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ON異常犯罪搜查官/CP:東比奈

(1.)

#交往前提


鮮艷的紅。如同剛綻放的玫瑰。


艷紅的、綻放在藤堂比奈子的唇上。


不常化妝的她頂多是淡淡的腮紅、護唇膏,也沒有多餘的任何東西塗抹在臉上。


所以,今天看到她頂著異常濃而艷麗的妝容出現在辦公室,東海林不禁有些驚訝。


當然他沒有反應在表面上。


只是隔壁的同事,倉島,以誇張的跌下椅子、順帶翻倒了一疊文件資料作為最大的反應回饋。


「嘖。」東海林泰久隨手抓起報紙攤開,擋住了臉。


作為驚動整個辦公室的主角,藤堂冷靜的幫倉島拾起掉落的文件,淺淺一笑。


「看來我還不太會化妝呢…嚇到你了?」


女性起身,順手把最近一件路上隨機殺人事件的資料攤開。


「我是發現到這起事件的受害者都是外表出眾的女人的原因,才想說可以從這個線索去尋找犯人。」


她的眼睛淡然的瞥過東海林的方向,噙著的微笑始終沒有收起。


「那麼我去巡邏了。」


>>>


經過每個巷子時,東海林都有股強烈的欲望。


想把眼前正在隨意漫步的女子拖到裡頭,然後抬起袖子把她臉上的妝全擦掉,最好變成斑斕的小花貓那樣,最好。


不過,他並沒有這樣做。


他只是放大自己在她身後的存在感,像是個流氓痞子般的走路方式著實嚇壞不少在賣菜的婆婆媽媽們。


說到底,為什麼藤堂比奈子要選這種市場的地方作為巡邏點啊????!!!!!


「噗…」


on狀態的藤堂直接停下來,轉身面對一臉兇惡的東海林。


「我應該是請了一位巡查長陪我做安全巡邏吧?怎麼回事呢?」


「白癡,你這臉還有什麼吸引力。」


「……?等等,你可沒回答到我的問題。」


東海林直接握住她的手把她拖進一旁的小路。


兩人頓時以種曖昧的姿勢貼在一起,男人一手攬著她的腰,捏住她的下巴,十分用力。完全不知道控制。


比奈子下意識在心裡歎口氣。


男人的大拇指直接壓住她的下嘴唇,指尖沾染到口紅。接著帶著灼熱的溫度、抹掉了幾近半邊的紅色。


「真小氣。」女性冷下臉,眼睛微瞇。在她曜黑的瞳孔中漸漸沒了情緒和溫度。


但東海林完全不在意。


畢竟他也沒少看如此狀態的她了。


比奈子微微的仰頭,兩人的嘴唇逐漸靠近。


鮮艷的紅色宛若剛盛開的玫瑰,也像剛劃開而噴出的血液。


但也像那個人妒忌的心。


(2.)

#交往前提

#可能OOC

#BABA嵐觀後感,賀yoko成為最弱王


「所以說,鬼牌在東海林前輩手上吧?」準備抽牌的藤堂,白皙的手指停在了中間的牌上方,而在東海林的視角看去,那張剛好是從頭到尾都留在他手裡的Joker。


他很冷靜的說道,「你猜啊。」


女性挑了挑眉,手指移向右方的牌,抽出。


「嘖!」又被她完美的避開了。東海林忍不住擺出了臭臉。


「哇啊,東海林你還真是不會隱瞞誒……」倉島手上僅剩下一張牌,而東海林抽掉他的牌之後……就剩下兩人的對決了。


「閉嘴!」暴躁的傢伙可經不起激。


倉島立刻嚇得把椅子往後挪,將戰場讓給了藤堂比奈子與東海林泰久。


深夜執勤的消遣,就是抽鬼牌遊戲。


可不曉得為什麼,輸贏勝負在有東海林加入後的場合變得格外重要。


當然,倉島是不會知道的,藤堂在開始前,曾偷偷的用口型向東海林表示:輸的話,要打掃浴室一個禮拜。


東海林死死的盯著自己三張手牌,黑桃A、紅心4和鬼牌。


然後他決定把鬼牌放在最右邊。


「東海林前輩!」藤堂故意很撒嬌的將臉靠近了一點,「請問鬼牌在哪裡呢?」修剪平齊的指甲輪流滑過了牌的邊緣。


「哼,你傻了嗎!我怎麼會說!」知道她是有意的表現出on狀態,男人更加不服輸的回盯著她曜黑的眼瞳。


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藤堂沒有猶豫的抽了右邊的鬼牌。


「啊哈————」還沒來得及裝腔作勢一下,藤堂就伸出了自己的三張牌,堵在他的眼前。


「那麼,接下來就換前輩抽牌咯?」


「呃——」


女性微微一笑,「三分之一的幾率抽到鬼牌喲。」


倉島率先反應過來,「啊,這樣要是抽到不是鬼牌的牌……」


東海林泰久唰地,瞪了他一眼,「我…我閉嘴。」可憐的倉島。


「前輩需不需要一些提示啊?」藤堂比奈子此時的笑容看上去是那麼的溫柔,但知曉一切的東海林完全不會那樣看待她。


畢竟,這女人的內心有多黑暗只有自己體驗過。嘖。滿滿的惡意。


他咬牙切齒,伸出手,隨便的抽了一張,「老子不需要提示!」


他將牌轉到花色的那面一看。


又是Joker。


見鬼了。


他看向女性的眼睛,滿出來的笑意簡直在嘲諷,她把自己解得徹徹底底。


「那麼接下來,我就不客氣啦?」


開心的選了選牌的位置,藤堂最終抽走了紅心4。


Game over。


>>>


「瘋女人。」事後,東海林憤恨不平的在浴室,拿著海綿用力刷著浴缸時,忍不住這麼叫囂著。


站在浴室門口監視他的掃除工作的比奈子,冷著臉說道,「沒辦法啊,因為泰久的表情太好讀了。」


「啊???」回過頭來,東海林大罵,「誰讓你直呼我的名字啦!尊稱呢!前輩呢!!!」


看著他幼稚的舉動,女人交叉雙臂靠著墻壁,「既然不高興我這樣稱呼你,那你也可以不用以男友自居了。」


她看了看浴室的玻璃門,自言自語般的說,「啊,這門重量要是倒下來應該可以砸死人吧。」


聽到這句話,東海林立刻噤聲。


擺出了委屈的臉,嘟起嘴,繼續刷著浴缸。

>>>>>>>>>>>>>>>>>>>>>>>>>>>>

第一篇寫在12月,是寫了這個才有唇膏梗的產生XDD然後剛才想了一下baba嵐的橫山裕實在是太好笑了www

然後就想到說東比奈如果來玩抽鬼牌wwww大概就會是以上這樣子了吧wwww(我好喜歡看藤堂惡意調戲東海林喲^qqq^用on狀態表現出無辜的樣子,然後off的時候就全力冷臉相待齁齁齁

评论(5)
热度(1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