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AGI/CP:辛紅 邊界(2.)

(1.)


「渲染中。」


睜開眼睛,紅玉看著自己的腳被埋在了巨大的樹根下。


身後是黑色的樹幹,彷彿是活動的肢體般,她被嵌入到其中。越陷越深。

如此獵奇的狀況她卻一點也不害怕。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試圖刺激淚腺滴出一顆淚珠。


“啪嗒。”


這不舒服的環境靜謐到能聽到滴落的聲音呢。


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莫名的想到了這,她閉上眼,她試圖思考並且尋找異常點。


照理來說她應該是要慌張、害怕、哭泣。


可不曉得為什麼心裡頭卻十分平靜,彷彿有個遺忘的記憶在警惕她,不能示弱。


一旦軟弱了就好像輸給了誰,輸給一個⋯⋯讓她恨之入骨的人。


“還有多久?”她突然說出口的話不只是說給誰聽的。


「——再等等。我親愛的,殿下。」


>>>


囚禁第八皇女的魔法樹被轉移到辛巴達的寢室。


“又要醒來了嘛。”


讓樹枝移動皇女的身體,與坐在床緣的自己平行視線,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臉蛋。


辛巴達思考起自己的行動到底具有什麼意義。八人將們都不知道失蹤的練紅玉就在辛德利亞,就被藏在他的身邊。


如此靠近而怪異的距離。


明明不會在意這類的事情,從一路走來他都堅定著命運的流向在行事,用國家用世界等等的理由來鞏固自己的信念。


現在,卻想著要將練紅玉用「恨」為理由束縛在此。


到底為什麼呢?


時間滴答滴答的流逝,在一切都是曖昧模糊的時候,練紅玉又甦醒了。


紫紅色的眼眸顯得意識不清、一點殺氣也沒有的短暫時間,滑稽到讓辛巴達想要笑出聲。他們分明是一種對立的存在,他居然還會指望有什麼平和的時光。


“呵。”一聲的嘲諷讓紅玉的意識拉回了現實,她的眼中再度充滿憎恨。


“辛巴達!放開我!”


這麼年輕的靈魂啊,卻因為自己的作為而變得扭曲不堪。


辛巴達自始至終都沒有表露出內心,收回嘴角的微笑、他盤起腿撐著下巴,因而滑落衣袖露出強壯的手臂,幾日來練紅玉所造成的傷口早已痊愈,只留下了一點痕跡。


“今天本是想跟公主你多談談的。”


“談?”還沒說完,被禁錮的皇女就不可遏制的大笑,“談我們到底要繼續到什麼時候嗎?”


“辛巴達,你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抓住我。”紅玉的頭頂上方出現了只有國王才看得到的黑霧。


男人的表情頓時緩和不少。


好像他就是為了此時此刻而等待、並且承受了練紅玉的所有憤怒。


“嘛……”他伸出手握住紅玉的手腕,輕輕一扯就將她拖離魔法樹的控制。雖然扭動著想要掙脫辛巴達的懷裡,可連日的沉睡之中她也沒多少力氣能用。


“大概就是為了現在了。”


他平靜地看著她的眼瞳。其倒映,是他,也不是他。


>>>


如果說辛巴達從一開始就一腳跨到了黑色的那一方,那麼拉住他的衣角,使他還有一半在白色的那一端的人,就是練紅玉的存在了。


辛巴達笑笑的想著。


於是他牽起女孩的手,用力的將她扯向自己的所在。


這並不是愛啊情啊能解釋清楚的東西,畢竟自己在感情上可是非常恰好的保持著距離,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人。


——「那你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如此反問,這個一直在他們之間來回拋的問題。


男人看了看窩在自己懷裡,沒有一絲反應的練紅玉。


“不就是,想要她在身邊而已嗎。”


>>>>>>>>>>>>>>>>>>>>>>>>>>>

簡直把我心目中理想的辛巴達寫完了(一臉滿足的躺下)
magi319的辛巴達簡直要崩壞了(X 他的想法在阿拉丁等人的所謂看見命運這樣的說法之下崩解……簡直是要flag滿滿的開始了……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1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