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鬼徹BG/CP:黑妲 惡劣情人

#現代paro


(1)


震耳欲聾的音樂,昏暗的酒吧閃爍著紫紅色的燈光、接著變換成了藍色調的光點打在舞池的人群上頭,幾乎是所有人的身上,都會被光點所覆蓋標上了記號。都變得過於普通了。


黑澤站在原地閃過了好幾個試圖上前搭訕的女性,眼光來回掃過,果不其然的在一個相對來說中間的地方看到了要找的身影。


他坐在一個雙人的高腳圓桌那裡,與同坐的女伴有說有笑的,音樂蓋掉了嬉鬧聲,不過這可掩蓋不了黑澤的憤怒。


“喂。”他站到了男人身後。“你到底還招惹了多少外校的女生。”


對方聽到熟悉的聲音連忙回頭,與自己相同的外貌正展開擅長的薄笑看著自己,好像早就算到他的到來,並且打算用過去每一次都使用的裝傻來混過去。


“啊……”雙胞胎哥哥,白澤,抬起雙手舉在他們之間。“真心抱歉啦!是不是某個前女友又把你當成我啦?”


就在黑澤在思考要不要讓白澤體驗看看被一拳揍翻倒在地上的滋味時,他聽到了來自白澤女伴的笑聲。


“哈哈哈…”她從白澤的背後探出頭來,白皙的手撐著下巴、黑亮的長髮隨著她的歪頭流瀉穿過了桌沿,往下看,一雙修長均勻的腿因為高腳椅的關係而踮起,不管男女都會因此多看幾眼。


至於外貌。


黑澤首先想到的是截然相反,這個詞。


照理來說,很可能會在這時出現的形容一定是閃耀、獨特氣質,甚至是混雜在人群之中都能第一時間發現到的漂亮外表,這類的感覺才對。


但她不是。


完美精緻的妝容,刻意的強調了優勢——曜黑到仿佛是能把魂都吸進去的眼睛,眼線勾勒出漂亮的弧線。


今年流行趨勢,惡女的代表。


“啊,這表情感覺不是在想什麼好事呢。”女性的嘴角勾起弧度但眼底沒有笑意。


他毫不隱藏的承認了,“是的。你好——”


“黑澤先生對吧。”對方先說出了他的名字,並對白澤眨了眨眼。“白澤可沒少說過你的事呢…可愛的弟弟。”


他試圖保持紳士的一面。“那還真是…榮幸。”


女性抬起了手臂,向他伸出青蔥般的纖細精緻的手指,“我叫妲己。”


真是一次不愉快的初次見面。黑澤不甘願的握住了她的手,冰涼的溫度貼合住掌心。


>>>


(2)


後來,他不時回想起在酒吧的場合中,唯獨妲己沒有被那絢爛刺眼的燈光所照耀到般。她是第二眼的類型,在人群間掃過的第一眼不會發現,但只要第二眼、與她對視到的話,一定就會陷入蜘蛛網的捕獲之間,掙脫不出來。


黑澤也是這樣,在第二眼的瞬間發現到妲己的存在。


第二次見面,是在大學的學生餐廳,中午時間到處都是滿位的狀態,他手端餐點,然後從左到右的看一遍尋找空位,接著再從右到左——就這麼看到她的背影。於是黑澤邁步朝她的方向走去,坐到正對面空位上。“啊,黑澤先生。”僅僅是帶著敬語的稱呼,她抬頭望了一眼。


“宿醉嗎?”從妲己的肢體動作看來,她捂住太陽穴已久,黑澤每天都能看到白澤這樣子走出住處。


簡單的問候,他示出的態度不同於初次見面時的防備,反而偏向了如同白澤那樣的隨意淡然。


嘴角的微笑、鳳眼的瞇起,都是刻意的在模仿他人。


“對啊,”完全不在意他的態度,妲己轉了轉手上的叉子,“因為今天早上有一門重要的課,只好努力爬起來了。”同時,黑澤感受到來自桌下的動靜。對方的膝蓋輕觸到自己的,右腿被女性的雙腿夾住,充滿挑逗的上下來回磨蹭。


“下午就沒課了,想要去哪裡晃晃呢。”


眼波一轉,她那雙曜黑的眼瞳漂亮的反射出自己的倒影。


“那麼……”他的目光放在她放在一旁的包包上,“你有帶外套嗎?”


