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Fantasticbeasts/CP:Newtina 離開紐約的那一天

Morning:


早晨的陽光帶了點霧氣,斜入穿過了窗簾照進屋內。


蒂娜習慣性定時的醒來,然後又陷入每天的煩惱中。她的丈夫,紐特,手摟著她的腰,輕貼著她的肩膀發出輕微的鼾聲。


這可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


在陽光的照明下,她看著男人的捲髮因睡姿而顯得更加無法控制、額頭上還出現了髮絲的壓痕。伸出手指輕輕的撥開擋在他眼皮上的幾縷翹髪。


順著臉上的紋路,她看到紐特鼻樑上的疤痕。


然後,為這總是要如此靠近才能看到的小事情感到從胸口湧出的暖意,淡淡的牽起了笑容。


但時間可不允許再如此懶散了。


蒂娜小心的握住男人的手臂,抬起。慢慢的挪開身體滑下床鋪。


順手拿起外袍穿上,便聽到身後有動靜。


“蒂娜?……”


“幼獸的孵化成功了嗎?”


“嗯…”


她回頭,微笑的看著紐特拉起棉被遮住頭,擋掉略顯刺眼的陽光。


“給我……十分鐘……就起來……”


“沒事,今天我只是去收最後一些的東西。”彎下腰,連同棉被一起擁抱住了他。“中午我就回來了。”


>>>


Noon:


蒂娜確實的在指針離12點一刻前回到公寓。


一身輕便的進門,她將一個小提包放到桌上,“咚!”發出與其外觀不符合的沉重聲響。“伸縮咒?”紐特笑道,他端了兩盤剛煮好的通心麵,漂浮在身後的是兩杯新鮮果汁。


“嗯。”蒂娜拉開椅子,“東西都帶完了,等等這裡收拾一下就好了吧!”


兩人面對面的坐下,拿了浮在半空的玻璃杯,輕碰了一下。開始享用午餐。


紐特吃了幾口麵條,忍不住開口問了今天的第一次,也是這一個月以來的第三十六次,“蒂娜,你真的願意——”


“咳咳。”對面的妻子早就知道他想說什麼,她歪著頭、用那雙自初見以來就如此直率的眼睛望著他。


“我當然願意跟你一起去英國。”


然後她抬起左手,露出了結婚戒指,“紐特,我們可是已經結婚一個月咯!可以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嗎?”


“雖然要跟奎妮分開我是很難過沒錯。”


在對面的丈夫聽到她的回答而露出微笑的瞬間,她又補了這麼一句話,立刻讓他僵住,顯得有些失落。


“噗…”看到紐特大起大落的表情,蒂娜忍不住竊笑了起來。她用手背擋住了嘴唇的笑意,“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拿起叉子捲了一團麵條,“難過歸難過,但她現在有雅各了。”她伸長了手臂,將叉子遞到他嘴邊。


“而我有你。”


被這句堵得啞口無言,紐特只好抿了抿嘴,最後選擇張口吃掉。


他知道自己總是在面對蒂娜時,思考的太多了。那份多餘來自於自己的個性使然、還有——因為是蒂娜,單單是這樣的原因。


就會讓他手足無措。


一個人喜怒哀樂的牽扯都源於另一個人的一言一語。可是一體兩面的來說,能聽到她這樣的回答而感到安心,同樣因為是蒂娜。


現在他們有了能一同伴行的理由。的確是不該再繼續懷揣不安下去了。


紐特抬起那雙橄欖綠的眼睛凝視著自己的妻子,對方感受到他的視線也望了過來,然後仿佛是聽到了什麼蜜語般的,他們相視一笑。


>>>


Afternoon:


結束午餐後,兩人背對背的站在房間的中心,開始揮舞魔杖。紐特擅長定點的指示著櫥櫃裡頭的盤子有秩序的飛出來、裝進木箱中,魔杖頂端不時閃現光點、飄散在空中。


而蒂娜則是有節奏的劃出了弧度,將家具蓋上了防塵布,愉快的亮黃色光芒跟隨著指揮在她的手腕邊留下軌跡的尾巴。


不一會兒,這棟從蒂娜成為正氣師以來金坦姐妹一直居住的房子,曾迎來一位怪裡怪氣的英國巫師和一位可愛有禮的麵包師傅,也歡送了以一襲美麗白紗和耀眼的笑容出嫁的奎妮。


現在,它作為斯卡曼德夫婦在紐約的新婚蜜月期的住房,被收拾的乾淨整潔且寧靜——將跟他們做最後一次道別。


行李全裝進了那只神奇的皮箱,斯卡曼德夫婦站在門口最後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室內。


準備好了嗎?”紐特問道。


“當然。”她的眼底帶著期待和笑意。


互相摟住對方的腰,接著,緊牽著彼此的手,下樓,向房東太太告別。


前往港口。


那裡有斯卡沃基一家在等著他們的到來和離去。


輪船鳴聲。


>>>>>>>>>>>>>>>>>>>>>>>>>>>

幕後:關於他們離開紐約前的一點故事,當初寫合本時,我寫了兩種開頭、紐約的和倫敦的,後來是倫敦這邊的故事作為合本的稿子交出去了XDD

然後紐約的這篇就一直擱著(x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34)
  1. AlecNightsxila袖_Leday 转载了此文字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