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AGI/CP:炎瑛 斂(2.)

「練習。」


練白瑛失去靈魂的身體,沉睡的第30天。沒有任何反應的她只有輕微的呼吸證明還活著的事實。


“嘰——”房門被推開,走路稍顯一拐一拐的男人慢慢的走到窗邊,關上窗戶阻隔掉夜晚的涼意。然後如同每一天的那樣,他拿了椅子坐到她身邊。


瞥了一眼女人的臉,他便移開視線,轉向手上的書卷。


那是一本關於rufu研究的書,雖然現在失去了魔神、也沒有Magi能為他指引rufu的形態或是流向,練紅炎依舊是那位練紅炎。


強烈的求知欲,讓他挖掘了一堆相關的資料。他想瞭解,那所謂平等給與所有人的rufu是否能幫他接觸到練白瑛的精神體。


畢竟他可從來都不是那種擅長等待的人。


>>>


一沉入到書頁的內容就不知道時間的流逝,驚覺的時候已經快要半夜兩點了。


男人無聲的舒了一口氣,將書本合上、起身。


“啪嗒。”


一個細微的聲響引起他的注意。


看向床鋪的位置,練白瑛的身上出現了一團光球。在數秒間落到了地面,化作一個小小的人形。


練紅炎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發生。


光芒逐漸散去,那人形化成了他最熟悉的那個人的模樣…………縮小版的。


“白瑛?”


仿佛是兌現那場夢境,幼年的練白瑛泛著淚光的眼睛盯著自己看,“這裡…這裡是哪裡?……嗚…”


表情顯得頭疼的男人重新坐回椅上,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深夜犯困導致,他並不怎麼高興以這樣的方式見到練白瑛。


反而是在考驗自己吧。


面對著幼年的白瑛,紅炎正在思索最佳的回應。


“我是紅炎。”


一聽到熟悉的名字,瞬間止住哭泣的女孩茫然的望著他,從頭到腳來回檢視了一遍。“你…你才不是紅炎兄長……”


怯怯的握拳擺在胸前,白瑛很是警惕的眼神讓練紅炎頓時不在意一切的原因了。只要能見到她,不管以什麼方式,他都願意。


 “你手指上有個劃傷,是拿我的劍擺弄時傷到的。”


冷靜的面孔在女孩的眼裡看來有些可怕,但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人感到懷念熟悉。尤其聽到這番話,不免讓白瑛稍微放鬆。


她握著有傷痕的手指,“這件事的確只有紅炎兄長知道……”


到這時,練紅炎才確認,眼前的練白瑛不是現在的練白瑛,記憶只停留在幼年時期,大概是一種幻影罷了。


可為何,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他的面前?


“白瑛,”他又出聲,“過來。”伸出寬大的手掌,手心朝上。


女孩圓溜的大眼睛落在他那有細微刮傷、厚繭的手指,然後又看向其他手腳部位。有瞬間盈滿了淚水。“你的手……雙腳……”


露出一絲苦笑,練紅炎一把將女孩拉到懷裡。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頭。


“都什麼時候了還擔心我。”


白瑛小心翼翼的觸摸到他左手義肢的部分,“會…會痛嗎?”


他的手落到她的背上,緩慢的拍了拍。“早就不痛了。”深知自己不會什麼安慰的招數,紅炎只能用簡單的動作來安撫她的情緒。


“不會痛了。”


喃喃的這麼一句話,說給他們彼此。


>>>


隔天,練紅炎發現自己睡在椅子上。


不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脖子和四肢,他看向躺在床上的人兒。


“早安,白瑛。”


起身,推開了窗戶,將清晨的陽光和吵雜聲帶進這個沉寂的房間。


晃神間,他好像看到了rufu飛過耳邊,落到練白瑛的身上。


“總算是……”他勾起了一點點嘴角的弧度。“一點一滴的開始找回你了。”


>>>>>>>>>>>>>>>>>>>>>>>>>>>

——我只是在練習如何向你表達感情。

我簡直把紅炎寫成loli控了(閉嘴

籌備著想把這篇寫長一點XDD還有辛紅也想變成長篇XDD

@xila_Leday


评论(5)
热度(1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