湊近,吐出的氣息都能撲到她的臉上的距離。


“我抓到的,隨便我怎麼處置吧?”


“沒抓錯人?”聽到她意外的回應,狡嚙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在他上警車前我有狠狠地捏了他的臉頰。”似乎嘴裡一定要有些什麼,他邊拿出了一根菸含著。


“話說,我這麼快趕來,可不是要跟你抬槓的。”男人伸出手指掠起她耳邊的一撮頭髮,“說好了打賭,沒忘記吧。”


常守朱明顯動搖了一下,可卻沒有避開視線,“我記得。”


“那麼,”狡嚙慎也的指尖繞了幾圈,不長的頭髮因此落得髪尾微微捲起的結果。“來場約會吧。”


“……哈?”


完全沒有搞懂狡嚙的思路下,常守朱還是點頭答應了,畢竟依她的個性來說不可能會不遵守約定。


——“你知道解決完Sho的事件之後,我的下個目標是什麼嗎?”


——“……什麼……”


——“妳。”


附在耳邊,低喃。“勝負才剛剛要開始。”


>>>>>>>>>>>>>>>>>>>>>>>>>>>>>>>>>>

主線到此暫落幕,接下來是兩篇預定好的番外(大概)

一定會有的是約會番外,至於第二篇我還不確定要寫啥QAQ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3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