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11.)

(1.) (2.) (3.) (4.) (5.) (6.) (7.) (8.) (9.) (10.)

#黑道狡嚙x警察朱


「Us」


出門前,常守朱特地站在穿衣鏡前仔細的檢查,T恤和長版背心外套,黑色的七分牛仔褲再選擇一雙好走路的低跟涼鞋。


撥了撥瀏海,她思考了一下,擦上淡粉色的護唇膏。


“這樣就夠了吧。”


>>>


“嘖。”


抵達集合地點時她不意外的接收到來自狡嚙慎也的不滿。


對方不同於平日所見的西裝穿著,而是一件上衣搭配黑色風衣,套著剪裁簡單的牛仔褲和靴子,完全看不出來其職業竟是黑道。


“居然打扮的這麼隨便。”伸過來的手掌明顯帶有菸味,大概才剛抽完一根吧。“先去逛街買衣服。”輕捏了她的臉頰一下。


“誒??”本意原就是如此。


常守朱試圖將這個強制性的約會用自己的方式化解尷尬,可惜的是她的約會對象沒那麼好解決。


“走了。”狡嚙自然的站在她身側,靠過來的手臂有很明顯的企圖。朱思考了幾秒,還是伸出手挽著男人的臂膀。


“原來狡嚙先生是挽手派的啊。”


“我可不是會那種一直弄丟的人。”他帶著她走向熱鬧的購物街,“怎麼,今天不是要來徹底了解我嗎?繼續問啊。”


女性擺出了一個鬼臉。


的確,這是她那天跟他定下的約定。


說實在話,她與異性的交往並不多,所以當遇到了眼前的這位,職業與自己衝突、個性也不合的男人,她還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


但,在意和些許的動心,這點她承認,是有的。


不過,最主要會遏制住自己的原因,果然是在與彼此的職業吧。


他們之間沒有太多的話語,常守朱就這麼靜靜的被狡嚙導引方向,來到了一家服裝店的門口。


“咦??等等!我沒答應你要來——”回過神來才發現被帶來這裡,朱嚇得立刻抱住了男人的手臂拖住了他的腳步。


當然這並沒有用,掙脫開她的手臂,他一把攬住了她的肩膀,將其直接推進試衣間。“最好乖乖穿上我選的衣服。”


說完他便順手關門,沒過幾分鐘就有一套從上方的空隙遞了過來。


常守朱沒好氣的接過,仔細的盤算了一下。


狡嚙的口氣簡直就是說要是她沒換就要親自幫她穿上一樣。


她想了想,只好把衣服攤開來在身上比劃幾番。


>>>


常守朱不自在的拉了拉裙擺。


他們現在來到一家位於港口的餐廳,二樓的露天座位的能看到漂亮的風景。


狡嚙慎也選了一件鵝黃色的連身裙,簡單大方的裁縫襯托出身材,雖然裙擺的長度算是安全範圍,可不常穿裙子的朱還是顯得有些別捏。


好不容易抬起頭看了一眼狡嚙慎也,對方正拿出煙盒……。


想都沒想就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掌,兩個人突然就這麼僵持不下。“幹嘛?”男人乾脆的用沒被抓住的右手拿起叉子,吃起了剛端來的沙拉。


“公共場所,不要抽菸了。”搶過煙盒放到自己包包裡頭,朱看到主餐送上來立刻泛起了笑容。


男人看著對面的女性盛起一大口滿滿起司的燉飯,一臉幸福的品嘗著食物。


視線再轉移到風平浪靜的海面上,還能看到幾隻海鷗掠過。今天的港口、船隻依舊頻繁的進出展現出其城市該有的活力。


他笑了笑的起身、走到她身邊,將菸和打火機從包裡拿走。“我去店外抽總行了吧。”


“嗯?”嘴裡塞了一大口食物,還沒來得反應的常守朱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她從欄杆上探出頭,雖然被樹擋住視線,可從縫隙中能看到狡嚙慎也站在店外的身影。


