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黑色止血鉗/CP:渡貓 吻與唇

#閱讀順序 犬與貓>>貓與吻>>本篇

角色歸演員,OOC歸我

#為了安全起見我自動消音


01.


意外、巧合這兩個詞可以合理的當做藉口來解釋。

解釋為何貓田會打開渡海征司郎的手機相冊,還看到他偷拍自己的照片。


「這是什麼?」她把對方的手機屏幕點開照片放在桌上。其主人縮在沙發上,黑色的眼珠斜了一秒,抓住了照片的輪廓大概,便知道了貓田為何會如此正經八百的離開她常睡的床鋪,坐到沙發來。

「ネコ侵犯了我的隱私哦。」

「意外。」單單兩個字打發了渡海的問題。

「那我這個也只是巧合。」

「說謊。」

「真的。」渡海撐著頭,挑挑眉。

那姿勢跟照片上的自己一樣,外科開會時無聊的翻著資料斜靠在桌面,毫無精神的模樣任哪個上司看到都會破口大罵吧。不過她可是女版渡海,根本不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

「那麼,我這樣處理掉也沒問題了?」貓田伸出手指點了幾下熒幕,乾淨利落的刪掉了照片。

「誒。」醫生發出毫無起伏的聲線,似乎早就知道她一旦發現後絕對會這樣處理。「貓ちゃん擅自動了我的手機,我會很困擾的。」他撐著頭,側身靠在沙發。拉近了與貓田的距離。


02.


「我要索賠。」

渡海瞇起眼,狡黠的笑容讓嘴角像貓唇一般的彎起。配上他那張明明是幼氣、卻因為個性的狂氣而顯得小惡魔的臉,毫無掩飾的在引誘她。

兩人的臉靠的很近。一副又要接吻的模樣。

「多少?」貓田麻里想了想,明顯嗅到了不對勁。她故意也露出笑意與他玩起討價還價的戲碼。

「唔,ネコ的話可以算便宜一點。」

「與其打折不如直接免掉吧。」任由渡海的吐息呼在耳邊,雙方保持這曖昧奇怪的距離,只要有人闖入大概都會誤會的距離。


要是冒失的世良或是小美和能闖進來終結這場對峙就好了。貓田還略抱有希望的想到。


「遺憾吶,現在凌晨兩點。值班人員好像都各自忙去了。」

「計算好的?」

「唔,是嗎。」

不是肯定也沒有否定掉。渡海用鼻尖輕觸到她的。

順他的意或是拒絕呢?貓田深吐一口氣。她往後一仰順勢枕在了柔軟的靠墊上,這張沙發還真是被渡海改造的過於適合睡覺了啊。接著她才過於遲鈍的露出疑問的表情。


被這傢伙搞得一團糟的休息室裡頭有沒有[亻呆]險套啊。


「有啦。」渡海看透她的想法,勾著笑意的嘴唇吻在她的耳垂。

「嘖。」

擅長拿取手術刀和縫針的手指解開了她束在腦後的髮圈。沒有多餘的甜言蜜語。吻落在被他暱稱為貓的女人額頭上。


03.

被渡海征司郎擁抱,絕對是她做過最沒底的事。

如果在手術台上他們是最佳拍檔的話,那下了手術台之後的現在,他們該表現出什麼樣的默契來讓對方快樂呢?

但顯然這不是貓田該去思考的事情。

因為渡海早就把自己搞得一團糟了。


04.

女性的手指劃過那雙薄唇。

雖然身體還因為經歷高潮而微微發顫,但腦袋卻清楚的很。她撈到渡海擱在桌上的T恤,就往身上套。


「ネコ有ネコ的味道呢。」

「不就是消毒酒精。」


被這回答逗樂的渡海征司郎低頭親吻了她的臉頰。

然後隨手扯了毛毯裹住她,將女性從沙發上抱起打算轉移陣地。

「我不要睡你的床。」

「哦。」即使如此回答,渡海還是不會乖乖聽話。

他把貓田放到靠墻的那一側,自己也跟著躺上來,另一床軟綿綿的高級羽絨被蓋住了兩人。


「等ネコ睡著了我再拍幾張新照片。」

「不凖。」


>>>>>>>>>>>>>>>>>>>>>>>>>>>>>>>>>

沒有車,不會開車。原因是因為二宮和也只有六塊腹肌的事實讓我無法思考他脫光去拍anan之類的雜誌封面,導致我沒有體///位腦洞(太直接(      這女人到底還是不是黃擔啊    

真的沒辦法想象nino脫了
誰叫他光是露腳踝鎖骨就夠性感了呢(藉口。

&劇情參考:官方line賬號的機器人回答uwu偷拍照喲(不是



 

@xila_Leday

评论(10)
热度(6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