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Fantasticbeasts/CP:Newtina Know

「know you better」


任何事情都不能破壞Tina.Goldstein的好心情。


除了部門那位新來的英國同事,Dan .Evans,總以一種毫無理由的自信心纏著她,滔滔不絕的講述著自己來自英國的古老巫師家族。


純正血脈和優秀的魔法能力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Ok,很明顯的,Tina根本沒聽進去。


“抱歉,午休時間請讓我去休息。”好不容易走到了門口,她轉身制止了對方的長篇大論。


走在街上,Tina忍不住想了一下,關於英國男人是否都像Evans那樣。但還好的是,在這之前她先認識了Newt.Scamander。


Newt。


她在心中這麼呼喚了一聲。


然後又神經質的左右看了看。


嗯,Queenie還在Jacob的麵包坊。


她冷靜的舒了口氣,思緒又回到了上個月。


>>>


Newt風塵僕僕的在九月初抵達了紐約。


一切來得毫無預警,當她看到他站在公寓樓下時,還以為那是什麼幻覺。


“…嗨,Tina。”他一身熟悉的孔雀藍大衣,手上的箱子正發出嘎嘰聲,好險的是其主人有用繩子固定住。


“Newt?”她一步一步的靠近。


每一步都帶著不確定。


“我…我只是,剛好要去亞利桑那州看看法蘭克…”


真是半句不離奇獸。


Tina帶著微笑,輕輕的歪頭,捕捉到Newt刻意避開的視線。直到她抓到了那雙橄欖綠的眼瞳終於願意看向自己的剎那。


男人半張著嘴,好像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去亞利桑那州?”Tina將手插進外衣口袋。疑惑的笑問道。


“……呃,對。”Newt重新組織了語言,“我、我,那我,先走了。一個月後見。”


“What?”還來不及多說些什麼,Tina哭笑不得看著他用消影術離開。


好的,一個月。


>>>


於是今天正是Newt當初說好的一個月後。


任何事情都不能破壞Tina.Goldstein的好心情。


雖然現在才中午,她擺脫了Dan .Evans要去買午餐。可一想到,晚上很可能就會再見到Newt,她忍不住期待。


於是她又在心中喊了一聲,Newt。


然後他就出現了。


兩人直接撞在一起。


“Sorry!”對方敏捷的抓住了她的手臂,穩住了彼此的重心。


“Newt??”


Tina吃驚的扶正頭上的帽子。


真的是,不能亂想。


她移開了視線。


“嗨。”男人下意識低頭揉了揉鼻尖。“我一路用消影現形回來的,有點抓不准降落地點…抱歉,嚇到你了。”


“Never mind .”她抱住了Newt的手臂,將他拖到少人的小道上。“你可以先回去公寓休息…”


但也許那就是關鍵。


“Scamander?”身後傳來了驚呼聲,緊接而來的莫名的叫囂。“你在這裡幹什麼!非法入境嗎?!!”


Tina轉頭就看到前不久才擺脫的Dan.Evans站在街口。


“Evans……”見Newt好像認出了這位新同事,她偷偷向他傳遞了一個眼神。“我在霍格華茲同期的…一起上藥草學的,人。”


“哼。”


Tina表情嚴肅了起來,她看過Evans這種嘲諷的臉。多半不會有什麼好話。


“被退學的傢伙。哦對了,我記得你也來自一個古老家族?虧你的哥哥是個英雄,有這樣的弟弟…”


聽到這樣的發言,Tina忍不住站到這個讓她從心底深深厭惡的男人面前,好像下一秒就要對他使用惡咒。


不過Newt一個傾身,攬住了她的動作,然後把她推到自己的身後。


“Enough?”


微微的駝背、就連眼神也沒有落在Evans身上,但他這句話卻帶來了不小的阻遏性。


接著,他牽起Tina的手,以那追蹤生物的特有走路姿勢遠離Evans所站的地方。


只是這位自尊心過剩的男人沒有放過他們。


他轉身大喊,“Goldstein小姐!勸你不要跟他在一起!只會變成麻種——”


其實Tina還沒聽懂什麼麻種的詞,Newt就先拿出魔杖,施了個強大的咒語,來不及防禦的Evans直接被撞飛倒在地上。


“不准!”


被Newt寬厚的肩膀擋住了視線,以至於Tina沒看到了他現在的表情。可那嚴厲的語氣和聲調頓時讓她發現到男人出乎意料的一面。


“不准用這個詞!”偷偷的探出頭,她只看到Newt紅透的耳朵,好像真的是被氣到不知道用什麼兇狠的話語來警告對方。


Well,雖然這個場面好像不適合。


她露出了一絲微笑。


>>>


——“Newt,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麻種的意思?”


——“哦…呃……我……不,我不知道。”


Tina無奈的看著他糾結的樣子,然後低頭看了看兩人始終牽在一起的手。


“好吧,那麼,我們可以先去Jacob的麵包坊買個午餐嗎?我餓死了。”

>>>>>>>>>>>>>>>>>>>>>>>>


一些個人看法,我覺得美國那邊還不知道mudblood(泥巴種/麻種)的叫法,畢竟這個移民國家應該是不care血統這種事的,於是就出現一個煩人的傢伙來負責激怒Newt了。(以上有多數的腦洞來自跟依蘋的討論)

我覺得依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了(稱讚意味)

真的,沒有什麼梗的人跟她聊一聊就有奇怪的腦洞產生誒(哀嚎

好的,我至少寫到了暴怒的Newt這點,雖然好像沒有很爆發,但我覺得能讓他有生氣的感覺就已經很&#¥%%(—++=

絕贊。

另外我在寫這篇的時候一直盯著eddie的照片看,這男人的眼珠綠的好美哦,於是我點開綠色系的色表,將其綠色定義在橄欖綠(癱

真好看(迷妹發言)

再說一點,碼這篇時聽了整整兩天的everthing has changed,於是有了標題的know you better的誕生。

@xila_Leday


评论(20)
热度(88)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