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與神同行/CP:解春 初

※第二集中間劇情續寫,有點爆雷請注意。

 


「絕非藉口之一的理由。」


神刪除了他們的記憶,是慈悲,是殘酷。

神保留了他的記憶,是殘酷,也是慈悲。


在解怨脈阻止自己向江林使者詢問成造神的事情當下,李德春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渴望還有警告。

他渴望知曉事實、尋找記憶。

但不要告訴江林公子:成造神知道他們的一切。


「為什麼?」

「嗯?」解怨脈坐在殘缺的矮牆上,哼了一聲。

「為什麼不跟江林使者說,成造神是引渡千年前的我們的陰間使者?」德春靠著牆,看向前方一片絢爛漂亮的繪畫,那是出自成造神之手的小奇蹟。

「唉,我的傻德春。」伴著夕陽在裝帥的日值使者搖了搖頭,「隊長要是願意說出真相,早該在我們相處的千年之中講出來了好嗎!」


「這次好不容易要問出我們的過去了!不能讓隊長來搗亂。」解怨脈一手握拳、砸向自己另一隻張開的手掌心,魄力十足的表情看來已做好心理準備。


不過——「使者大人之前還因為我說羨慕亡者有記憶,罵過我。」


「呀!德春啊!」解怨脈跳下來,輕輕用拳頭敲了她的頭。「那是兩碼子事!」


>>>


沒有記憶的人羨慕有記憶的人有何不對?

沒有記憶的人想要尋找記憶有何不對?


德春覺得這兩件事並無衝突也絕非像解怨脈所說的毫無干係。


他那高大的背影總是表現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吊兒郎當的揮著長刀。明明還是如此懇切的想要了解失去的記憶。


這麼說起來——女孩在走回老爺爺與賢東的家的路上,想到了一件事。

解怨脈雖然那雙嘴老是講不出什麼好話,可每次、不管任何時候,他都會好好的保護著她。


肯定,是出自千年前的某種契機吧。

德春抬手交握,看向前方,解怨脈的大衣隨著他的腳步擺動,夕陽的暖黃色光線暈染了肩膀那處的線條,像是整個人浸在天空所製造的溫暖海。

然後她聽到了,賢東那孩子稚嫩可愛的歌聲。


他們將要去聽一場故事,千年前,關於自己的一生是如何結束。


>>>


一切皆有因。


成造神說完最後的結局便消失了。


解怨脈抬頭看到站在身旁的月值使者,臉頰滑下的淚水滴在衣領,斑斑駁駁的打在他的心臟般,很熱、很痛。

即使想為她擦去那些悲傷,解怨脈也不敢伸出手觸碰她。攤開又握緊的手掌最後無措的放下。


他知道自己剛才太激動了。

他不該推倒她。


「走吧,德春。」暫時先讓哭累的賢東睡在爺爺旁邊,「我們先回去陰間。」


兩人之間沒有多加說什麼。

他們依舊想不起來任何過去,刪除的東西回不來。

也不過是聽到別人所轉述的故事。

其流淚的原因,一定是太過感同身受了。

當故事的主角是自身之時,所觸動的兩顆靈魂都在為他人和自己而哭泣。


德春抹掉了淚水,眼珠那抹明亮的黑色望著他。


「好,使者大人。」她如是回應了他。


>>>


那個瞬間。

解怨脈覺得胸口又發疼了。

那裡棲息著本該不會再跳動的心臟。


為什麼。


解怨脈在伸出手的短短幾秒中無數次的質問自己。


他先是弓起背脊,面露痛苦的表情。這令德春嚇一跳,慌張的扶住他的手臂,擔憂的語氣說:「使者?使者!沒事吧?解怨——」

倏然的,她被握住了手心。

然後被輕輕的拉進男人的懷裡。

與之前種種情緒、感情都不同,李德春感受到對方擁住自己的手臂貼在背後,她側著頭靠在解怨脈的胸前。兩人的身高差距太大,讓男人得彎腰才能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


那是一個切切實實的擁抱。

相互依偎、需要彼此支撐住彼此的擁抱。


她抬手撫上解怨脈的寬厚的背。


「⋯⋯解怨脈。」她少見的呼喚了他的名字。「使者大人?」第二句的那聲尊稱的尾音略帶俏皮。


解怨脈感覺到被她像是安慰小孩般的拍了拍背。「您剛才是裝的吧?」


臉還埋在女孩肩上的青年有些掛不住面子。「才不是。」


竊竊偷笑的德春將耳朵湊近在他的胸口,也許是幻聽說不定。但她確實的聽到了咚地一聲,咚咚發出聲響的胸腔。


「李德春。」解怨脈再次開口,他說:「謝謝你。」


「嗯。」


解怨脈感受到懷裡抱著的她,小小隻的女孩子。有顆柔軟而堅強的心。靠在自己的胸前,以陰間使者的姿態活著。


沒有記憶,沒有跳動的心臟。

那空蕩蕩的胸腔卻還是存在著某些東西。


咚地。


是終於知曉理由的「那些」在雀躍的跳動,是趨勢他保護她的「那些」原因在快樂。


咚咚咚。


——曾經跳動的心臟,感情的驅使,靈魂在吶喊,那些這些,都是我保護你的原因。


>>>>>>>>>>>>>>>>>>>>>>>>>>>

關於自己一直在糾結的記憶問題,以及clamp腦殘粉的解釋就是腦袋的記憶沒了,但身體的記憶還是存在。

德春和解怨脈絕對沒有想起來被刪除的記憶,但他們知道了那段故事。

這就是為何解怨脈會毫無理由的保護德春的原因。

每次寫感情劇都寫到心臟痛。真是不擅長QQ

&鬼怪裡頭的那首詩「愛的物理學」真的好適合解春,文章最後咚咚咚的心跳聲,就是出自這首詩的啟發。>>阿加西朗讀片段B站


@xila_Leday

评论(11)
热度(57)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