他面向了港口的方向、手指上的菸草燃起的煙霧彌散開來。


常守朱放下了餐具,雙手捧著臉頰。她靜靜的看著他。


憑著第六感,她感受到的是狡嚙的散發出來的氛圍有些溫柔卻也是違和的癥結點。


不過,自己也是一樣的。


她低眼一掃,自己的穿著,再轉到了樓下的他。


全是矛盾。


常守朱起身,向一旁的服務生示意離開一下。低鞋跟在室內的樓梯發出噠噠噠的聲響,她不疾不徐的下樓來到了店門口。


開門,她看見在層層樹影落下了無數斑駁光點的高大的背影。


那瞬間,好像聽到心音漏了一拍。


“嗯?”對方察覺的身後的動靜,轉過身。“怎麼了?”骨節分明的手指還遮著叼菸的嘴,他取下煙蒂向一旁吐了出煙霧。


刻意避開了她。


太犯規了。


常守朱心想。


明明之前都沒有如此細心過。


她呼吸了一口混雜菸草味的空氣,然後伸出手搶過了狡嚙慎也手上的菸。


“喂!”還來不及阻止她的動作,男人有些錯愕的看著她將菸放到嘴邊,很沒有技巧的大吸一口。


在煙草的味道經由氣管要到達肺部前,她就先受不了而大力的咳嗽,吸進去的煙霧全部被吐出來,因而被熏到了眼睛、棕色的大眼拼命的眨了眨。


“咳咳咳……”將菸丟到地上,用力的踩熄。


“真難抽。”恢復平靜後她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


狡嚙慎也忍不住輕笑。“怎麼?突然想體驗。”


直起身體,女性擺出了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她張開了雙臂,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如果…我是說如果!”


“嗯哼。”男人擺出洗耳恭聽的姿態。


“如果你不抽菸的話,我說不定會更喜歡你了。”


狡嚙慎也淡淡的看著面前的常守朱,有些害羞而泛紅的臉龐十分可愛、直率的視線沒有移開。


看來今天的自己是沒有躲過她的眼呢。


他帶著微笑彎腰,湊近到她面前。“那麼,如果我想抽菸時,你就先堵住我的嘴,說不定我就能成功戒菸了。”


與此同時,跟話語相反的是,他伸出手環抱住了比自己要嬌小的常守朱。


將頭埋在她肩膀上,髮絲癢癢的搔著自己的臉。


對方有些僵硬的身體逐漸放鬆,抬起手也放到了他的背上,輕輕地拍了拍。


“我才不會做這種事呢。”常守朱小聲的抱怨。


舒了一口氣,狡嚙慎也抬起臉,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冰藍色的眼瞳一如往常的露出狡猾的樣子。“你剛才可是說了「更喜歡」的字眼呢。”


小聲的說出令人害羞的話,讓朱試圖掩蓋過去。


“哦。”她踮起腳尖,張開嘴咬了他的臉頰一口。力道還不輕、隱約浮出了齒印。


“那也要我們是那種關係才行。”


如此的回答還真是正中紅心。


狡嚙慎也放下了雙臂,一把拉住常守朱的手,“那就走吧。”


“誒?”


摸了摸被咬的臉,男人瞥了一眼露出迷惑的她。


“午餐還沒吃完呢,女朋友。”


這不算是個圈套。常守朱心想。


可為什麼她還是面前有個坑,然後自己就是鬼迷心竅的跳下去了呢?


她癟了癟嘴,早知道就咬更大力一點了。


>>>>>>>>>>>>>>>>>>>>>>>>>>>>>>>

番外結束QWQ這篇從六月開始,到現在,期間我又跑去其他坑挖一挖跳一跳的實在是浪了太久了……(跪


那麼來談談內容吧。

狡嚙在事件結束後的心境意外的複雜,所以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朱→於是產生的距離感。

還好的是朱也知道自己是喜歡著狡嚙的,於是主動靠近了一步。

@xila_Leday

评论(19)
热度(5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