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MYSTERY

#現代paro|大學設定


「如何讓你傾心。」


關於基爾伯特和伊麗莎白,從小的相遇情節都已經被講到爛了,大家都知道。他倆水火不容到一個極致,阿爾佛雷德還開玩笑的說,就算把他們灌醉扔進一個房間,隔天來看也只會看到睡死的兩人一個在床上一個則被踹到床下。


其他人聽了是笑了笑便過去了。


而話題的主角兩人正在一旁的飛鏢遊戲中爭得簡直快要大打出手了。


作為一個歡送期末的派對,這個場地十分適合一群熱愛胡鬧玩樂和吵架的同學們。不管是阿爾佛雷德和伊凡因為指甲大的事情在鬥嘴或是幾位啤酒愛好者圍繞著桌子在品酒,還是女孩子們的聊天時間,都有著它們特有的氛圍。


“啊哈哈哈哈!你輸了!”伊麗莎白拿著飛鏢的手指著熒幕板顯示出來的分數,開心的向吧檯那邊的亞瑟招呼了一句,“嘿!亞瑟!一杯特調給基爾伯特!”


“好的沒問題!”亞瑟.柯克蘭面前的吧檯上擺放了一排同學們互相帶來的各類基底酒、利口酒、水果汁等等的瓶瓶罐罐,但是亞瑟的雪克杯裡頭卻散發出了詭異的氣息。


經過搖晃倒入了漂亮透明的高腳杯,卻是一個墨藍色的液體。


“嗚哇…”基爾伯特手有些發抖的拿起杯子,“混蛋!下一輪我一定要贏!”他惡狠狠地轉頭看著伊麗莎白。


女孩完全不在意的大笑,拍手起哄,“你還是快點把懲罰喝下去吧!哈哈哈!”


一臉從容就義的表情,基爾伯特灌掉了調酒。


下一秒,他就直挺挺的往前,倒在地上。


“哇啊……亞瑟你的……料理各種方面來說都是更上一層樓啊。”伊麗莎白蹲下身,看了看基爾伯特那蒼白到不行的臉。


她拉起男人的手臂往自己肩上放,毫不費力的就把他扛起來。


“你們繼續玩吧!我先把這傢伙放到樓上的客房休息。”


>>>


徑自將基爾伯特扔到了床上,女性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肩膀。“重死了…”


“嗚…噁…”因為床鋪的彈力的搖晃,基爾伯特忍不住縮起身體捂著肚子。“我的胃在翻騰…”


“嗯!還能說話啊?”伊麗莎白坐在地板上,雙臂趴在床緣,很惡意的欣賞著他被怪異的調酒折磨的樣子。“要我大發慈悲的倒水給你嘛~”


“…切。”緊閉雙眼的基爾伯特又擺出了那副從容就義的表情,好像向她發出請求就跟喝下調酒一樣可怕。


早就起身,從樓下端了一杯熱水進來的伊麗莎白挑了挑眉,“快點給我撤下那個表情,不然這杯水可能無法安全的進到你的胃裡了!”


兩人的對話在旁人聽來,一直都是如此針鋒相對、充滿了對彼此的熟悉才會有的嘲諷、過分,可是在只有對方存在的空間裡頭,他們又好像是沒了那一層隔閡般的,語調都變得不一樣了。


“最好別像十歲那次,本大爺生病發燒就夠難受了,結果你拿來的果汁全灑在棉被上。”


“啊,這麼記仇可不好哦!”伊麗莎白將杯子放在一旁讓他自己拿。


然後她坐在了床邊,面對靠著床頭櫃的基爾伯特。


“……幹嘛。”喝了熱水緩和了胃部不適的他,露出了難得的正經表情。


“在想那杯調酒有沒有讓你的本性稍微露出來一點。”


“哈,讓我倒下的可不是酒精度數而是柯克蘭那小子神乎其技的手!不管做什麼都會變得難吃難喝的手!!”


“那我應該再去幫你拿幾塊司康餅。”


基爾伯特嚇得鑽進被窩,“算了吧,本大爺可受不了。”


伊麗莎白拄著下巴,看著他露出在外頭的銀白色頭髮、蓬鬆的樣子簡直像個鳥窩。她還記得小時候有次,一隻黃色小鳥還飛到了他頭頂當起家。


她橫趴在他的身上,然後壓著滾到了床鋪的另一側。


“呃——”被壓到的基爾伯特掀開棉被,發現伊麗莎白躺到了他的身邊,立刻拉開了距離。“你幹嘛!”


“回憶童年時光。”搶過棉被的一角,伊麗莎白縮起肩膀,將棉被蓋到了鼻子上,一如基爾伯特所記憶中的習慣。


也許是剛才那杯調酒的40度基底伏特加終於起了作用,他的腦袋找不到一個能反駁的理由。


伊麗莎白那雙碧綠的眼瞳,始終閃耀在他的心中。


>>>


基爾伯特是被熱醒的。


他睜開眼睛,下一秒又因為酒精的關係而顯得頭疼發暈。


天色已亮、也不知道樓下的那群瘋子是玩到幾點才消停的。


然後,接著的危機是身邊的傢伙。


他轉頭看向睡到發出呼嚕聲的伊麗莎白,她的腳橫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手也是抱住了自己,這種抱枕式睡法果然是不會改的了。


當然,自己也是。


他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自己的左手,很自動的當了臂枕穿過她的脖子攬住肩膀。


啊,厭惡透頂。難怪有人說無意識的動作最可怕了,會不小心顯露出自己的本意。


無聲的歎了口氣。


然後順手的,撥開了伊麗莎白臉上的髮絲。


“莉茲。”


他輕輕地靠近,聞到了在清晨陽光照耀下她的髮絲有股玫瑰的清香。她鐘愛的那款洗髮水的味道。基爾伯特不得不承認,他愛死這味道了。


就如同他必須承認的————


“嗯…幹嘛?”


吐露在他頸脖間的氣息,帶了點朦朧的睡意。


著實讓他心慌的聲音。


“……沒事。”他試圖鎮定的伸出了手輕拍她的頭頂。“給我繼續睡。”


也沒多加追究,伊麗莎白露出一抹了然於心的笑容,收回放在他肚子上的手,轉而摟住了他的脖子,將臉埋在其胸前。


“那你記得要叫醒我啊。”


“啰啰嗦嗦的…”他將她摟得更緊一些。


更加靠近心臟。


他們愛著彼此。


不明說的秘密。

>>>>>>>>>>>>>>>>>>>>>>>>>>>>

給伊蓮的生賀^U^)親愛的生日快樂!!!!!!

還有再過幾天也是基爾伯特的生日!!!!!!!!

耶!!!!!

普洪兩人就算不明說到最後也會在一起的安定感,我就愛這一段的曖昧期(x

p.s.伊麗莎白的縮寫是莉茲(最近才想到這件事XDD反射弧很長
Elizabeth=Liz


@xila_Leday

评论(7)
热度(2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