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Fantasticbeasts/CP:Newtina Auncel(2.)

#點進來的代表已經看過第一章咯我就不再多做提醒了XD

→傳送門(1)

——In Romania


Newt這才初次認知到,龍群棲息地的周遭森林安靜的很詭異。


仿佛沒有任何生物存在其中。


(還能回頭。)在心裡如此說。


但他沒有這麼做,反而是將箱子召喚到手上,將其施了一個保護咒,就這麼放在樹底下。


然後,踏入黑夜降臨之後的森林中。


>>>


乾枯的草地,靴子踩在上頭會發出輕微的沙沙聲。


魔杖的光芒僅僅能照出能觸及的範圍,Newt警惕著四周的狀況,朝森林的深處繼續走了近十分鐘。


漸漸地,開始有變化了。


來到一定的距離後出現了黑霧、仿佛有生命一樣的飄動,貼著地面揮散不去。


大概是靠近了,異變的地方。


Newt蹲下仔細的觀察了黑霧,心中隱約的出現了一些猜測。於是,為了驗證想法他伸出手觸碰了一下。


很顯然的沒有抓到什麼。


可是刺痛在皮膚上的冰涼感,非常不舒服。


看來,他想的是對的。


男人迅速起身,想要往回走。


“咒咒虐。”


強大的惡咒突然襲來,完全沒有掩蓋。


即使防禦成功卻也被這力量反彈倒在地上。


對方一次又一次的,對他攻擊。魔法的光芒不斷閃現、將這個幽暗的空間照亮。


“Good evening,Mr.Scamander.”


禮貌性的問候之後,那位從暗處走出來的男人有著Newt怎麼樣都不會忘記的容貌。


“初次見面。雖然對於你來說,並不是呢。”


Percival.Graves低眼,憐慈的看著因虐咒而倒在地上的Newt。


虐咒所帶了疼痛與傷害讓Newt只能匍匐在地,喘氣、發抖。手指因痛苦而踡曲、指節發白。他試圖坐起身靠在了樹幹上。


“Graves?”用著間隙的時間,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Newt舉起魔杖,“你在這裡……是為了我身後的生物嗎。”


“嗯…你看起來並不是很驚訝我會出現在這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Graves抬起手腕、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塵。


“是因為你持續的有在跟我的部下聯絡?”


要不是他們在一個有著未知危險的森林中,Newt簡直要以為這是段稀疏平常的對話。當然,也許那也包含了Graves的話語間夾帶著輕鬆溫和的氣氛所給與的影響。


比較起Grindelwald偽裝的他,真正的Graves略顯失色。


但那才是對的。


不然他不會潛伏在MACUSA多年而沒被察覺其本意。那全是假象。


“你被MACUSA通緝。”


“你是Grindelwald的支持者。”


接受讚美般,Graves閉上眼,輕輕的欠身。


“是的。”


高傲強大的正氣師再也不用隱藏自己對於整個巫師社會的看法。


他微笑、卻開始把話題轉向一個好像並不需要在此時說出來的事,“閒聊到此結束吧。在告別之前,”Graves毫不畏懼Newt舉起的魔杖,徑自走近。


“我那親愛的女孩,似乎傾心於你。”


他談起她的口氣,仿佛是在交出一項心愛的物品。


“不介意的話,就讓它們給你一些練習吧。”


輕柔的語氣隨之而來的一招繳械咒,隨著魔杖抽離自己的掌控,Newt整個人也因咒語而被無形的撞擊飛開幾英尺、更加的靠近那個他與Graves都知道不該再靠近的地方。


“關於親吻。”


留下這句話,Graves施展消影術。


獨留與其顏色相襯的黑夜,還有那個始終都沒提起的名字、讓Newt的心臟被抓住般,泛起了恐懼。


“Tina……”


他掙扎的、狼狽的爬起來,慌亂的搜索自己的魔杖。


接著而來的是浸入冰塊般的反感和不適。


那團黑霧終於現出了原型,潮濕、黑暗的森林最適合培養出這類的怪物了。


他顫抖著、聽到了幻覺、學生們紛雜的議論聲、尖叫……還有那曾是他心中最甜美的聲音。


“Newt,do you want to kiss me?”


催狂魔向他伸出乾枯的手。


>>>


——In Germany


Percival.Graves僅僅在倫敦待了兩三天,完成與英國魔法部的協商後理應回到美國。


Tina翻著資料顯示了Graves確實有搭上輪船。


那麼身份互換的他接下來會去的地方,經過推測後正氣師小組他們來到了德國。Grindelwald的原生國家。


單獨行動、跑到街上收集情報的Tina一如往常的穿著,一頂圓頂帽蓋去短俏的頭髮、長及小腿的大衣遮住削瘦的身形。


毫無時尚的裝扮讓她不經意想起,剛成為正氣師的那段時間,Graves就曾對她的穿著提出意見。


為了抓一個販賣違禁品的巫師,Tina一路從人群雜沓的酒吧追到了陰暗的小巷,兩人甚至還扭打成一團。


最後直接現影回到了MACUSA的大廳之時,還差點讓犯人掙脫逃跑。


不過既然都身處在MACUSA的內部了當然是不可能讓他有機會離開。Graves出手一個簡單的施咒就讓犯人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Well......”Graves轉身,嚴肅的表情看上去不太高興。“這位巫師的偵訊就交給你了。”


他正面的走到她的身側,伸出手拍了拍肩膀。“衣服沾到芥末醬了,去換掉。順便拿薪水去給我買一些符合正氣師職位的衣服,Tina。”


也許是當下的緊張氣氛所影響的,她因為那位嚴謹的部長居然會說了一個小玩笑的話而露出了笑意。


沒有注意到的是,那是Graves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


>>>


從回憶裡頭抽身後,Tina下意識將雙手放進口袋。


這趟旅程開始她就將Newt的信帶在身上。


仿佛能從那疊信紙中獲得力量。


她試著踮起腳尖、輕踏出幾個步伐,鞋跟在石板路發出聲響。


接著,這沒什麼意義的放鬆動作帶領她看到了。


一面灰墻上,由三角形、圓形、直線,所組成的圖案,像是一顆巨大的眼睛。


帶來了無聲的恐懼。


>>>>>>>>>>>>>>>>>>>>>>>>>>>>>>

劇情向發展真的是讓我有點發愁(x

Graves有試圖拉攏Tina的意思,以及,Tina本身對部長抱有一些憧憬。

還有就是兩方是有時間差的(雖然好像看不出來qwq)

&催狂魔=攝魂怪(生長於最陰暗潮濕的地方/我這邊設定Newt發現到的是野生種(??

跟阿茲卡班的催狂魔比起來、野生種一定更加不受控、更加渴望人類的歡樂感情作為食糧。

——My dear girl.這句我覺得是部長露出最具佔有欲的一個詞了(X

但是Tina正漸漸走出部長的掌控之下,而Newt也必須好好的對抗自己的夢魘(是的,這是下一章會有的發展)

下一次更新大概是下週,週末去cwt浪咯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3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