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AGI/CP:辛紅 邊界

「脆弱的鑽石。」


紅玉發現自己坐在綠色的藤蔓纏繞塑造出的椅子上。


不太確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她眨了眨眼,低頭就看到手上緊握住的是魔神所附身的金屬器髮簪。


然後不知怎麼的,眼淚突然掉落。


在她那澄澈漂亮的眼睛裡頭,髮簪的光芒仿佛刺眼到無法忍受,大顆大顆的淚水從臉頰滑落,在融進地面前化成了一顆顆鑽石。


嘀嗒嘀嗒,互相碰撞發出細微的聲響。


可是紅玉並沒有因此停止哭泣,這一波莫名的悲傷讓她整個人想要大哭大叫的發洩掉。


於是每一滴眼淚都是璀璨的鑽石,堆積在她的腳下、折射出的不是冷調的光,是血色。


紅玉看了一眼,就嚇得忘了哭。


從腳尖所抵到的地面,漫開了一灘血……鮮紅……帶著鐵鏽味。


那顏色就是開啟記憶的暗示,紅玉的情緒逐漸平復,眼神呆滯的看著面前那詭異的景象,透明的鑽石染上了紅色。


“辛……巴……達……”


>>>


辛德利亞王國,那座人民所敬愛的國王居住的皇宮,出現一幅滲人的畫面。


辛巴德靜靜的坐在椅上,手撐著頭,眼神冷靜的看著眼前,煌帝國的第八皇女練紅玉,被魔法定在半空,巨大的黑色樹幹矗立在屋內直達天花板包圍著女性的身體,而她的靈魂則陷入沉睡。


男人將她看在眼底,卻也不會投映在眼瞳中。


視線轉移到她的手上拿的髮簪,其尖端殘留著血跡。同時,他的手臂上有一個被刺中的傷痕。


“紅玉殿下。”似乎等了很久,辛巴德有些疲累的開口,“你必須回到現實。”他起身靠近,女孩的身體被樹幹緩緩放下,環抱著她的腰,宛若操線人偶般毫無動靜。


“醒來然後殺掉這個帶給你殘酷現實的我吧。”


女孩抬起手一把將髮簪刺進辛巴達的肩上,緩緩的睜開眼睛,牽動了嘴角的一絲冷笑。


“你到底想要重複幾次,辛巴達。”她握住銳器、指甲陷入掌心泛出了血滴。抽出髮簪時帶出的血濺到樹幹上立刻被吸收。


沒有痛覺般,辛巴達笑笑的將她抱的更緊。毫不在意傷口,抬起手覆在紅玉的額頭上,“到你滿意為止。”


下一刻,她又聽到了那夢境裡頭的聲音,嘀嗒嘀嗒。


慢動作地,紅玉慢慢的向後倒,在完全沉睡前她死死地抓住了辛巴達的衣角,“那就讓我……殺了……你……”


摟住她向後仰的肩膀,辛巴達面無表情的低下頭湊到她的耳邊,“這可不行。”


模糊的視線中她感覺到眼角的淚水滑過,這才確認了。這裡是現實,眼淚不會變成鑽石。


她被桀派控制,讓敬愛的兄長們成為階下囚也是事實。


愛著他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最後,他那凌駕於所有情感的優先地位,為了國家和世界的理由也不會違背。


所以啊……


自己才會哭得這麼悲慘吧。


完全閉上眼陷入黑暗,紅玉如此想著。


然後等待下一次的甦醒。


>>>>>>>>>>>>>>>>>>>>>>>>>>>>>>

讓我們先忘記一切官方的設定(包括辛巴達未對任何女性動心這點(←這個簡直打臉打得太酸爽了我一直在逃避這個設定XDD


辛巴達抓住了來殺他的紅玉將她囚禁起來。

而被強迫陷入沉睡的紅玉一直來回做夢,自己忘掉為了來到辛德利亞的理由,只是心裡的傷不斷被撕裂、哭泣。

鑽石是她的破碎的心、血是煌帝國的內戰結果。

辛巴達對於紅玉的愧疚用一點一點的傷害來償還,於是他們每天都在醒來的那短短的時間內互相刺傷彼此的內心+身體。

大概就是這樣……(?

@xila_Leday

评论(2)
热度(1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