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rev Falls/CP:Dipper×Pacifica U

「se」


身為魔法雙子的一人,Dipper的個性孤僻冷酷,跟在外頭擺出交際手腕的漂亮姐姐相比,他渾身散發著讓人難以靠近的氣場。


即使如此,還是有許多年輕女孩兒勇於嘗試。


畢竟單看外表來說,Dipper實在是滿分的存在。


“但是個性負1000分。”Mabel露出大大的笑容,說出評價。


那麼,為何在舞會上Dipper少見的展露出對某人感興趣的樣子呢?


Mabel思考了10秒沒得出個答案,便嘖了一聲完全不再想了,猜測她親愛的弟弟的行動根本毫無回報。


於是她接過坐在她旁邊,戰戰兢兢削水果的Will遞來的叉子,上頭插著一顆鮮艷的櫻桃。一口咬掉後把叉子扔回去給藍色僕人。


沒多久,她將櫻桃梗吐出來,梗被交叉打結像是個愛心一般的形狀。


“哦?占卜結果表示,有人墜入愛河咯!”


Dipper坐在客廳的另一邊捧著日記,無言的看著姐姐這一連串毫無意義的動作。不做任何回應,將日記抬起來擋住了臉。


>>>


就在Mabel宣告生病發燒的那一天,Dipper難得的早起並且做好準備出門。


他來到神秘小屋的附近,看到一臉期待而四處張望的Pacifica背著一個大包包,裝扮一副是要去爬山探險的樣子。


真是意外。


雖然他的確是邀請她一同去尋找日記裡頭所記載的怪誕事件,語法上也應該會被說成是約會,但她居然沒有多加打扮,一頭金髮綁成馬尾穿過棒球帽的後方,白色襯衫搭配牛仔褲和登山靴子。


果然沒什麼打扮。


Dipper滿是意外的想著。他走近,打了聲招呼,“Pacifica小姐,讓你久等了。”


女孩聽到聲音連忙轉過身,滿臉通紅的說道,“早!早早安!Gleeful先生……”


“叫我Dipper就好。”他拿出日記,“那麼今天就要麻煩妳了,畢竟妳比我熟悉這片森林。”


“啊,好的!……Dipper!”看著她因為能順利叫出他的名字而竊喜的捧著臉的樣子,Dipper莫名的一股笑意克制不住,他舉起拳頭遮住了嘴角。


>>>


Dipper.Gleeful是在今年的暑假才第一次發現到Pacifica.Southeast的存在。她與她的表兄Gideon憑藉著第三本日記的內容,在小鎮四處探險尋找怪誕事件的源頭,為的都是要找到日記的作者。


這讓拿著第二本日記的Dipper感到煩躁,才會與Mabel召喚出Will,認為能幫助到自己找尋日記的秘密,不過事實證明Will一點用也沒有。


還好,他知道Pacifica定時都會來觀看通靈帳篷的表演。


耀眼的金髮在表演的詭異燈光照耀下卻沒有失去其光彩,臉上過於崇拜的表情實在是印象深刻。以至於在Mabel發函邀請Gideon的時候他順便的瞥了一眼回函,


[攜伴參加。]


手指隨意的撐在下巴,Dipper大概知道來的人是誰。


於是趁著派對的時候與Pacifica搭上話,並且不經意的提起到自己對於森林不太熟悉,果然她便自告奮勇的表示能當嚮導。


“那麼,我很期待,約會。”


Dipper那帶著些微虛情假意的笑容將女孩迷得暈頭轉向。


>>>


回想到此一段落,他確定自己沒有說錯。[約會]可不是[郊遊]。


他再次從頭到尾掃視了一回走在前面的Pacifica……看來她還算聰明。沒被沖昏頭。


這大概就是Dipper第一次對女孩產生興趣。


“啊!找到了!Di……Dipper!是那棵樹吧!”女孩轉頭過來,指著一棵大樹開心的跳了跳。


Dipper立刻擺出淡淡的笑意,拿出手帕擦了擦她的額頭。“辛苦妳了,Pacifica。”故意稱呼了她的名字,這話立刻讓她噤聲且赤紅了臉頰。


“不…不會啦……謝謝你……”伸出顫抖的手接過手帕,“我自己來就好了…”


Pacifica有些膽怯的偷偷看了一眼Dipper,發現他一直噙著若有似無的笑容看著自己,蒼藍色的眼瞳卻是冷的。


總覺得自己被捉弄了。Pacifica如此想著。


“那個…這棵樹,是不是有秘密?”連忙拋出一個話題讓兩人之間不再沉默,女孩稍微走近了樹幹。


“嗯,是的,”Dipper也跟著走近,他拿出日記查看資料,“好像是在樹幹這邊有開關。”他四處敲了敲,很快的就發現到暗門。


拉下閘閥,一個機關被開啟,地面打開出現一個螺旋向下的樓梯。


“哇……”Pacifica蹲下身看了看黑暗的通道。“要進去嗎?”


“不,”Dipper彎腰遞出手,牽起Pacifica,她身後的背包都快壓得喘不過氣了。“我想,先解決掉你背包裡頭的食物會比較好。”


雖然不知道Dipper是怎麼發現的,但Pacifica那始終沒有退下去的紅暈還是將她的開心表露無遺。


接受了Dipper的幫忙,她將野餐墊交給他,而後一個大餐盒及兩瓶鮮果汁全從背包裡面拿出來。


>>>


自我奉獻。


Dipper咬下三明治時,被Pacifica灼熱的目光盯得很不自在,只好表達了美味的程度,便有冷下臉陷入思考。


陽光、開朗、天真,Pacifica.Southeast的個性是如此的光亮而刺眼。尤其在自我奉獻這點來說,陰險狡詐自私的他可完全是兩面的對立。


他才不會為了所謂的短暫瘋狂的喜歡,做出什麼出軌的行為。


雖然跟他是同個血緣的Mabel太常這麼做了。


可他不是。

.

.

.

.

有利用價值的人事物,就要好好留著才對。


有意無意的靠近女孩,他露出Mabel最常讓他在表演結束後展示的商業笑容。


「Yes,bro……你這笑容簡直是毒蛇要吞掉獵物般,惡心。」


腦海浮出Mabel的諷刺聲音。


不予理會。


Dipper牽起Pacifica的手,紳士的吻了手背。


“Pacifica,這麼說可能很突兀,你願意成為我的女朋友嗎?”


如同是誓約、猶如是蠱惑。


>>>>>>>>>>>>>>>>>>>>>>>>>>>>

後篇:Dipper×Pacifica R

Dipper想要藉由Pacifica的關聯拿到Gideon的日記,但其實也有無意識的被Pacifica吸引的原因。

只是這點對他來說太薄弱了, 薄弱到忽視掉,所以他也有一部分隱藏了自己的真心的感覺。

作為Crank的番外po出來的revDipacifica,後續如果還有大概要從Pacifica的角度來描寫了。

p.s.>>crank第三章,Pacifica當時是被我寫了Pines,後來查了資料發現很多設定是有Southeast或是Pines的姓,雖然都是跟Gideon表兄妹關係,但我個人還是覺得既然是翻轉AU就應該是Southeast,所以我把這個設定修正了一下<O>


另外,標題,U,配上副標「se」---是Use,一些個人的小堅持和拆文字的癖好(X


@xila_Leday


评论(8)
热度(28)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