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刀劍亂舞/CP:獅子女審

SCENE 1.


按掉震耳欲聾的鬧鐘。


修羅從被窩裡頭爬出來。


八點,外頭已經傳來悉悉索索的吵雜聲。大概又是輪到了那個誰畑當番,要去採收食材對著同伴在惡作劇了吧。


站到鏡子前,就著睡前的裝扮——背心和短褲。打了個哈欠,揉揉一頭自由過頭的捲髮。她才轉身拉開房門。


“啊呀呀!主人又是邋遢到極點的樣子了!”鶴丸兩手各拿著胡蘿蔔和青椒,打了聲招呼就往廚房的方向跑。


修羅一副沒睡醒般的半闔著眼睛,看著下一秒從田地沖回來的長谷部。


“啊!主!!你這樣會著涼的!”雖然他一臉擔心自己的狀況,但長谷部的樣子比她還要奇怪。頭上插著蘿蔔的葉子做裝飾,滑稽的很。


“我看,你比我還需要去整理自己一番。鶴丸去廚房了。”


說完,她終於記起自己是該去洗漱了。


>>>


修羅的一天,從吃完早飯後正式開始。


不過那都要看她的心情而定。


出外征戰的任務每天只進行到剛好能領取獎勵的程度、遠征象徵性的讓大家出去晃晃。更多時候,她是躺在長廊下,聽著短刀們的嬉鬧,其他人的內番活動等等的聲音而發呆著。


“大將,雖然已經說過您很多次了。”藥研藤四郎手捧了一疊剛曬好的衣服經過廊下。“過於懶散真的不太好哦。”


她只好坐起身,將拿來充當蓋被的外套披回肩上。“是是是,那麼我就去鐮倉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岩融吧。”


“次郎、大和守、蜂須賀、鶯丸、長谷部…嗯……”她的目光落在晃到面前的獅子王身上。“獅子王。”


“嗯?”他指了指自己。


“出陣了!”


挺立的身姿顯得十分凜然,但慵懶過頭的表情實在是看不出來任何鬥志。由於站在廊上因此高出了半個身子,獅子王叉著腰忍不住微笑的對修羅說,“太弱了吧,主人!”


“沒辦法啊,”雙手合抱在胸前,修羅輕笑,眼睛總是睏意滿滿的半闔:“我也就這點能力。”


深知修羅的個性就是如此,獅子王聳聳肩便離開去做出陣的準備。


>>>


鐮倉戰場一路走下來很順利,除了掉了幾個刀裝就沒再遇到過於強悍的敵人。“啊,我有預感今天會遇到岩融呢!”修羅走在隊伍的最後端,似乎終於有了些期待。


“為什麼主人那麼想要見到岩融呢?”獅子王轉身面對她,邊倒著走邊問。


“一種勝負欲吧。”女性露出很痛苦的表情,“我知道我當審神者當的很不上心,可是至今為止也是慢慢的鍛到或是在戰場拾獲新同伴吧!”


“是沒錯啦。”獅子王想到了另一位,“那麼三日月呢?我記得主人您的友人們都有吧!”


“呃…”仿佛又被戳到一個痛點,“那個是例外啦,不能強求。”


看到修羅擺出了受傷的樣子,獅子王又被逗笑了。


他很喜歡這位主人,不管是懶散的時候還是在談話的時候,都散發出一種冷靜卻可愛的氛圍。他繞著她轉了一圈,站到她身後,“等等可能會遇到最後一次敵人,以防萬一讓我保護您吧!”


“啊啦,”女性伸出手指揪住耳邊的捲髮繞在指間,“那就麻煩你了。”


於是,在他們遇到最後一次大敵時,面對飛來的弓箭還有投石,獅子王立刻舉刀擋在審神者面前。同時,她也使用靈力豎起防禦。


“別管我了,獅子王。”她擺了擺手,“我還有點能力保護自己,要是真的有受到攻擊再來幫我吧。”


“好!”


雖然很快的,這隻隊伍就解決掉敵人。可是他們並沒有迎來預想的新刀劍男士,而是一道奇異的橘光——


“啊!”修羅懊惱的捂住了臉,“是之前政府通知的新敵人……”所有人都退回到修羅的所在,將她圍在身後。


“主人,別擔心!”作為隊長的大和守出聲安慰。“我們也不是新人了。”


“就是這樣我才擔心啊…之前在元寇遇到時損失就夠慘重了…”她眨了眨眼,“你們真的要小心啊,刀裝能擋就擋。”


“啊哈哈哈哈我好久沒看到眼皮全睜開的主人了!”一旁的次郎發出豪爽的笑聲。


“不能對主如此失禮!”長谷部連忙站出來表示,“主的眼睛不管怎麼樣都好看!”


“……嘖。”修羅無語的看著他們,“快去打倒檢非維使!該回本丸了!”


“遵命!”


>>>


“結果今天還是沒有岩融。”傍晚的落日斜照在長廊上,女性更無忌憚的平躺在地板上。她剛用了些靈力讓受傷的刀劍男士們能快速復原而力氣耗盡。


不過她從來沒透露有這個後遺症給他們知道。


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敬愛的審神者一如往常的只是在放鬆休息而已。


“啊,主人!”獅子王走來,似乎是找她找了一段時間,“晚餐煮好了,去大廳吧。”望著他金色的眼眸,修羅點了點頭,“對了,你的手臂的傷完全好了吧?”


“承蒙關心,”對方露出手臂。“主人每次都不忍心我們要養傷很久呢。”


“因為很痛啊。”女性坐起身,揉了揉後腦勺的捲髮。“啊,可以扛我去大廳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要求,獅子王頓了一下,滿是疑惑。但出乎修羅意料的、原以為他會以:任性或是懶惰的理由拒絕,不過他卻揚起爽朗的笑容的應聲好。


然後伸出手攬住她的背還有膝蓋窩。


毫不費力的將她抱起來。


“哇!”反射性伸出手環抱住他的脖子,25歲的修羅還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待遇——雖然對方不是人類。


她聽著逐漸靠近的大廳傳來的吵鬧聲,思考著等等他們走進去後會引發的大亂時要找什麼藉口來搪塞。


她偷偷瞥了獅子王一眼。


不過目前,就先好好享受吧。


>>>>>>>>>>>>>>>>>>>>>>>>>>>>

女審神的坑終於挖了一下。

創修羅至少有快一年了,但是一直在塑造她的個性什麼的拖啊拖的,趁著所謂新年新氣象(??)就下定決心開坑了。

#滿滿的私設本丸:手入時,雖然有札能加速復原但也需要注入審神者自身的靈力。

姓名:修羅(偽名)

年齡:25 age

身高:170 cm

近侍:獅子王

形象:黑短髮(髪尾會不受控制的亂翹(表示已經放棄拯救頭髮)

喜歡穿著背心短裙(因為簡單好套上)再披上西裝外套

眼睛微瞇總是沒睡醒的樣子,會有點懶散。

不過卻不會忘記帶耳墜項鏈戒指等等的首飾(很喜歡裝飾品)

家裡經營寺廟,所以從小學了一堆茶道插花劍道,作為大家閨秀培養,因為家庭的嚴格教育姿態禮儀良好。

當審神者之後不用遵守規矩這點讓她整個大放鬆,完全不用在意穿著等等這點讓她很喜歡這份工作。

作為審神者的靈力很強大,可是運用普通,所以只會用在保護自己或是療傷上。

(人設圖是之前在微博喊的,結果燈野太太就畫了QWQ)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