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貓與吻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吻與唇


01.


渡海征司郎是謎、是混沌。


但有時卻太過赤裸,讓人一目了然自身的欲望。

所以矛盾和單純同時存在。

 

貓田麻里作為旁觀者,最為清楚(看清)的不過就是這一點。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一個字。錢。」

「哦,不愧是我優秀的貓助手。」

 

兩人並肩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剛結束一場手術、病人因為大出血止不住才換渡海執刀,就算事後清理了一番,貓田還是覺得鼻尖總若有似無的聞到血腥味。

 

司空見慣,可還是不想聞到。

 

女性那雙細長的眼睛撇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他正拿了一根菸草在指尖打轉。

她撐著頭說道,「外面。」

「是是是。」對方吐出的敷衍回答像是在表達自己正是因為顧忌她在場才沒連打火機都拿出來。

這種半吊子的誠意可說不上是體貼。

 

貓田想起他們之間唯一一次的吻。

有菸草味、還有蛋黃味。

過於怪異、沒有夾雜一絲浪漫的成分,不過是自己激怒渡海的獎勵罷了。

那之後渡海征司郎藏起了所有可能弱點,讓她沒有機會再次擾亂他。

所以說不聰明的人還真當不了醫生,尤其像渡海如此個性更是能凸顯,聰明的狡猾、狡猾的聰明是什麼樣的形狀。


02.


約莫一個小時,渡海從外頭回來了;帶著滿身煙味。

他開門時放輕了動作,不想驚擾還待在休息室裡頭的人。意料之內的,貓田早就裹著毯子習慣性的側躺,用外套的帽子蓋住眼睛睡去。她呼吸的幅度很大,從後方能仔細看見她的肩膀有明顯的起伏。

也太奇怪了吧。

男人無聲的抬手,握拳擋住嘴角的笑容。

莫名的可愛。

這個想法趨勢他走上前,坐到床邊。也不管是否會吵醒貓田。早就不在意一開始進入房間時所想的『安靜不打擾』,渡海張開雙臂撐在睡著的女性兩側,男性軀體的影子籠罩住她的。


03.


比起血腥味,貓田麻里更加受不了的是菸草味。尤其渡海征司郎喜歡抽的牌子,總帶有點香味、薄荷混雜在一起,燃燒的菸草薰染在他的衣服上,順帶傳給在附近的她。

她從一開始就有警告渡海別在她面前抽菸。

他也有乖乖遵守。瞇起眼勾起笑容,悠哉的帶著打火機和菸盒離開留給她一個清淨的休息室。

可大概是被抓到漏洞能鑚了吧。這男人只要心血來潮(又或說是惡作劇比較貼切)就會像現在這樣,故意貼近自己。貓田刻意壓住呼吸的頻率,別過急也不能太慢。

但絕對憋不過幾分鐘。

她能感覺到撐在上方的男人竊笑的樣子。


04.


還真是玩不膩啊你。

貓田真想直接睜開眼睛質問渡海。

他們之間是有要決勝負嗎?


05.


被二手菸薰到有些生氣。

貓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翻過身躺平,抓住對方的衣領。

「玩夠了嗎?」

他露出一副不懂的表情,任由她借力使力拉著自己坐起身,紳士般的裝模作樣。

「哦,貓ちゃん醒了啊。」

「好玩嗎?」她扯著他的領子,再問了一次。

渡海那雙薄唇彎起的嘴角弧度有些冷漠、有些攝人心臟的懼怕。他聳聳肩:「還行——?」這種不上不下的說法也令人火大。雖然貓田應該要習慣,必須要習慣才行。

他們是搭檔。

他們必須了解對方說的隻字片語。

從而推斷出下一步的行動、成為他人眼中的默契搭檔。

所以就算是現在她也該猜出渡海眼中那抹情緒在表示什麼。

「嘖。」咂舌的女人、炸毛的小貓咪。

渡海半瞇起眼,透過曜黑的瞳孔中注視到對方的一舉一動。握緊衣領的拳頭,裝睡過頭有點發紅的眼眶、還有那似乎十分排斥菸味的鼻子正嫌棄的皺起來。

『真可愛。』取代這一聲稱讚的是,女性主動吻上的唇。

不管是戲謔還是真心的,全淹沒在交疊的唇舌之間。


——「這樣我也算一分了吧,貓ちゃん。」

——「什麼意思。」

——「平手的意思。」


>>>>>>>>>>>>>>>>>>>>>>>>>>>>>

弄得像是接龍的標題。

沒什麼道理的劇情>>上一回是渡海主動,這一回是貓田主動,所以各得一分,平手狀態XDDD誰先主動誰先心動就輸了uwu

@xila_Leday

评论(3)
热度(6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