“嗯?”沒有猜透他的問句,妲己誠實以對,“沒有哦。”她一襲夏裝短褲的搭配,的確是不會有多帶一件外套的預想。


“那我的給你吧。”他不疾不徐的吃完了餐點,期間,妲己的小動作也沒有停止。


真是奇怪的攻防戰。


不為所動的黑澤在心中忍不住想了一下。


>>>


(3)


黑澤騎著重型機車帶著妲己來到海邊。下午的陽光不熱、赤腳踩在沙灘上不時被浪花拂過十分舒服。


沙灘上有一根巨大的漂流木橫放在那裡,黑澤便走過去靠著木頭席地而坐,完全沒在意一旁踏水的妲己。海面被陽光照耀反射出了粼粼波光,配合白浪花和天邊幾隻海鳥飛翔,一瞬間什麼都不會去思考。


黑澤喜歡這個地方。


屈起腳、將腳掌埋進沙中。


然後妲己朝他走來。


“話說你,”兩人肩並肩的坐在沙灘上,“還要裝這幅笑臉裝多久呢?”


黑澤轉頭面向她,明明才第二次見面、就非得開門見山的問這類尖銳問題嗎?明明一點也不熟識。


緩緩地收起過於張揚的笑容,幾秒鐘的面無表情好像才是真正的他,不過也只不過是幾秒罷了。妲己平靜的看著他嘴角噙著一絲弧度,看來,這已經是最接近黑澤這個人的本心的樣子了。


她伸出手指,抵在他的下唇。


“真是榮幸。”她剛剛是不是有補妝過了?黑澤在那雙紅唇逐漸靠近時,不禁想到。直到她的睫毛刷過他的眼臉之際,他才發現他們接吻了。


“那麼——”輕貼的唇小聲的說出一字一句,傳遞到他的嘴上。“可以做了嗎?”


不愧是惡女啊。


完美的、沒有辜負自己的印象。


黑澤攬住了女性纖細的腰,翻身將她壓倒在地上,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


(4)


他們的認識在夏天,很快的,妲己的新歡是白澤的弟弟這件事,傳遍了校園。不過當事人兩位完全沒把這類的傳言放在心上。一位是已經習慣了,一位則是毫不在意。


“倒不如說,你很享受這樣的氛圍吧。”黑澤一口喝掉冰咖啡,慵懶的看向正在對經過的每個男學生拋媚眼的妲己。


“對哦。”他們坐在露天的陽傘桌下,下課時間人群的吵雜議論都是背景。“我愛死他們口中談論的我了。”


“因為有百分之60是假的。”


“但也有快一半的真實了呢。”黑澤的目光跟著妲己放到了人潮中,來回的看了幾遍。


收回視線的她重新盯著他看,轉移了話題。“你好像很喜歡觀察人呢,只要看到感興趣的人事物就會緊盯著不放。”


“有嗎。”黑澤聳了聳肩,好像不知道自己有這個習慣。眼珠一晃,像慣性動作般、像杯壁上的小水珠,滑落到桌上後會順著傾斜的角度,滑進凹陷處那樣,是自然的定律,無法藉由外力去掌控的。


他看向妲己的眼睛。


“就像這樣。”對方輕笑的指著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這樣,一直啊~看著我呢。”


“這不就是——”她的話消失在一個厭惡的大喊中,黑澤反射性的皺眉,他明顯的猜到了那後半段的話,可又不願意讓她再說一遍。


畢竟,不管是玩笑話還是認真的提問,他都不打算做成相對的回應。


“喂———我親愛的——弟弟!”然後,黑澤順手的,舉起了拳頭,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奔跑過來的白澤肚子上。


