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潘多拉之心/CP:布夏 YOU


「心臟本只有一個。

從頭到尾,都沒有失去過。」


>>>


她夢過地獄業火。

她夢過冰天雪地。

也曾夢過逝去的親人、朋友。

惟獨那人的蹤影,從來沒在她的夢境裡出現過。


「那肯定的是大小姐把我記得太清楚了。」扎克席斯.布雷克勾起嘴角的笑容。是她幼時所見過那般的毫無防備,一心把母親作為救贖所露出的笑容。

「當然啊。」夏蘿說道,「你陪伴了我這麼久,彆扭的個性還有中年大叔臭等等的小細節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兩人各坐一端,中間的茶桌擺放了許多甜點和冒著熱氣的茶壺。

「看來大小姐這幾年不光是外表,說話的語氣、內心都成熟到符合年紀的程度了呢。」對方端起最愛吃的布丁,飛快的消滅掉一盤。

「那當然了。」

他們的對話輕鬆平常,談了天氣、談了朋友、談了近況。

「話說大小姐久違的與我見面,比起天氣或是買了新衣服。我們或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談。」布雷克抬起長袖捂住嘴,眼角如彎月。

那即是夏蘿記憶中的他,老是狡猾故意的戳中他人的弱點,捉弄著他感興趣的人。

「啊……」女性挽起耳邊的落髮,沉著的回應:「我要結婚了。」

「對象是我認識的人。」他確定的語調讓夏蘿點了點頭。

「嗯,是他。」

「這樣啊,那麼——」布雷克的側臉望向他們周圍一片薄霧的狀況,「夏蘿小姐應該準備好了吧?」

「當然。」

她站起身,面前朦朧的環境突然清晰起來。一條紅地毯從他們的腳下延續到前方,不知何時,夏蘿也換上一襲白紗嫁衣。

布雷克整整衣領,抬腳一步站在她身邊,彎起手臂讓女性伸手挽住。

「那就陪大小姐走這段路吧。」

兩人的步伐互相牽制,緩緩的踏在紅毯上。


「夏蘿。」

宛若呢喃的呼喚。他總在講出重要的事情時小心翼翼,就怕傷到她一樣。

「祝你幸福。」


夏蘿輕笑出聲,「這不是一定的嗎。」


在眼淚奪眶而出,滴答成雨之前。

她聽到了自己的心臟跳動的聲音。


扎克席斯.布雷克,親吻了她的額頭。


「愛してる。」


他們給對方的愛並不能在之間劃下等號。

但也足夠說明在乎的理由。


「我不會來到你的夢中的。」


夏蘿笑著接受了他的吻和話語。


「嗯。我知道。」


布雷克永遠都不會以故人的身分,進入她的夢。

那終是夏蘿把心臟只獻給他一人的意義。


無論如何,在死之前都會一直帶著的。

他的名字和容貌。不需要在夢中懷念。


>>>>>>>>>>>>>>>>>>>>>>>>>>>>>>

不太像是CP向的意識流的產物,之前重看完潘多拉一直想寫看看布夏,可惜榨乾腦汁卻變成了這種我也是很無力(x


@ xila_Leday

评论(8)
热度(4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