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回轉企鵝罐/CP:晶蘋 世界眼前

「愛している」


20歲的荻野目蘋果,生活過的很普通。不管是上課還是出遊,她都如一般的大學生。可是最近,接近她21歲的生日那個3月初,就開始不正常了。


她開始做夢,也許這麼說不覺得奇怪。


但那個夢境卻奇幻的不可思議。


>>>


睜開眼睛,荻野目蘋果知道這是那個纏繞自己許久的夢境。


被冰凍住的火焰,除此之外全是冰雪覆蓋的世界。


她站在原地無法動彈,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個火焰逐漸融化了冰,水漫開來濺濕了她的鞋襪。


哦還有一點,就是身著高中制服。


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指與身高,從反射的冰中她看到自己的容貌依舊維持著20歲的樣子,稍微成熟的眼眉、其肩的頭髮。


“到底是為什麼呢?”


她看著在這個冰冷世界中,唯一在燃燒的火焰在眼前,焰心那看似溫暖的顏色卻讓她感到害怕恐懼,不自主的環抱住雙臂,因而露出了手腕上的燒傷。


仿佛那火焰就是造成她受傷的原因。


荻野目蘋果如此自嘲的想著。


她知道自己忘記了什麼,一定是忘記了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不然這夢境怎麼會不斷出現,像是在提醒、警告,也或是懲罰。懲罰她的遺忘。


她知道自己忘記了。


在倒在列車、遇見高倉陽毬,那之後,成為了朋友。卻也變成了5年以來,細細碎碎的在刺痛著燒傷的痕跡。


她曾以為是類似幻覺痛的症狀。


可無論是看了多少位醫生,都無法為她做出一個解答。


“明明這一覺醒來就要21歲了呢。”


她難受的蹲下身,火焰無聲的張狂著,大概只要她投身進去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存在,便是為了吞噬掉荻野目蘋果。


心臟的跳動開始變得難受疼痛、呼吸到的氧氣不斷被大口吞進肺部,混著寒冷,她吐出的氣息散成了白霧。


她知道她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誰。


才會在經過公園的水池邊、搭乘地鐵前、在水族館遊玩時,感受到無法克制的悲傷。


即使沒有了腦袋裡的記憶,身體也還是會清楚的記得,自己在這些地方,經歷過些什麼。


她撐起身體,堅強的站起來。


「冰之世界,沒有愛。」


撐過了傷痛,她舉起有燒傷痕跡的手,觸碰到了火焰。


沒有灼傷和刺膚的疼痛,一股暖意緩緩地經由手傳達至全身。


“我愛你。”


“晶馬。”


吐露出來的陌生名字,為何會格外的懷念呢?


蘋果放棄思考,閉上了眼睛。


>>>


“嘀嘀嘀——嘀嘀嘀——”


鬧鐘的聲響,被自己之外的人關掉。


蘋果有些掙扎的緊閉雙眼,習慣性將雙手塞進躺的枕頭底下,翻身繼續沉睡。


但隨即的,有雙冰涼的手擠進了枕頭的細縫間,握住了她的手心。


“荻野目同學,起床咯!”


溫柔的聲音,帶著笑意的,湊到她耳旁。


“生日快樂!”


睜開眼睛,蘋果看到了對方綠色的眼瞳中盛滿了自己。


她忍不住揚起了笑意,“我做了一個夢。”


“嗯?好夢嗎?”他就這麼半跪趴在床邊,牽著她的手。


“可怕的夢。”


“誒……”揉了揉她的瀏海。


“但都是你的夢。”荻野目蘋果將五指交叉握住了他的手,兩人十指扣住。


“生日快樂,晶馬。”


“生日快樂,蘋果。”


>>>>>>>>>>>>>>>>>>>>>>>>>>>>>>>>>

7/7,回轉企鵝罐,五週年。

完全顛覆自己說的話XDD寫了晶蘋XDD

>>>

那麼因為說好不想寫虐,就……半感傷。

看過很多,有些人覺得重生後的晶馬還是能找到蘋果,但是重生後的晶馬跟之前的他一定不會再是同一個了。

雖然我還是被clamp洗腦傾向於重生之後保留記憶和靈魂的人,就還是同一個人(想想狼櫻(x

另外,標題:世界眼前。

「我的全部世界,就是眼前的你。」

大概就是這麼的含義。

那麼,作為回轉企鵝罐的粉,今後還是會聽到生存戰略就不自覺的開唱吧。


p.s.晶馬、蘋果、冠葉都是1995/03/20生日,同樣是1995年出生的我,也跟他們一樣,今年21歲了啊。

@xila_Leday

评论(4)
热度(19)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