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Short Journey

「公主與,攝影師。」


已經記不清楚了。


尼諾拿起相機拍攝歐塔斯兄妹的次數。


雖然對他這份隱秘工作來說,不應該有「不記得」這類的事情發生,可若問起他:第一次見到他們是什麼時候呢?


他只會微笑的表示,忘了。


>>>


蘿塔泛起了開心的笑容,看著服務生端上一盤舒芙塔、裝飾鮮奶油和新鮮水果,但最值得稱讚的是那蓬鬆柔軟的煎餅。


“哇啊!好可愛!”


坐在對面的尼諾喝了一口咖啡,嘴角噙著弧度。


早就開始享用了甜點的蘿塔對那精緻的美食做出一番評論,“哇啊!好吃!!這個鮮奶油%#&*+——”少女對於甜點的喜歡可能是來自於家族的遺傳,但那開朗到能感染周圍的個性,也一定是屬於她的特別之處。


“尼諾,謝謝你!”


然後,只要他約她出門吃飯,她都一定會如此道謝。


“不客氣,吉恩出差前有交代過。”他隔著眼鏡鏡片看向女孩的臉,“而且跟你一起吃飯很愉快。”


她捧起熱奶茶啜飲一口,暖意讓她瞇起了眼睛。“我的榮幸!”


捲捲的瀏海垂下、濃密俏長的睫毛搭著藍色的眼瞳,雪白的肌膚透出健康的紅暈,只要她笑顏逐開、就算只是個擦肩而過的路人都會為此跟著開心起來。


讓他總是不自覺地,想要用攝影的方式記錄起來。


當然的,男人付諸了行動。


“咔嚓。”


對於快門聲早已見怪不怪,蘿塔順著聲音的消失抬起頭,說道:“尼諾的職業病好嚴重。”


“哈哈哈…”被認為如此也只是用笑容掩蓋過去。


兩人的晚餐在這樣看似普通的氣氛下結束了。


>>>


夜晚的街道刮起的風微涼,因為餐廳的距離公寓不遠所以他們是步行回去的。


蘿塔隨意哼著歌、不時還會沿著人行道的格磚做遊戲般的碎步跳躍。後腦勺的馬尾也跟著晃動,在空中劃出弧度。


尼諾不疾不徐的離她三步遠的速度,拍了幾張她的背影。


模特兒與攝影師。


男人與女人。


直到從鏡頭中捕捉到少女玲瓏的曲線時,他才停下動作。


女孩的步伐跳上了行道花壇的邊緣,走平衡木般的張開雙臂來保持平衡。一步一步的,“不拍了嗎?尼諾?”


蘿塔呼喊他的名字時總是有多種的音調和變化。


像現在,諾的尾音含在嘴中、有些模糊,混著問號的音調。


該說是天真還是無意識的敏銳呢?


他摘下眼鏡掛在衣領上,多走了幾步與她並肩而行。


因為她踩在花壇上而高出了半顆頭,比起平時只到肩膀的高度而言,更顯得新鮮的視角,讓尼諾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金髮藍眼的特徵。


其代表的意涵,比想像中的還要隱秘。


他不禁想起了少女小時候的模樣。從小到大,逐漸的成長——到現在能邁出相同大小步伐的年齡。


“尼諾。”


花壇走到了盡頭,蘿塔伸出手心示意需要搭把手的牽引。


那抹俏皮溜過了她的眼角,傳到了他的眼中。


尼諾伸出手牽住了女孩的手。


宛若騎士所必須指引守護的主人,是珍寶、也是其本身存在。


“遵命,小公主。”


然後,她步下台階般。


穩穩地踩落於地。


>>>>>>>>>>>>>>>>>>>>>>>>>>>>>>>>>>

決定再寫篇尼諾或是蘿塔視角的拒絕(被拒絕)情節

感覺很虐(x

我覺得蘿塔根本還沒放下戀心QQ雖然現在能坦然的說出初戀對象這件事,但這件事本身應該是進行式(你

總之第十集的尼諾沒什麼露臉存在感卻比以往還重,真的很糟糕!!!(稱讚意味)

@xila_Leday

评论(6)
热度(4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