對話到此告一段落。


而關於,心知肚明的後半段話……成為了兩人不斷拉鋸的開端。


>>>


(5)


妲己曾分析了自己的個性還有目前為止的想法。


遊走在不同男人之間單純覺得有趣,能有多種的選擇擺在自己這樣不是很好嘛?比起被選擇倒不如主動去選擇,才不會傷心難過。


不過黑澤卻是選擇的那一方。


在第一次、第二次之後,她就清楚的知道了,黑澤的目光、主動接近自己那個瞬間,她就被選擇了。雖然那感覺並不壞。


但可也不能這麼算了。


於是她也主動出擊,讓他落入自己的網中。


以至於某天她跟黑澤、白澤三人約在KTV唱歌時,一句,“你們不是喜歡彼此嗎?”完完全全的將兩人僵持的局面打開來明說。


也許白澤只是隨口提問,對面的兩人反應卻不約而同的一致了。


“沒有。”


“沒有。”


都是帶著客套偽裝的笑容回答,讓白澤忍不住抖了抖。“嗚哇!你們可以不要對自己親愛的哥哥、摯友擺出這樣的笑容嗎!”


但他們也沒有理會他浮誇的抗議,又再繼續說了,“就算是喜歡也要是因為他被我攻略陷落而先喜歡上我。”


“就算是喜歡也要是因為這男人受不了誘惑而迷戀上我!”


同時間的相似回答令整個空間陷入迷之沉默,妲己撇開頭,帶著一臉不能退讓的驕傲:“反正你也只是我眾多男伴之一。”


這次換雙胞胎兄弟同步做出反應了。


白澤跳起來朝外面走去,只留下一句:“你們自己慢慢吵啊~”便消失了蹤影。


而黑澤則是繼續僵著那臉笑容,瞇起的眼睛看不到瞳孔,語調十分輕柔,握住了妲己的手腕。“你最近除了我之外,還有跟其他男人上床?”


女人毫不畏懼的湊近,“你在嫉妒嗎?”


“……沒有哦。”放開了手,黑澤冷靜的將手交叉在胸前。


“那麼我也沒有哦。”妲己學著他的動作、抬起左腿放到大腿上、十分故意的展現出修長的弧度。


“沒有什麼?”眼尾一瞥,黑澤抿成一條線的薄唇露出了一絲緊張。


就算是這種時候妲己還是無可救藥的覺得可愛,不管是那雙盯著自己的鳳眼、還是那性感的唇畔,都在誘惑自己親吻上去。


這男人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菜。


她曖昧的挑眉,“沒有喜歡你。”


對方嗤笑了一聲,“我也沒有。”


>>>>>>>>>>>>>>>>>>>>>>>>>>

——誰也不知道互相踩著對方雷區、卻沒有因此分開的兩人,會斗到何種地步才會承認。

↑↑↑↑↑↑↑↑

以上是我對本篇所下的結語XDDD

哇啊,這次被點了:黑妲的互相不肯承認的現代paro( @轩诘_修罗期躺尸 )

一瞬間被這個設定打到就立刻動手寫了起來(你

就連標題都讓我想起來還有個:曖昧情人的坑沒寫完哈哈哈哈哈好了那我就繼續,填坑去。


下收一些想法:黑澤我一直以來是以白澤為出發點去做個性設定、不過這次寫了這篇的時候,很小心翼翼的在刻畫他了。

與白澤不同的個體、冷靜、本質上會有些惡劣,所以才喜歡擺出白澤的表情掩蓋自己。

他喜歡妲己,是以一種視線上的差別來區分喜好的,使得擅長觀察的妲己很輕易的能發現到他的喜歡。

但同樣的、惡劣的妲己可不會如此簡單解決掉黑澤的這份心情。於是彼此都是心口不一的否決掉了彼此😂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8)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