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ON異常犯罪搜查官/CP:東比奈

#曖昧期


藤堂走到休息區點選了一杯咖啡。


等到她拿著杯子準備坐到長沙發時才看到了,東海林泰久橫躺在上頭,過長的瀏海遮住了眼睛、死氣沉沉的睡著了。


“東海林前輩!”她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吧?”


過了幾秒,對方才悶哼了一聲。“……吵死了。”


他坐起身,“這裡不好睡。”


徑自坐在了空出來的地方,藤堂盯著他的後腦勺,被壓得亂七八糟的頭髮、還有睡出的襯衫皺褶。


“前輩昨晚徹夜跟蹤嫌疑犯,辛苦了。”她邊說邊將七味粉倒進黑色液體中,喝了一口。


“切。”男人雙掌捂著臉揉了揉幾下試圖清醒過來。“我倒是想對你的裝腔作調表示辛苦了。”


原本腆著溫和笑容的藤堂,在聽到這句話後嘴角的弧度減了幾分。“少了枕頭就睡不好的東海林前輩,也還真是……”


沒說完的話語仿佛在惡意嘲笑他對枕頭的依賴性。


實則讓東海林泰久想讓她立刻失憶忘了之前住宿時說出來的習慣。但也許是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他居然想不到任何能反駁她的話。混沌沉重的腦袋還在尖叫著更多的休息。


男人撐著越來越沉的頭,一歪。


“……誒?”藤堂比奈子看到逐漸倒向自己的東海林,第一反應是舉高了手中的咖啡,避免遭受打翻的命運。


這也剛好的,順勢的。


男人直接躺到了她的大腿上。低頭看到東海林滿是疲態的側臉,似有不甘但卻先被睏意打敗、於是眉頭是緊皺在一起的,有些好笑。


她伸出手撥開男人那刺到眼皮的瀏海。


感受到重量壓在腿上的同時,好像也壓在了胸口般。藤堂把這種感覺視為是一種錯覺,就像是膝跳反射,一個牽動著一個,如此的,錯覺。


“只好先暫時借你當枕頭了。”


沒有一絲溫度的尾音落在了瓷磚地板上,泛出了微微、只有藤堂知道的,動搖。


>>>>>>>>>>>>>>>>>>>>>>>>>>>>>

>>>叫做她心疼了(ooc炸了

恢復手感中,想看他們兩個各種打架(語言上&肢體上的都不錯

@xila_Leday

评论(3)
热度(1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